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3章 历山藏妖祟

第3章 历山藏妖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黍被一阵尖叫惊醒,他翻身起床,灵箫没有现身,脑海中就响起她的声音:“事情有变。”
  “没理由啊。”赵黍刚换上衣物,客房外就有人砰砰砸门。
  “发生何事了?”赵黍开门问道。
  戴家仆人惶恐不安:“老、老爷他……客人快去看看吧!”
  “带路!”
  赵黍背上竹箧,心怀疑虑地跟着仆人来到别院,映入眼帘是一幅血腥景象。
  一具仆人的尸体倒在房门外的石阶上,胸腹被撕开,碎烂腑脏被甩得到处都是,咽喉处有明显伤口,鲜血流了一地,还有模糊的血脚印延伸到院墙边。
  而在别院另一头,戴老爷昏厥倒下,管家仆人给他摁人中、垂胸背,丝毫不见醒转。
  “我来。”赵黍见状,从竹箧中翻出一个小瓷瓶,拔开瓶塞后,一阵紫色烟气徐徐升腾,赵黍赶紧将瓷瓶抵到戴老爷鼻下轻晃。
  这返魂灵香算是赵黍竹箧中最珍贵之物了,不仅能够唤醒昏迷之人,哪怕是濒死之人闻上一口,都能勉强吊住性命、交代后事。
  戴老爷猛地倒吸一口气,赵黍有些肉疼地抽手,小心收好瓷瓶,还没等他开口,戴老爷便哀嚎起来:
  “我的儿呀——”
  赵黍不想浪费功夫,于是朝管家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家少爷呢?”
  “我也不知道,听见有人叫喊,我就跟老爷赶过来了。”管家满脸冷汗,一看就是心有余悸:“少爷他、他就像是撞了邪似的,咬死了童仆,然后就翻出院墙,跑了……”
  赵黍咬了咬牙,起身来到卧室外,绕过门前尸体血迹,小心进入其中。就见里面状况更为惨烈,一名侍女倒在床榻上,鲜血将被褥纱帘染成一片红黑之色。那名侍女也是被咬开咽喉,开膛破肚,脸上保留着死亡刹那的恐惧表情。
  有胆子大的健仆往室内瞧了一眼,立刻被惊得扭头逃跑,远处传来呕吐声音。
  “怎么会这样?”赵黍也是满肚子困惑,暗中向灵箫询问:“之前依附戴家少爷的狼犬精怪,明明已经被彻底消灭。你传授给我的《神虎隐文》,对付精怪邪祟效验非常,不可能再生反复啊。”
  “我如今只能借你耳目灵觉加以判断。一般的杂类精怪,仅能依附体虚气弱、精神不振之辈。若真是猛鬼大祟,这位戴家少爷支撑不到你来驱除,生机元气就能被活活耗干。”灵箫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此事另有隐情,不像寻常精怪附体。”
  “有没有可能,戴家被人魇镇诅咒了?”赵黍问道:“我在路上听说,戴家不太受成阳县内外百姓待见。”
  灵箫回答道:“不无可能。但寻常人施展巫蛊魇魅,效验不定,往往多施而无果。像戴家少爷这样,接连两次被附体,甚至到了噬人吸血的程度,绝非一般魇魅之术。”
  “有厉害人物盯上戴家了?”赵黍挠挠头,他明明就是打算给大户人家干些驱邪安宅的活计,谁能想到背后还有牵连?
  “你打算怎么做?”灵箫的语气多了一份审视。
  “看着办。”赵黍干脆答道:“我要是现在灰溜溜回怀英馆,在首座面前也不好弄。先找到戴家少爷,估计能顺藤摸瓜查到背后主使。”
  走出卧室,戴老爷仍然瘫坐在地,看气色好似瞬间老了十几岁,赵黍宽慰道:“戴老爷,我既然还没走,这件事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如今状况未明,我需要先找到令郎。如果没有别的意外,请先不要报官。”
  赵黍是怀英馆符吏,虽然没有正经品秩,但也能优免徭役赋税,毕竟各地馆廨都是为国储才,符吏算是公家人物。要是再进一步,就等同正式官身了。
  而戴家出了这种事,本就是大损颜面,如果戴家少爷在外面伤了人,官面上也不好过。戴老爷明白其中道理,艰难点头:“那就有劳赵生了。”
  让戴家上下离开别院,赵黍取出青玄笔,在眼前轻轻一扫,能洞悉气机流变的“英玄照景术”随之发动,自然便看见满园的凶煞之气,还夹杂了其余气机。
  凡有所为,必生余气。尤其是发生过杀伐的场所,凶煞之气往往难以掩盖。如果有精擅望气卜算的占候师,此刻能够通过感应气机,推算出行凶之人目前身处方位,除非行凶之人懂得掩藏隐沦之术。
  不过赵黍对占候之学研究不深,只是靠着灵箫传授的术法洞察气机。
  瞅准凶煞之气中那一缕邪气,赵黍提笔虚引,好似抽丝剥茧般将邪气凝入笔锋。随后取出白纸、朱砂,在白纸上写下一道追摄符后,将其折成纸鹤,念咒道:
  “赤符追摄,搜捕邪精。一切不正,奉命显形!”
  法咒念毕,纸鹤自然腾空,在赵黍头顶盘旋两圈,朝着院墙外飞去。赵黍见状背起竹箧,抬脚蹬墙,身手矫健地翻过墙去。
  ……
  烈日当空,暑热难耐。王庙守挑着两桶水,来到菜园边上。一名跟他年纪相仿的老人,杵着拐杖走来,其中一条裤管空荡荡的,扎了一个小结。
  杵拐老人拿来瓠瓢,舀起水往菜田中泼洒,同时嘴上说道:“王头儿,昨天你去戴家的时候,那几个泼皮又来偷菜了。”
  王庙守往周围瞧了一圈:“菜没少啊。”
  “我把他们赶走了。”杵拐老人叹了一口气:“这两年气力是越发不行了,换做是当年,我空着手都能把他们脖子拧断。”
  “行了吧!就你当年那怂样?”王庙守打趣道:“头一回上战场,直接尿裤裆里。明明穿着重甲,挨了九黎国那帮蛮子的箭,皮都没破,立刻哭爹喊娘。后来被老将军罚了三十鞭,还不是我替你扛了一半?”
  杵拐老人嘿嘿发笑,王庙守继续说:“你们放心,过些日子,我就能给弟兄们安家。”
  “怎的?戴家肯把吃进嘴里的吐出来?”
  王庙守撇嘴说:“你们等着就是了,别多问。”
  “王头儿。”杵拐老人停了下来:“你最近这是咋了?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弟兄们都担心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