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6章 老卒赴穷途

第6章 老卒赴穷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浓雾之中,王庙守斜提木棍、足迈虎步走出,他离着赵黍十步远近,乡下老农的拘束憨厚全然不见,一身凶煞悍然透出短褐,眉眼间尽是杀气。
  “幸亏有所防备。”赵黍说道:“当初看你对付戴家少爷,我就知道你是精擅枪棒的高手。哪怕没有枪头,刚才那一棍也足以贯穿血肉之躯。”
  王庙守声音低沉:“你是什么时候看穿的?”
  “看穿?我没看穿,单纯就是怀疑罢了。你要是不动手,我也没法指证就是你跟妖藤勾结。”赵黍一脸轻松的模样:“只是朱先生死得太仓促了。这边刚料理完戴家少爷,第二天就被妖藤所杀,有这么巧合的事?何况朱先生再高傲,趋利避害总归还是明白的,妖藤占了岩泉洞,他打不过还跑不了?”
  王庙守眼角微动,赵黍继续说:“刚才挨了你一棍,我立刻就明白了,就是你突然袭击朱先生。他一个穷酸散修,没有护身手段,加上受了暗伤,被你一击毙命不算稀奇。但我不太明白,以你的身手,当年在军中应该也算勇悍之士,为什么要跟精怪妖物勾结?”
  “你还不明白?”王庙守有些激动,语含愤恨:“华胥国是怎么对待功臣的?天禄军浴血奋战几十年,无数青年熬成白发老卒,结果得到什么?老将军含冤自刎,部卒被拆散分置各地,最后连安家田产都要被豪绅霸占!”
  王庙守越说越激动,猛地扯开短褐,露出伤痕累累的胸膛:“你看看!我为华胥国做了什么?还有我那些弟兄,哪个不是遍体伤残?”
  “那你想要什么?”赵黍平静道:“如果是要抚恤银和安家田,我可以跟戴老爷商量。”
  王庙守笑了出声:“赵符吏,你也太天真了吧?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学会几手术法的馆廨生,要不是靠着攀附豪绅权贵,你觉得今天能站在这里?”
  赵黍也不生气:“我就不懂了,那你如今做这些事还有什么意义?以你的能耐,大可杀进戴家。”
  王庙守缓缓摇头:“我不是那种莽夫。”
  “你打算给其他老卒安排后路?”赵黍揣测说:“我不知你是怎么遇见那棵妖藤的,但你依靠它的协助,让戴家少爷被精怪附体,目的是为了趁机勒索戴家?”
  “没错。”王庙守毫不掩饰地承认了:“我跟它商量好了,日后让它依附在将军庙,我以庙守的身份为戴家少爷驱邪,迫使戴老爷以田产钱财供奉,如果他不同意,戴家少爷永远也好不了。”
  “永远好不了?”赵黍眼珠一转:“当初在戴家,我明明已经为他驱除精怪。第二天却陡然妖变,这也是你的手段?看不出来啊。”
  王庙守冷哼一声:“那不是我的手段,妖藤不过给了我一根狼毫,是它作法令戴家少爷妖变。朱先生说你是馆廨庸人还真没说错,我给戴家少爷检视,趁机往他口中塞入一根狼毫,你居然没有半点警惕。”
  赵黍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原来如此!如果事成,妖藤可以假冒神祇,凭借香火信力滋养壮大,而你作为庙守也能获取田产来安顿其他老卒,甚至凭此操控戴家,使其不断供养。淫祀庙祝勒索大户人家的手段,虽然老套,但胜在好用。这么想来,如果不是戴家老爷发信给怀英馆,估计也没人能阻拦你。”
  “是你自作聪明,非要将事情揽上身。如果领了赏钱早早就走,何至于此?”王庙守提起枣木棍,上面沾了斑斑血迹,即便无锋无刃,这位精悍老人也能以此杀敌。
  “你要杀我?”赵黍问。
  “怀英馆符吏赵黍,为殄灭不祥妖祟,捐躯历山,当于将军庙立像陪祀,永世受香火血食!”
  王庙守言辞顿挫有力,就像战场之上的将领,朝敌方叫阵。
  赵黍听到这话,真是忍不住露出笑容。眼下状况明了,妖藤作法招来浓雾,下方巡捕衙役被狼群围攻,未必伤亡惨重,但十有八九是要畏战逃散。而跟着来岩泉洞的几人又被王庙守击杀,如果连赵黍也死在此地,那所有事情都只能靠王庙守解释了。
  不等赵黍开口,王庙守身形一动,枣木棍好似毒蛇出洞,直袭而来。
  赵黍早有准备,左手一抬:“定!”
  掌心气禁符灵光一闪,王庙守步伐停顿,整个身子好似陷入泥沼之中,迟滞碍难。
  而赵黍身形急退,右手执笔,左手结金枪印,双手并合,一道锐利金煞笔直射出。
  王庙守可比寻常野狼厉害得多,即便年迈,体魄筋骨犹有昔年六七分强悍,其血勇凶煞更是于沙场鏖战中磨砺透彻,气禁束缚仅能定住他短短一息。
  眼看金煞箭射出,王庙守咬破舌尖,挣脱束缚,身形一偏,堪比剑气的金煞箭刮过脸颊,带出一抹血花。
  赵黍不等对方逼近,手上青玄笔一扫足尖,身形霎时轻盈如羽。他运化体内真气,直接提纵跳起,一蹦两丈高,轻易躲过王庙守挥棍横扫。
  轻身提纵,通常是吐纳炼气到了一定境界,自然而然可以做到之事。赵黍目前修为尚有些许欠缺,但凭借靴筒中事先藏好的羽步符,提纵腾挪不算难事。
  这羽步符还是赵黍昨晚临时赶制,就是考虑到与妖藤交手,不能一味站定。而现在面对王庙守这等勇悍武夫,杵在原地掐诀念咒,完全是自寻死路。
  半空再运真气,好似凌空踏步般,身形偏转,躲入浓雾之中,随后准确落在那几名巡捕尸体旁边。这几人不是太阳穴受到重击,就是胸口被捅得凹陷,可见寻常人面对王庙守,毫无还手之力。
  赵黍可不打算跟王庙守一直死缠烂打,他顺手抄起几串捆好的引火陶壶,奋力甩臂,直接朝着岩泉洞内的妖藤扔去。
  有英玄照景术加持,浓雾从一开始就没有干扰赵黍的视野,甚至因为妖藤作法操弄山中气机,让他比旁人更清楚地窥见妖藤所在。
  如今的妖藤较之昨日,竟是萎靡许多,一副枯槁衰败。想来是为了应对成群结队的巡捕衙役,仅凭狼群难以抵御,所以作法招来浓雾,还要弄出军阵幻象。
  可妖藤越是这样做,就越耗损生机。本来就是刚刚扎根到岩泉洞,被赵黍这么一通搅扰,还来不及滋补壮大,反倒要自损根基以求保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