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21章 庙算备兵戈

第21章 庙算备兵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罗希贤还要发作,却被赵黍牢牢按住,他对梁朔言道:“我不过是一介符吏,梁公子既然是崇玄馆高第,身负众望,不妨让我们领略一番仙家妙法,也好震慑匪类。”
  梁朔总是一副闲适散淡的模样,语气轻浅:“剿匪诸事,梁某无心过问,皆由韦将军主持。境域之内有妖邪出没,便是你等职责。倘若真有难以应付之敌,再来与我说。”
  就见这位梁公子轻摇麈尾,身下竹榻缓缓飘起,堂外走来四名蒙面佩剑的侍女,扶着轻如鸿毛的竹榻离去。
  梁朔离开后,郡府内一时无语,罗希贤余怒未消地还剑入鞘,王郡丞赶紧劝众人落座,然后叫手下书吏将星落郡地图悬挂起来。
  “星落郡下辖十三县,目前已知有三座县城被贼寇占据,当地长官亦被袭杀。另有四县贼寇妖邪横行,当地县城只能紧闭门户,以求外援。”王郡丞向众人讲述目前状况:“剩余六县,包括治所盐泽在内,都发现有贼寇在乡间出没。”
  星落郡背山面海,兼有五金矿藏和鱼盐之利。南方内海之滨设有港口,可供大船停泊,往来贩运货物。北方蟠龙山高耸入云,并无通行道路,历来鲜有北疆戎狄翻山南下,堪称天险。
  如此地利,要是经营得当,关钞税课自然少不了,官任此地升迁有望,虽然是边地郡县,却不是什么苦寒之所。
  韦将军看了一眼地图,望向王郡丞:“目前贼寇有多少兵马?”
  王郡丞示意书吏递上一份匪患邸报:“本郡贼寇数目估计不到十万,但其中多数是被赤云都乱党、啖睛山民与强盗裹挟伙同的平民。只是赤云都另有数十名左道妖人附从,而金池、银潭两县,传闻有成群妖物出没,这当中数目,下官实在难以核定。”
  十万贼寇,这个数目其实不算多。须知天夏朝末年的战乱,流民义军跨州连郡动辄百万计,其中多数都是乌合之众,甚至不乏随军流浪的老弱妇孺。十万贼寇真敢与朝廷官兵阵前厮杀的,未必能有一万,而且兵甲钱粮、操训整备,贼寇也不能与朝廷大军相提并论。
  “听说朝廷此番调集了三万兵马。”王郡丞伸长脖子,略带紧张地问道:“可是从将军提前送到的钱粮度支簿册来算,似乎不到三万兵马所需。还是说尚有后军在路上?”
  韦将军放下军情邸报:“我只带来了九千五百人。”
  王郡丞心里咯噔一下,要不是眼前还有旁人,恐怕已经开始痛骂东胜都了。
  就算清楚华胥国军中有吃空饷的状况,可是向上报备的三万兵马,结果来了不到一万人,王郡丞脑浆子都要沸腾了!
  看见王郡丞复杂目光,韦将军有几分惭愧:“本将军也尽力争取了,这里面有四五百人还是我自家部曲……具体钱粮度支,王大人就按实到人数算就好。那两万兵马的粮饷,我还没出发,东胜都就已经分好了。”
  赵黍闻听此言,心想东胜都的贵人还真是不忌讳,连剿匪都要吃空饷,也难怪赤云都能够盘踞苍梧岭不被消灭了。三万人吃两万人的空饷,这剿匪快被做成生意了。
  环顾在场馆廨修士,他们基本对此充耳不闻,罗希贤还在那里生闷气,也不说话。
  至于王郡丞,赵黍看他都快崩溃了,本来星落郡匪患发展如斯,他的未来仕途早就断了,哪怕贼寇被剿灭一空,这功劳也落不到他头上,未来不被扣一个“牧民不力”的罪名、收监候斩就算祖上积德了。
  “另外还有一事。”韦将军环顾堂内众人,语气沉重:“朝廷有令,限一年内剿灭贼寇,一年之后若不见功,用不着朝廷派人来问罪,本将军自会向南伏剑。”
  一年听着不短,可是韦将军麾下不过万人,星落郡贼寇熟知本地境况,要是回避大军锋芒,甚至躲进地势复杂的蟠龙山中,拖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
  这话不可谓不悲壮,可在场馆廨修士也没有多少回应,毕竟朝廷真要问罪,也是找这位韦将军。朝廷就算要追究修士,难不成还要将在场所有馆廨生都抓起来?虽然他们不全是梁朔那样的世家出身,但拢起来也不可小觑。何况法不责众,真要问罪,也就是韦将军一人。
  哦,或许还要算上快哭出来的王郡丞。
  “鄙人在此拜托诸位了。”韦将军站起身来拱手揖拜,身上甲片磨得索索细响。
  “分所应当、分所应当。”奈何只有一些不咸不淡的回应。
  韦将军与王郡丞对视一眼,各自心中都有难言之苦。可王郡丞忽生灵感,连忙起身来到赵黍面前:“赵符吏,我记得就是你们怀英馆抓住那个左道妖人丁茂才的吧?您是否还有计策?不妨说来听听?”
  相比起就知道张扬摆谱的崇玄馆,以及其他没法指望的馆廨,怀英馆几乎是王郡丞眼下唯一的救命稻草。想到近来怀英馆通过贩售香料,帮郡府解决了银钱短缺的难题,王郡丞已经习惯有难事就找怀英馆。而他还清楚,怀英馆里罗希贤是正使,可真正能处理繁难事务,还是要找眼前这位“一介符吏”。
  赵黍被王郡丞那热切目光盯得微微一怔,他看了罗希贤一眼,对方好似有些不情愿地点头。
  “那我就唐突几句。”赵黍从怀里摸出那柄三角令旗,起身道:“前几天我在井狱边上,又逼问了丁茂才一番,已经确认这种法器是赤云都新近炼制,能够传递消息的‘罡风驿旗’。”
  “等等!”韦将军震惊道:“你是说这些贼寇妖人能凭此令旗传递消息?”
  身为统帅大军的将领,焉能不知消息传递在军事上何等要紧?过去五国大战中,虽然也有各种传递军情急报的术法手段,但往往不易施展,哪怕是纸鹤传书,修为高低也决定了纸鹤所能飞递的距离。
  市井小民往往不知天地广大,只有统兵将领才会明白,十里、百里、千里,可不是简单的数目渐增,与之牵连的行军日程、后勤给养、军情战况,往往会随着距离延伸而发生巨大变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