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42章 真灵滞尘嚣

第42章 真灵滞尘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葬狄谷的火烧了一整夜,仿佛要将沉积多年的污秽一扫而空。
  次日白天,赵黍带着兵士们进入葬狄谷,放眼所见只有历经大火焚烧后的一片焦黑,边角处还有一些火苗青烟。即便四周充斥着难闻焦臭,可相比起昨日战场上天降脓血、浇淋一身,这区区焦臭简直可比百花芬芳。
  赵黍找到那座祭坛,经历破坏与焚烧,左右两侧骷髅头都变成焦黑残渣,倒是那狼头人身的木雕,尽管被罗希贤劈成两截,拍去上面焦灰,居然并未烧毁。
  “果然曾有神祇分灵降附。”赵黍暗自惊疑。
  就像天材地宝经过祭炼点化成为法器,但凡被神祇分灵降附的泥塑木偶、祭坛牌位,往往不能以寻常凡物视之。赵黍不敢大意,取出一张绘有禁制符咒的布巾,将两截神像裹起收好。
  运起英玄照景术四下观察,经历烈火焚烧之后,原本凝注祭坛上的气韵被破坏殆尽,也没有其余事物值得留意。
  临走之前,赵黍思量再三,还是在葬狄谷进行一次度魂法仪,理顺此间阴阳人鬼,散去阴邪浊气。
  处理完这些,赵黍与众兵士动身离开,折返至废弃矿场。兵士们口耳相传,得知昨日那土偶乃是铁公显灵,一致要求参与祭拜,赵黍没有拒绝,就在那洞室神祠外集合众人,焚香祷告。
  祭拜完毕后,赵黍依旧单独留在洞室神祠中,手捧真形符牌,出摄神魂。
  有了上一次经验,这回赵黍顺畅不少,飘然来到铁公面前,当即深深揖拜:
  “小兆拜谢铁公,今番讨伐妖邪,若无铁公先见,小兆恐难全身而退。”
  铁公转了转脑袋:“讨不正、诛邪祟,是你等之功。”
  赵黍无奈道:“可惜还是让妖邪遁逃了。铁公是否知晓那妖邪去向?”
  “不知。”铁公回答:“此妖能为不浅,趁你率军交战之时,便已掩藏气机而逃。”
  这就是跟妖邪斗法最麻烦之处,对方可不会站着死拼到底,见事态不利掉头便跑,而且逃跑功夫往往相当高明。估计也是被赵黍召出铁公土偶给吓到,希望这妖邪能明白铁公之威,尽快远离星落郡。
  至于这妖邪逃去何方,就不是赵黍能料到的事情了。
  “那妖邪崇拜一尊狼头人身之神,铁公可知是哪方神祇?是否在星落郡另有祭所?”赵黍问。
  “我亦不知。”铁公言道:“先前葬狄谷中确有神光下照,但其中晦暗难测,非是等闲淫祀邪神。”
  铁公身为一方地祇、山岳真灵,对那狼头邪神尚有如此判断,赵黍不敢轻忽,暗暗牢记在心。
  “你身上似乎携有一件古物。”铁公言道:“我发觉那与我有几分勾连。”
  “古物?”赵黍灵机一动,即便此刻是神魂出摄前往虚宫,照样能“取出”随身物件,他抬手动念,那枚错金虎符便握在掌心:“莫非是这个?”
  铁公说:“正是此物,昔年我受天夏敕封,真灵渐明,为报恩德,取出深藏地底千丈的铁英玄砥,献于天夏皇帝。后来得知那铁英玄砥被锻造成十二枚令牌,这寅虎令便是其中之一。”
  赵黍不解:“寅虎令?我还以为这是古代调兵的虎符呢。”
  “十二地支令的确与调兵虎符相类。”铁公解释:“此令所调乃是山岳河渎、城隍村社的将吏兵马。朝廷讨伐不臣,出征将领得皇帝所赐地支令,生人讨贼、神兵除祟,大军过处、阴阳皆伏。”
  赵黍大吃一惊,十二地支令的妙用他早有耳闻,不过传闻这东西在天夏末年的动荡中大多散失,没料到居然有一枚落到自己手上!
  “最后持有寅虎令之人,便是战死在星落郡。”铁公说:“此人叫做张尚修,亦凭寅虎令召我前去助阵,可惜他孤军深陷重围,最终死于叛军乱箭之下。”
  赵黍有些感叹,就算有这等召请鬼神之能,也不能完全扭转战局,天夏朝末年战乱可想而知。
  “不过那妖邪能够找到张尚修的尸骨,为何没有取走寅虎令?”赵黍略微不解:“毕竟是召遣将吏兵马的神物,妖邪应当有此眼光才对。”
  铁公言道:“神物自晦。何况如今天夏气数已尽,寅虎令在手亦无将吏兵马可调。”
  “这倒也对。”赵黍再拜,将寅虎令奉上:“多谢铁公为小兆解惑,此令原料既是铁公所采,不妨物归原主。”
  “此令与你有缘。”铁公拒绝道:“我见你所召虎灵锋芒有余,坚实不足,不妨虚实相济,以虎灵合虎符,凝炼一体。来日或能乘虎而行,尤胜御风。”
  赵黍惊喜莫名,铁公一眼就看出赵黍所召神虎真形的弱点。无论是与东章散人交手,还是对付一目民,神虎真形看似威风,可总是会被轻易击碎打退,难以长久对敌缠战。
  “能得铁公指点,小兆感激五内。”赵黍言道。
  铁公转动云纹脑袋:“是你应得。何况我即将远离尘寰,你我未来或难再见。”
  赵黍急忙问:“铁公莫非要飞升离去?”
  “此间玄妙,我不便直言。”铁公说:“只是另有一事,你当知晓。近来我感应盐泽城法座不安,似是另有神祇欲降附落座。”
  赵黍立刻明白对方所说的乃是盐泽城那座铁公祠:“最近有崇玄馆修士将仙家法宝安置在铁公祠中,据他们所说是要借神祠清气养护法宝。莫非铁公所言便是此事?”
  “养护法宝之说,未必是真。”铁公言道:“昔日法座我已弃置,仅余一点灵觉勾连,无所谓何者占据。不过对方似乎顾忌神祠有主,屡屡震动法座,试图与我联络。我无意显露,或许你能代我相见。”
  赵黍隐约明白了,如今崇玄馆将九天云台安置在铁公祠,搞不好就是看中了那里有完整的神祠法座,想要将某位法箓将吏安置在此受香火。
  崇玄馆这么做的原因,也许就是为了借此控制星落郡的典祀正神。如果连此地百姓万民奉祀的主要神祇都是崇玄馆的法箓将吏,那崇玄馆就能更好地掌控星落郡,这也许比派出自家子弟赴任地方官长更为有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