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50章 法箓不留名

第50章 法箓不留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赵黍离开铁公祠后,梁朔这才走出九天云台,望着衡壁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不由得蹙眉问:
  “到底发生何事?为何先前几经召遣毫无回应?”
  “放肆!”衡壁须眉一动,当即开口怒斥:“本座乃是受真君符诏点化之将,非是你梁朔一人私仆!连半点恭敬之仪都没有,成何体统?”
  梁朔正欲变色,可他察觉到衡壁气韵有别于过往,此刻又不受自己驱遣,只得躬身揖拜:“是晚辈失礼了。但不知衡壁仙将因何远离?”
  衡壁瞪着梁朔说:“先前本座暂借神祠结界养护真形,谁料结界忽而大作,气韵激荡难遏,本座如陷泥沼,一时难以脱身。侥幸受铁公解救,方才得知有妖人行法作祟,意图染化真君法箓将吏。”
  “铁公?”梁朔不解:“是前朝敕封的蟠龙山神?”
  “不错。”衡壁言道:“铁公已传下山川地脉勘合符契,今后由本座代为镇守一方。”
  梁朔脸色一变:“什么?这、怎能如此?衡壁仙将未得符命,怎可弃法箓仙籍于不顾?”
  衡壁一顿长剑,脚下卷云发出雷鸣之声,整座九天云台也微微震颤:“非是本座自弃仙籍,而是妖人作祟,将本座真灵缠缚于神祠法座之上,如今已然法箓除名。若非铁公大仁,及时出手救护,本座恐怕真灵蒙昧,就此消散天地之间!”
  梁朔双手十指紧攥,内心不安与愠怒交织。眼下失去自身最重要的依仗不说,这衡壁偏偏还要当众直言,毫不隐晦。
  此时九天云台内外,可不止梁朔一人,还有其余梁氏子弟,连姜茹也在其中,众人脸上神色不一,也不知心中在做何等想法。
  “衡壁仙将不妨移驾内中详谈。”梁朔实在无法容忍这种情况,不管如何,现在最紧要的便是将衡壁牢牢把握住,绝不能将他放走。
  谁料这位衡壁仙将一摆手:“不必,如今本座已削籍除名,难登青崖仙境,愧对真君教诲。只期来日能守护一方山川水土、群灵众生。梁公子有意,不妨联络首座,请他上书朝廷,敕建神祠,本座也好名正言顺受香火信力。”
  梁朔连忙说:“衡壁仙将还请稍待!只要祖父大人向真君进言上表,定能为您重录真形,来日再受符诏,便可复归洞天,不必做这尘世地祇。”
  衡壁盯着梁朔许久,言道:“也罢,本座便静待梁公子佳音。”
  眼看衡壁要消失,梁朔又问:“仙将要往何处去?”
  “本座尚需巩固真形,不宜外游。”衡壁身形渐渐淡薄消散,留下余音回荡:“今后本座恐无力时刻护持公子,善自珍重。”
  ……
  因为结界阻隔,赵黍没有听见铁公祠内衡壁与梁朔的交谈,但他想到可能的情况,还是忍不住笑意。
  “赵符吏在笑什么?”郡府衙署的大门前,王郡丞拢袖问道:“我见你从铁公祠过来,那边光华闪耀,隐约可见神人腾云而立,到底发生何事了?”
  “我方才正与梁公子讨论妖人袭扰之事,半途仙将显形,我一介外人,自当避让。”赵黍神色庄重道:“梁公子有仙将护持,想必尽扫铁公祠内外邪祟。”
  “哦,那就好。”王郡丞说:“赵符吏气色不错,这么快就好了?”
  赵黍答道:“修炼之人,多少还是懂得调治形骸。之前是我过于冲动了,怒火攻心一时难制,在大家面前出了丑。”
  “赵符吏过谦了。”王郡丞笑道。
  “这几日在院中养病,不知前方战事情况如何。”赵黍跟着王郡丞进入郡府,对方让书吏呈上邸报。
  其实赵黍心底里还是有几分不安的,当初为了试探方老爷,赵黍直接捏造军情,也来不及与韦将军商讨。方老爷把虚假军情传给赤云都,恐怕会引起意料之外的形势变化。
  幸好,韦将军在渔阳县一带仍保持守势,在防御工事完善之前,不打算贸然推进。而近来贼寇几次攻势,也被韦将军成功抵御,罗希贤甚至斩杀了敌方一名修士,再添新功。
  然而邸报里也提到,近来贼寇军容阵型不同于往日,虽然远远谈不上强军劲旅,但也进退有序,明显是经过操训。
  韦将军还在邸报中提到,他曾看见敌军后方旗令,就是赤云都昔年所用。因此认为赤云都乱党已经完全统合了星落郡剩余贼众,不是过去那种散兵游勇了。
  看到这里,赵黍脸色微沉。当初在狱所刑房里,他还斥责过赤云都放纵贼寇劫掠行凶,没想到杨柳君他们没有放任自流,而是真的在整顿贼寇,如今甚至卓有成效。
  “怎么?赵符吏好似顾虑前线战事?”王郡丞喝了一口茶:“放心好了,如今三万大军皆已到达,匪患风头大减。韦将军用兵如神,把他们逼到西北方几个县,不日就能攻克城廓,还星落郡一个平安。”
  赵黍放下邸报问:“王大人觉得,星落郡匪患的根由是什么?”
  王郡丞表情一肃,挥手让书吏仆从退下,坐到赵黍旁边:“我知道,前任郡守横征暴敛,大失民心。许多百姓也是为求生计,不得已而从贼。但事情总要一步步来做,不可能匪患正盛时就要姑息绥靖。倘若可以,我倒是希望只杀贼首,让其余百姓各还乡里。”
  赵黍无奈:“可这回贼首却是一帮有修为法力的乱党妖人,不好杀啊。”
  “赵符吏接下来有何打算?”王郡丞转而询问:“如果想要多添功劳,也可以去前线。”
  “先不急。”赵黍说:“之前听说方老爷病倒了,似乎与我调制的香料有关,我先去探望一下。”
  ……
  当赵黍再次来到方家宅院时,并未被家丁健仆拦阻,得知方老爷病情缓和,正在后花园歇息。
  穿过后院门洞,赵黍瞧见之前那位守门的老仆,拿着扫帚打扫地面,没有抬头多看赵黍。
  方老爷坐在一张躺椅上,旁边有婢女端来茶水,他看见赵黍正要起身,对方抬手示意:“方老爷不必起身,今天是我上门请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