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54章 水火炼亡魂

第54章 水火炼亡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贼寇设在高岭县的几个岗哨已经被逐一拔除。”
  罗希贤在营帐中对韦将军言道:“贼寇几次反攻,甚至有厉害妖人参与,都被我等杀退。可惜妖人狡猾,还是让他逃了。”
  “妖人?”韦将军笑问:“又是赤云都那几个精通御火的修士么?”
  罗希贤手扶宝剑略一点头,眉间带怒:“就是那个东章散人。上一次在三牛坑,他不过靠着日夜轮战消磨我的精神气力,最后才略占上风,倘若正面厮杀,定然不是我的对手。”
  “切莫轻敌。”韦将军言道:“近来贼寇开始退缩,显然是打算固守坚城拖延时日。”
  “将军准备几时进攻?”罗希贤问。
  “急了?”韦将军笑道:“我已经让人开始打造攻城器械,不过在攻城之前还是要先行劝诱,让城内军心民心动摇不安,贼寇定然要处置意图逃亡之人,如此逐步蚕食瓦解,动摇贼众士气。”
  罗希贤不解:“这样是否会让贼寇负隅顽抗?”
  韦将军说:“我已经从王郡丞那边得了消息,朝廷准许星落郡重颁授田令。只要从贼百姓放下兵器,不光免除从贼情事,还按丁口数目授予郡内无主田地。若是能提供贼寇军情、甚至协助官军攻破贼据城廓,则另有功赏。”
  “若真是如此,何愁贼寇不破?”罗希贤惊喜道。
  “将军,怀英馆的符兵送到了。”这时有一名亲兵上前禀报。
  “哦?”韦将军面露喜色,抬眼望向罗希贤:“正好,你跟我一起来。”
  罗希贤听到怀英馆,却不知符兵是为何物,默不作声跟着韦将军走出营帐,就见外面停了一辆马车,兵士们将上面的货物逐一搬下。
  掀开油布,就看见上百柄环首刀码排齐整,韦将军拿起其中一柄,拔刀出鞘,当即有白芒扑面入眼,让人感觉丝丝刺痛。
  “好刀!”
  韦将军夸赞一句,随即看见接近刀柄处有一串朱文符篆,笔触细如发丝。
  “你看这符兵如何?”韦将军把环首刀递给旁边的罗希贤,对方暗带惊疑,轻抚刀身,并指一弹,肉眼可见淡淡涟漪在刀身表面扩展。
  “这是用符咒祭炼的环首刀,不过这种手法似乎……”罗希贤说不出来,他觉得这符刀跟自己祭炼剑器的方式不尽相同。
  “是我委托赵符吏炼制的,数量这么多,估计怀英馆费了不少功夫。”韦将军打开另一个木箱,里面是成捆枪头,在阳光下泛起一层赭红光泽。
  罗希贤没有应声,韦将军扭头对他说:“这一批符兵我打算让你来分,你在军中挑选一批精悍士卒,配上这些符兵,作战时随你一同冲杀。你看如何?”
  军中的兵甲武备如何分配,里面也有许多学问。将士们哪怕武艺再高,可到了战场之上,谁都希望能配有更好的兵刃甲胄。
  一般而言,军中兵甲武备最好的通常是将领身边的亲卫。而能够自行挑选士卒、分配武备,那等同是准许组建部曲私兵。
  罗希贤出身将门军候之家,哪里不明白此间紧要?他面露喜色,当即向韦将军重重揖拜。
  “不必如此。”韦将军重新领着罗希贤回到帐中,言道:“我受大司马嘱托,要对你多加关照。只是军中不比朝堂,你要是没有实打实的战功,不能让众将士心悦诚服,我断然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罗希贤低头称是,韦将军坐下说:“左右无人,我问你一件事。”
  “将军请讲。”
  “我听说前些日子,你与赵符吏互生嫌隙?”韦将军问。
  罗希贤不知该如何答话,只是微微点头。韦将军语重心长道:“你们都是怀英馆一时之选,按说应该勠力同心,如今剿匪未成却生隔阂,你觉得会顺了谁的心意?”
  罗希贤低头垂脸,还是不说话。韦将军言道:“有些事我不点破,原本看你打算何时才肯向我说。先前崇玄馆的人来渔阳县,听说有一位女子在你帐内逗留许久?”
  “卑职有错,还请将军治罪!”罗希贤当即躬身。
  “军营不是市井,哪里能容闲杂人等冶游出入?”韦将军语气加重:“若非是崇玄馆,我早将他们赶走了。我不是大司马,本无权干涉你的私交。但你也要明白,今番剿匪事关你未来前程,任何错处都将成为日后隐患。崇玄馆离间你与赵符吏,这等用心再明确不过,若想不受其扰,首先是你自己要端正心思。”
  “是。”罗希贤答道。
  “我知你心中有何计较。”韦将军说:“赵符吏用心实务,确实为人所重。但我看得出来,他并非有意权势之人,兴许只是初出茅庐,不懂得收敛低调,行事多有显弄。”
  罗希贤闻听此言,眉头稍展。其实他这些日子偶尔回想,也觉得自己先前对赵黍的言辞过于激烈。想要重修友谊,但颜面上又挂不住。
  韦将军见他神色变化,于是低声道:“有些事在外人面前不便明言,你是大司马之子,虽非嫡出,可大司马并非那等累世公卿,没有那么多嫡庶之分的讲究。有大司马在朝中用力,你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这一点赵符吏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你的,你又何必心生忌惮呢?”
  “是卑职胡思乱想了。”罗希贤答道。
  韦将军站起来拍了拍罗希贤的肩膀:“身居高位者,不应心胸狭窄,要有识人之明、容人之量。无论是在军中统领将士,还是在朝中任用官吏。
  赵符吏若是对你稍有冒犯,你也不宜当众怒斥。别说是多年好友,哪怕是一贯不喜的下属幕僚,也不应与之彻底闹僵,毕竟事情还要靠人去做。”
  罗希贤明白,韦将军这番指点可说得上推心置腹。若非他曾是自己父亲旧部,这种话可不会随便对一个外人说。
  “这里是赵符吏送来的符咒丹药。”韦将军指向一旁木匣:“这些是特地给你准备的,信中还让我别跟你说。”
  罗希贤脸色微变,打开木匣后,里面有疗愈外伤的续肌玉膏、涵养真气的还元散,还有一沓符咒,多是各种护身术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