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55章 生民多艰难

第55章 生民多艰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符吏,你也管得太宽了吧?”
  姜茹轻笑一声,没有伸手去接:“我们是来布置坛场的,没功夫发这种善心。”
  赵黍瞪了她一眼:“梁朔不是成天想着如何邀功么?这就是我给他的办法。这封信不要直接送去郡府,而是送给梁朔,让他去跟王郡丞谈,说他得知星落郡有乡野百姓忍饥挨饿,不愿坐视此情此景,打算向郡府调度粮米施赈。”
  姜茹皱眉道:“你这是在替我家公子做决定么?凭什么要为了这群贱民借调粮米?”
  赵黍板起脸来:“梁朔说过,我缺什么都能跟他要。而且我累了,在看到粮米送到这个村子之前,我不想去别处。”
  “你这是趁势要挟?”姜茹语带怒意:“我家公子看得起你,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
  赵黍深吸了一口气,忍住破口大骂的念头,解释起来:“你以为这一回朝廷派各家馆廨来到星落郡,真的就只是看谁更能剿匪除妖么?星落郡并非贫苦边郡,只要善加经营,便是一处财赋丰厚之地,若是有哪家馆廨在剿匪除妖之余,能够纾解民生之困,让经历战事的星落郡尽快恢复,未来方可受到重用。”
  姜茹靠着车厢说:“重用?你觉得其他馆廨能与崇玄馆相提并论么?梁首座在都中一手遮天,骠骑将军在边境坐镇雄关,有什么职司任用能比得上这两位?”
  赵黍叹气:“果然,什么样的主人养出什么样的狗。”
  姜茹眯眼笑道:“赵符吏晚上睡觉的时候留心些,省得被妖精拔了舌头。”
  “我这是在帮梁朔!你连好事坏事都分不清了?”赵黍当即言道:“他来到星落郡无尺寸之功,我就不信梁首座真的毫不在意。现在他丢了法箓仙将,成天缩在城隍祠里不冒头,如果再没点作为,你就别指望跟着他鸡犬升天了!”
  姜茹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他丢了法箓仙将?此事明明严禁外传!”
  “你看,我随口一骗,你就说漏嘴了吧?”
  赵黍心下暗惊,刚才还真就是他不慎说漏,幸亏他反应敏锐,当即应付过去:
  “别以为其他人都看不懂,朝廷无缘无故敕封这么一位城隍,这分明就是在给你们崇玄馆遮丑。法箓仙将跟城隍地祇能是一回事么?我自己设坛行法能没有半点感应?梁朔现在这情况,既不敢亲自上战场冒险,又迫切希望能多捞功绩,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姜茹脸色变幻,她自然清楚衡壁仙将已然法箓除名的事情。梁朔头几天失态暴怒,姜茹自己也不太好受。
  衡壁仙将所代表的,不仅是施术行法、召遣威能,更是梁朔仙系血胤、天生不凡的身份地位。失去仙将这件事,稍加渲染就会变成梁朔失去仙祖庇护,搞不好连带姜茹自己也会失去靠山。
  而外人若是得知内情,又会如何看待崇玄馆和永嘉梁氏?这也是为何崇玄馆会迅速上表朝廷,争取一份敕封城隍的旨意,把梁朔失去仙将的事情掩盖过去。
  姜茹在那里沉思,赵黍则继续说:“不想冒险厮杀,那就关心民生俗务。星落郡匪患大作,说到底还是百姓生计艰难。如今郡府虽然颁下授田令,未来勉强能够安顿,可眼下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百姓缺少粮米。有手艺的会去城里做工,有门路的会去找亲戚接济,可还是有很多乡民只能守着田土。若是没有粮米下锅,官府又不肯赈济,你猜结果会如何?”
  “如今郡府又岂会放任饥民而不施赈?”姜茹问。
  “对,可这件事由谁来说?又靠谁来做?如果星落郡本地粮食不够,又从何处调度?调度之后又怎么分?这里面说法多了去了!”赵黍滔滔不绝:“你们梁公子不是喜欢指使人吗?这不就是机会了?依靠崇玄馆权势,王郡丞自然会顺从你们的安排,而永嘉梁氏又是华胥国内一等一的钟鼎之家,暂时向外地郡府借调粮米不难吧?”
  姜茹仔细一想,确实没法反驳赵黍,可还是有几分不满:“不就是一个穷困村落,非要搞那么大阵仗?”
  赵黍也明白自己小题大做,他方才开坛行法完毕,本就心中不畅,想到崇玄馆修士平日里奢侈浮华,星落郡乡民深陷贫苦,一时间忍不住指点江山。
  “治不了兵,那就治民。”赵黍补充道:“剿匪不过是暂时,治理民生方是长久之计。哪怕不说什么造福百姓,如果想要掌权,当然要靠做事。官曹佐吏的升迁罢黜,平民百姓的税赋徭役,只有实实在在掌握这些东西,才算把权力捏在手中。而不是成天躲在大房子里喝茶,等着别人帮自己把事情做好!如果真是那样,权势不就被架空了吗?”
  姜茹闻言暗自惊疑,赵黍把信笺塞她手里,转身摆手:“算了,跟你这种人说了也是白说,你赶紧让人把粮米送来,这件事没办好,我就呆在这不走了!”
  扔下这番话,赵黍回去村头找那几个老人:“我已经让人带信去盐泽城,不出几日应该就有粮米送到。”
  “多谢仙长、多谢仙长!”
  几个老人说着就要跪下,赵黍赶紧扶住:“不必如此。”
  老人千恩万谢,赶忙请赵黍进村,他没有拒绝,同时问道:“我记得郡府先前有以工代赈的法令,各地城墙修葺、沟渠疏浚、河堤加固,都需要大量人手,只要去做工,不说赚多少钱,起码能填饱肚子,你们村子有人去吗?”
  “唉,仙长有所不知。”老人们说道:“我们这个村子的年轻人不是被贼寇杀了,便是跟着贼寇跑了,开春播种也多是靠女人来干。”
  赵黍愣了一下,无话可说。
  天色将暗,村里百姓下河捞了一条鱼,特地炖了一锅鱼汤招待赵黍,并且请他留宿。赵黍本来就不打算离开,也就答应下来。
  乡野之地到了夜晚,并无灯火照明,村民各自回屋歇息。赵黍被安置在一处干净农舍,房屋主人显然是细心爱净的,屋内打了地坪、铺上茅草席子,被褥经过多次淘洗而发白。
  赵黍没有急着睡下,从竹箧中找出香炉蜡烛、朱砂符纸。像他这样的修士,每次科仪法事都要消耗符咒,事后自然要及时补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