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62章 神机遗妙算

第62章 神机遗妙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黍独自来到城隍祠,在崇玄馆离开后,此地空无一人。他特地取来香火法物,摆好供桌,亲自奉祀祝祷。
  
  抬头望向坛上,因为这座城隍祠是临时敕封,宅院本身来不及修葺整顿,城隍塑像也尚未制作完成,只立了一面神牌。
  
  “当真惭愧。”烟气盘绕升腾,衡壁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受召显形,结果惨败如斯。”
  
  “上神不必自责。”赵黍拱手说:“赤云都布局机深,我怀疑他们从一开始便是为针对崇玄馆而来。”
  
  “本座并非自责。”衡壁公言道:“当初牵制本座的赤云都修士,烧尽自身魂魄生机,化作火龙,这等坚心死志与术法手段,绝非寻常乱党贼寇。”
  
  赵黍知道对方说的就是那位东章散人,心下无奈,只得言道:“小兆此次前来,便是望上神垂慈,再施法力。”
  
  “梁韬也来到星落郡了?”衡壁公没有直接答应。
  
  “是。”赵黍取出两枚召遣符令:“梁国师说了,要我请上神运转法仪,化解灾异之气,遏制神剑锋芒。”
  
  衡壁公冷哼道:“为何不是他来请我?”
  
  赵黍只好回答说:“国师大人定下剿匪策略后,便前去料理一众梁氏子弟的后事了,无暇抽身。”
  
  “如此结果,是他梁氏咎由自取!”衡壁公毫不客气。
  
  “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永嘉梁氏。”赵黍少有在外人面前直抒己见:“但眼下星落郡形势已到关键,国师大人亲至,若再不能戡平匪患,恐怕祸乱将蔓延整个华胥国。无论如何,恳请衡壁公再赞法力。”
  
  就见坛上烟气集聚,化出衡壁公身形来,听他言道:“赵黍小友,你可知此行凶险万分?若是行持法仪,梁韬自己便能做到,何必让你冒险?此人向无公心,今番为报私仇,分明就是拿你做诱敌之饵!”
  
  赵黍又何尝不知,他甚至怀疑梁韬此举就是为了泄愤,毕竟怀英馆跟他崇玄馆一贯不合。
  
  “小兆尽力而为,无心多想。”赵黍忽然想起了父亲,当年他就是要充当诱饵,将敌国大军引入死地,没想到那么快就轮到自己。
  
  “也罢!”衡壁公言明:“本座真形受损,只能勉强护住你一人,那梁韬想要报仇,让他自己动手!”
  
  “国师大人也是这样打算的。”赵黍躬身揖拜。
  
  离开城隍祠,就见罗希贤带着一众怀英馆修士在外面等着,他望着神祠匾额皱眉说:“把自家法箓仙将奉为一方城隍地祇,崇玄馆管得也太宽了。”
  
  “这是朝廷敕封。”赵黍说。
  
  “这种话你也信?”罗希贤斥责道:“分明就是崇玄馆仗着权势地位,强行要把仙将安插在此!匪患尚未平定,就想着如何分润好处,崇玄馆真是丝毫不改霸道专横!”
  
  旁边辛舜英正要说话,赵黍抢白道:“就请罗大剑仙再忍忍。”
  
  “你真要跟着梁韬一块去摆弄什么法仪?”罗希贤虽然与赵黍有所和解,但还是不能接受他的做法。
  
  赵黍解释说:“如今不是我要跟着梁国师,而是他下令让我随行,你觉得我能够拒绝吗?”
  
  罗希贤摇头:“太危险了!谁知道梁韬有什么阴险打算?万一遇上乱党妖人,两边厮杀起来,他可不会顾忌你的安危!”
  
  “你放心,我做足了准备。而且我也说了,光靠我一个人不行,这次降真馆的同道也会一起同行。”赵黍从石火光那里接过竹箧,检查内中法物符咒,对罗希贤说:“你等下还要跟着韦将军,准备袭取长峡县,照样艰难凶险。要是办得好,星落郡匪患说不定能一锤定音,就此平定。”
  
  先前在郡府衙署之内,梁韬便与韦将军定下策略,一方面赵黍和降真馆修士,准备发动祈禳法仪,此举大张旗鼓,必定会引来赤云都的警惕,最好以此招来他们当中的厉害人物,特别是那个傩面剑客。另一方面,韦将军率领精骑锐卒直扑长峡县,截断贼寇大部的粮草给养。
  
  而梁韬真正要做的,便是凭借高深修为,当傩面剑客现身之际,直接动手将其斩杀,没有丝毫多余谋虑。
  
  梁韬这个布置非常激进,韦将军还想另寻稳妥办法,奈何如今梁韬全权主导剿匪事务,他也无法抗命。
  
  至于赵黍,他更是无从回避,梁韬亲自点了他的名,至于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用意,就不是赵黍所能知晓的了。
  
  “辛学姐,你能不能算一下,我这次能否活着回来?”赵黍扛起竹箧,自嘲般问道。
  
  辛舜英轻轻叹气,手上掐算一番,脸色先是微微一变,随后微笑说:“赵学弟有仙家福荫,自当逢凶化吉。”
  
  罗希贤略带不快:“这算的都是些什么?还仙家福荫?他不被梁韬坑死就不错了!”
  
  赵黍听到辛舜英的判词,心下却是一惊。对于绝大多数修士而言,仙家之说也过于遥远,可赵黍脑宫深处却有灵箫这样一位高真上仙寄寓其中,即便辛舜英未必能洞悉实情,却还是被她测算出一丝玄妙。
  
  “行了,罗大剑仙,你也别惹辛学姐生气了。”赵黍抱拳拱手:“就此暂别,希望得胜之后还能再见。”
  
  望着赵黍远去背影,罗希贤心下无奈,一旁辛舜英低声问:“你跟他和好了?”
  
  “怎么?你不乐意?”罗希贤板着脸说:“如今别再跟我扯什么权势声望、孰高孰低,战场之上要是再顾忌这些,那才是取死之道!要不是韦将军提醒,我险些中了梁朔的挑拨离间。”
  
  辛舜英望向城隍祠,牵着罗希贤衣袖来到无人空处:“你知道崇玄馆为何要上表朝廷敕封这位衡壁公么?”
  
  “无非是要借鬼神之力,好让他们崇玄馆的势力霸占星落郡!”罗希贤愤愤不平道。
  
  “我看未必。”辛舜英发笑:“虽然没有确切线索,但我敢保证,让衡壁公从法箓仙将转为城隍地祇此事,赵学弟在内中一定出力不少。”
  
  罗希贤脸色一惊:“他怎么会……”
  
  “你当初不在城中,不明情况。”辛舜英言道:“你可还记得我们还在铁公祠时,赵学弟曾尝试发动神祠结界?后来城中忽然传闻有妖人出没,赵学弟本人声称遭到刺杀,与郡府一同大肆搜捕,最后铁公祠结界无端发动,那妖人也不曾拿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