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65章 剑锋遁北逃

第65章 剑锋遁北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桑华子神态狼狈、发冠散乱,手中符扇不见,先前在高岭县时,面对罗希贤逼杀,他难以招架,随身祭炼多年的符扇也被剑气绞碎,靠着一帮英勇兵士拼命掩护,好不容易才逃出高岭县。
  
  行走在云岩总舵内,到处都是残兵败将,或包着伤布倒卧在地,或是扶着兵刃在墙根昏睡,有的人因为受伤辗转哀吟,有的人止不住抹泪哭泣,可更多的人只是一脸尘泥和麻木。
  
  桑华子心下凄然,但还是强撑着伤体,先是检查一番禁制是否安好,然后找到白掌旗,对方正盘坐在高处石坛上,坛中立着一面巨大旗幡,玄黑发亮,接引丝缕罡风。
  
  “寂元子可有消息传来?”桑华子问。
  
  白掌旗轻轻摇头:“没有。”
  
  “那有其他人的消息么?”
  
  白掌旗声音低沉:“没有。”
  
  桑华子不禁后退半步,头脑发胀、两眼昏花。白掌旗望着面前旗幡言道:“杨柳君中计了,梁韬先前屡次袭杀我们的将士,就是为了引杨柳君入彀,他自以为有寂元子和神剑相助便可斩杀梁韬……景明先生说过,杨柳君沉湎过往仇恨,终究会有行差踏错的一天。”
  
  “也就是说,我们就剩下云岩总舵这些人了?”桑华子问。
  
  白掌旗点头:“或许有一些散修趁乱逃了,但我几次召唤都毫无回应。总之都不能指望了。”
  
  “你打算怎么办?”桑华子问。
  
  “如果没有大军拖累,我们可以躲入蟠龙山,花些时日翻越高山深谷,然后从北疆绕道,穿过玄冥国和有熊国,回到苍梧岭。”白掌旗说。
  
  桑华子笑容难看:“你这话……我不打算放弃众人。”
  
  “朝廷官军已经在不远处了,侦骑一天十几次逼近栅砦之外,扰得大家无法休息。”白掌旗说。
  
  桑华子望见远处飘摇的旌旗,深深吸气:“我乃是赤云二十四将之一,焉有退缩之理?就在此地与众将士共存亡!”
  
  ……
  
  赵黍借助纸鹤,望见谷地之中的云岩总舵,此地三面环山,完全就是一处封闭的死地。外面修筑了一面不高不矮的栅砦,外面挖了壕沟、摆了拒马鹿角。
  
  纸鹤稍稍靠近云岩总舵,好像撞上石头般忽然掉落。赵黍睁开眼睛,发现整个云岩总舵被肉眼看不见的禁制阵式所保护,有些类似当初铁公祠的结界,能够隔绝外界侵扰攻伐。
  
  “赵符吏怎么看?”一旁韦将军问道。
  
  “不好攻。”赵黍皱眉摇头:“我看此地最初并非贼寇匪寨,而是一处废弃的宗门道场,赤云都只是借助前人遗留的禁制阵式,护住内中残兵败将。
  
  这禁制阵式乃是借助地脉运转发动,寻常弩弓难破,除非能搬来飞石车与弩炮,不计代价地轮流轰击,或许能打出一丝破绽。至于用术法破阵……”
  
  赵黍望了罗希贤一眼,对方问:“要不我去试试?”
  
  “算了,还是不要冒这个险。”赵黍说。
  
  韦将军稳重道:“如今确实不必急躁。此地在山林之中,飞石车、弩炮不便搬来,但是我看内中聚集众多残兵,又无粮米囤积,几天就能饿死人。就在此地安营扎寨,跟他们对着耗!赵符吏要是有空……”
  
  话声未落,听得风雷之声由极高空传来,众人抬头仰望,就见一道深衣鹖冠的身影穿破厚厚云层,迅速飞下。
  
  “是梁国师!”赵黍眼力极佳,这话一出,立刻引起官军之中议论骚动。
  
  不过赵黍也有些惊奇,为何梁国师又变回这深衣鹖冠的朝堂高官模样?莫非本体还在追杀傩面剑客,所以派个分身前来助阵?
  
  云岩总舵内中的将士也有察觉,一时间纷乱不安,有人绝望般朝天开弓射箭,桑华子带领剩余修士,立刻前去加固禁制阵式。
  
  就见梁韬抬手祭出一枚小小玉印,指诀变幻,玉印顷刻变大,呼吸间如山峰大小,悍然压落!
  
  玉印正面撞上禁制阵式,强烈冲击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激起沙尘飞扬。
  
  仅仅一击,桑华子等人便觉得神魂剧震,仍是不住推运真气,维持禁制不溃。
  
  而梁韬不慌不忙,大袖一扬,左右紫气云积成霄,顷刻数十道雷霆电射而下,每一下都好似尖锥钉入禁制。下方赤云都修士有人真气不济,或是呕血、或是昏厥,禁制阵式迅速减弱。
  
  “一切妖邪化微尘,镇!”
  
  梁韬高声一句,玉印如岳,无情扣落,禁制结界应声而破!
  
  仿佛一个硕大无色的琉璃罩子破裂崩碎,内中气机灵韵紊乱激荡,风雷横飙,下方云岩总舵一众将士纷纷扑倒,桑华子等人同受冲击,外面栅砦箭楼也坍塌近半。
  
  “进攻!”
  
  韦将军见状,毫不犹豫地下令进攻,罗希贤拔剑上马,亲自带领精锐步骑冲入云岩总舵,大兴杀伐。
  
  桑华子七窍流血,尚要顽抗到底,结果还不曾施展术法,就被迎面而来的罗希贤一道剑气,斩下头颅。
  
  带着最后一瞬不甘目光,脑袋滚落在地,随即被马蹄人脚踢飞。
  
  ……
  
  等赵黍进入云岩总舵,战事已经结束,眼中所见只剩下布满斑斑血迹的地面。远处兵士正在收拾尸体,将剩余存活的贼寇逐一推到壕沟边斩首,然后提起脑袋垒成京观。
  
  韦将军此时站在梁韬面前,正低声言语,梁韬似有不耐,拂袖呵斥两句后纵身飞走。
  
  “发生何事了?”赵黍望着梁韬飞走方向。
  
  韦将军环顾遍地疮痍,远远传来焚烧尸体的焦臭气味,他皱眉说:“恐怕梁国师跟丢了那名傩面剑客。”
  
  罗希贤想起方才情形,惊疑道:“以梁国师的修为法力,难道也对付不了那妖人?”
  
  韦将军摇头:“具体我没问,梁国师正在气头上。赵符吏,你怎么看?”
  
  赵黍回答说:“我当初设想的祈禳法仪,是借助星落郡山川地脉之力,压制灾异之气。出了星落郡,效验恐怕就会大打折扣。当初梁国师与妖人斗法,这傩面剑客似乎是施展了缩地之法遁逃。若是逃出了星落郡,一切就不好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