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66章 直言驳威权

第66章 直言驳威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韬盯视赵黍良久,淡淡道:“博取直名、邀买人心,这就是张端景教你的东西么?”
  
  赵黍紧闭双眼,牙关打颤,可是想到一路上见到兵灾过后的景象,还是强忍恐惧,言道:“兵者不祥,不得已而用之。倘若能宽恕降伏贼众,也好彰显国师大人广施恩德。”
  
  “牙尖嘴利。”梁韬望向罗希贤,饶有兴致地言道:“罗公子,这个赵黍之前向我屡献殷勤,声称自己向往崇玄馆已久,恳求拜入老夫门下。你在此间代表怀英馆,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罗希贤被梁韬威势压得真气一滞,他欲言又止,低头不敢说话。
  
  “赵黍,你让我太失望了。”梁韬起身拂袖,望向一旁道:“韦将军,是你发号施令,还是老夫亲自动手?”
  
  韦将军非常清楚,如今星落郡匪患虽已平定,然而多位梁氏子弟殒命,傩面剑客遁逃无踪,此间种种对梁韬而言大为不利,如今对投降贼众行刑,恐怕多是为泄私愤。
  
  考虑到自己的前途,韦将军只得无奈下令,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帐外阴雨忽然停歇,天光大亮,一阵劲风吹入内中,直接将营帐掀飞。
  
  这种动静一看就不寻常,内中馆廨修士纷纷祭出法宝符咒,抬头仰望,赫然可见一名神将拄剑腾云,怒目圆睁俯瞰下方众人。
  
  “住手!”衡壁公怒喝一声,震慑在场众人,他直视梁韬言道:“梁首座,星落郡动荡多年,如今方得安歇,你今日便要重开杀伐不成?”
  
  梁韬眯眼道:“你也要阻止我?”
  
  “本座如今是星落郡城隍,当守职责,不因过往交情徇私!”衡壁公直言不讳:“梁首座既为国师之尊,当思仙道贵生妙旨,如此滥杀,不担心未来承负牵累么?”
  
  梁韬鹰眉稍展、微微点头,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绝非是赞许之意。就见梁国师沉默良久,瞥了赵黍一眼,忽而笑道:“也罢,老夫就卖个人情。只是来日星落郡要是再兴祸乱,莫要说老夫不曾警告。”
  
  说完这话,梁韬扬袖飞去。赵黍这才缓缓垂下手臂,望向众多贼寇百姓,不少人朝着衡壁公跪拜叩首,感激救命之恩。
  
  韦将军也松了一口气,下令让兵士释放从贼百姓,至于其余贼寇,也要重新记名入籍、严加看管,并不是随便放走了事。
  
  处理完这些,韦将军朝着衡壁公深深一拜:“多谢衡壁公解围,末将返回盐泽城后,定当虔诚敬奉!”
  
  “本座分所应为,你等自便。”说完这话,衡壁公瞧了赵黍一眼,没有多言,身形如烟气消散。
  
  其他馆廨修士各自散去,赵黍就见罗希贤眼含疑忌地望着自己,沮丧言道:“我……”
  
  “好了,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说。”罗希贤想起韦将军地告诫,没有发怒,只是阴着脸一扶腰间长剑,转身离开,留下赵黍一人,站在空旷处。
  
  ……
  
  当官军返回盐泽城,来自东胜都的国主圣旨也同时到达。旨意中先是褒奖了韦将军与各家馆廨剿匪之功,并且点明要罗希贤随韦将军赴往东胜都拜谒国主,其他馆廨各有赏赐,对于折损严重的降真馆则多有抚恤。
  
  这圣旨比较特殊,对于众多梁氏子弟丧命的崇玄馆,并无任何褒贬之辞,或许因为是国师梁韬早早离开了星落郡。
  
  有心之人听出其中微妙,不少人觉得,今次崇玄馆在星落郡建功浅薄,以梁朔为首的年轻子弟大多无能,真要遇到强敌悍匪,完全派不上用场,只是靠着国师梁韬在危急关头扭转局势。
  
  没有人否认梁国师的仙家修为,可是很多也乐见崇玄馆后继无人。国主圣旨的不褒不贬,本身就惹人揣测。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了,星落郡匪患平定,王郡丞早早备下宴席,在官军班师回朝前,款待得胜归来的韦将军和一众馆廨修士,盐泽城内处处张灯结彩,富绅大户广施粮米布帛,上下欢庆同乐。
  
  “赵符吏,你怎么在这里?”
  
  王郡丞酒过三巡,离席更衣,刚解手回来,就看见赵黍在厅外回廊呆坐。
  
  赵黍说:“我……不喜欢喝酒,也嫌宴席吵闹。”
  
  王郡丞望向远处灯火辉煌、觥筹交错的厅堂,内中传出阵阵欢声笑语,他看出赵黍心绪低落,坐到旁边问道:“是因为顶撞梁国师下令杀降之事?”
  
  赵黍低着头拨弄手指:“我前段日子经过不少乡野之地,所见尽是一片萧条。只盼这场匪患能尽快结束,别的我都不指望了。可明明匪患已定,结果却……算了,不说了。”
  
  王郡丞见他如此,语重心长道:“赵符吏还年轻,不应沾染这种颓丧之气。”
  
  “多谢王大人指点。”赵黍说。
  
  “没什么指点不指点的。”王郡丞长舒一口气:“如今匪患能平定,我也省却诸多麻烦。前些日子已经上书辞官,只等新任官长来到,交接印信文书,就此回乡当教书先生。”
  
  赵黍问:“王大人不打算造福一方百姓么?恕我直言,星落郡若是早早由您主政,何来诸多纷乱?”
  
  王郡丞摆手道:“赵符吏似乎还没看明白,我辞官不全然是为了偷闲,也是为了避事。今番匪患平定过后,朝堂之上为了谁来主政星落郡,估计会有一番争执。我此时上书辞官,不说是退位让贤,也算是恰如其分,起码落个谁也不得罪,免得日后被公卿贵人追究起来。”
  
  赵黍问:“地方官长难道不该是选贤任能么?哪怕论功行赏也行啊。”
  
  “贤能是很重要,可门第出身、师承来历、姻亲故交,这些同样重要。何况华胥国能臣干吏并不少,至于贤与不贤……这可由不得人咯。”王郡丞摇头连笑。
  
  “是我见识短浅了。”赵黍扶额感叹,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份簿册,递给王郡丞。
  
  “这是?”王郡丞接过簿册,没翻几页便眼露惊异。
  
  赵黍回答说:“先前为了布置坛场法仪,在星落郡好些乡野集镇驻留过,我偷闲探听一下当地状况,虽然做不到每一处都摸查清楚,但也知道个大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