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80章 杯酒各殊途

第80章 杯酒各殊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过一段时日的忙碌,金鼎司衙署府院的建设即将完成,召遣行法的科仪坛场,祭炼法物的洞室玉柱,烧炼丹药的炉灶华池,可谓是一应俱全。
  
  东胜都毕竟是华胥国都城,不仅汇集了国中奇珍异宝,哪怕是产自别国的灵材药物,都能在此找到。
  
  而赵黍也将第一批符兵交给安阳侯,让他带入宫中请国主过目,具体经过赵黍并不清楚,反正安阳侯回来之后颇为满意。
  
  “国主有旨意,让你们全力打造符兵。”安阳侯来到金鼎司中,对众人言道:“所需灵材器具都会送来,而且国主打算开放蓬玄湖瀛洲岛,作为金鼎司诸位炼气修真、涵养形神的洞府。”
  
  “瀛洲岛?那可是各家馆廨召开瀛洲会、演武论法之所,乃是不亚于地肺山的仙家福地。”当即有人惊喜言道。
  
  “不错。”安阳侯笑道:“国主也知你们祭造法物、炼制丹药耗费心力,都中人烟驳杂,府院宅邸也不适合你们修养。瀛洲岛与蓬玄湖皆属禁苑,平日里没有闲人打扰,你们若是想去,凭司内令牌即可,湖边自有戍卫迎候、舟船渡泊。”
  
  赵黍在下面也听明白了,国主这是利用金鼎司,打算拉起一支效忠于朝廷的修士,以仙家福地、丹药符咒、职司任用为诱惑,将原本分散的几家馆廨,都聚集到国主之下。
  
  而哪怕是出身崇玄馆,也未必个个都是梁朔那种天材地宝、灵丹法宝样样不缺的世家贵介,也不乏郑思远这种高门卑位的出身。金鼎司就是给这些人一条出路,其用意之显著,可谓是不加掩饰。
  
  蓬玄湖瀛洲岛传说中是仙家飞升之地,其上清气勃郁,更有仙灵隐现。华胥国每十二年一次的瀛洲会,便是趁岛中清气最盛之时,邀请各家馆廨优秀子弟前去,斗法论道、参悟仙缘。但凡能踏足其上的馆廨修士,皆是翘楚精英。
  
  上一次瀛洲会刚好是首阳山五国弭兵之后,仔细算算,下一次瀛洲会就在明年。而这回国主居然准许金鼎司众人登上瀛洲岛清修,这份诱惑不可谓不大。
  
  安阳侯此言一出,哪怕是崇玄馆派来的几名修士,脸上也露出意外惊喜之色。
  
  不过金鼎司不养闲人,与奖励赏格一同颁下的,还有一份各类符兵法物、丹药符咒的表单,要求金鼎司尽快打造出来。赵黍按照各科职司,迅速吩咐下去,自己也正要大干一通。
  
  “世侄,你先别急。”安阳侯叫住赵黍,问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赵黍怔在原地,想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忘了何事。
  
  安阳侯微微叹气:“罗希贤马上要成婚了,你不去祝贺吗?”
  
  “我、我还真的忘了。”赵黍仰头望天,神态复杂:“可是我如今跟罗希贤分道扬镳,人家大婚喜庆,我还是别去打扰了。”
  
  安阳侯拍着赵黍肩膀:“世侄,如今你可不光是怀英馆的符吏了。身为金鼎司执事,你也不能只想着过去那点恩怨纠葛。”
  
  赵黍回答说:“我明白了。”
  
  “过几天就是罗希贤大婚之日,到时候我带你一同前去。”安阳侯说。
  
  赵黍摇摇头:“不必如此,我与罗希贤是在怀英馆相识相交,以金鼎司执事的身份,倒是显得陌路生分。反正怀英馆也有一些卿贵子弟要去送礼庆贺,我跟着大家一块去就好,老师也会来。”
  
  安阳侯思量片刻:“这样也好。”
  
  ……
  
  高门大户的婚嫁之事,礼仪繁复,大婚当天,迎娶辛家女的车马,伴随喧嚣乐曲,一路绕城而行,喜庆非常。
  
  当赵黍来到罗氏府邸时,望见一片张灯结彩、花团锦簇,府院之外车马川流不息,多位朝中公卿携请帖而至,诸般随贺祝礼裹在吉庆红布之下,如潮水般送入府门。
  
  “你总算到了。”就见张端景缓步走来,手上拿着一份红底烫金请帖,问道:“众人都在等你,为何姗姗来迟?”
  
  赵黍瞧了一眼,来参加婚宴的馆廨生都是那群家住东胜都的富贵子弟,那些在金鼎司的馆廨生则无暇抽身。他拿出一个木匣,说道:“我在准备贺礼。”
  
  张端景接过木匣,与怀英馆贺礼放到一块,盖上红布,然后带领众人前往罗府。管事接过请柬,立刻将怀英馆一众迎入内中,尚未落座,大司马本人便亲自来到。
  
  “张公驾临犬子婚宴,罗某万分荣幸!”
  
  大司马是一位膀大腰圆、黑脸长髯的男子,形貌略带几分骁悍之气,一道狰狞伤疤从眉间延伸到脸颊,即便身着锦袍玉带,也不似高官显贵,倒像沙场猛将。
  
  张端景还礼道:“大司马一门三俊,罗希贤为国立功,怀英馆与有荣焉,鄙人理应前来祝贺。”
  
  “张公这话说得太客气了!”大司马喜上眉梢:“犬子幼时顽劣不堪,还是在怀英馆受教过后,才大为收敛。他能有今日成就,也多亏张公点拨。”
  
  “不敢当。”张端景淡淡一句。
  
  大司马摸着大肚腩,望向张端景身后众人,问道:“这些想必都是怀英馆当代俊杰吧?不知赵黍可在其中?”
  
  赵黍站在原处,他没想到大司马会提及自己,在周围目光注视下,上前一步拱手行礼:“晚辈赵黍,拜见大司马。”
  
  “你就是赵黍?前些年罗希贤回家时,经常提起你。”大司马上下打量赵黍,轻抚须髯,点头道:“嗯,好身姿。如今还在怀英馆研修?”
  
  赵黍心下略有不解,还是回答说:“晚辈眼下在金鼎司受职。”
  
  “金鼎司?”大司马若有所思,随后又问:“你是否有意到军中效力?”
  
  大司马言辞单刀直入,毫无婉转,逼得赵黍有些反应不及:“这……晚辈不通武艺,去了军中也是拖累。”
  
  “不通武艺?”大司马一抬手抓住赵黍臂膀,赵黍只觉得对方五指宛如铁箍,传来阵阵劲力,抓得自己筋骨软麻。
  
  “奇怪,你这身筋骨,居然不习武?”大司马松手道。
  
  “晚辈并无习武天赋。”赵黍回答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