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87章 涓滴成江河

第87章 涓滴成江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黍手捧书卷,一旁炉火正旺,灼灼火光将赵黍半张脸映得通红。
  
  “你在看什么?”石火光从外面走来,低头瞧了炉火一眼。
  
  “韦将军新编的兵书。”赵黍说。
  
  石火光紧张问道:“你怎么看起这种书了?难不成要到军中效力?”
  
  赵黍轻轻摇头,提笔在书上勾勒几笔:“书中讲述修士如何与军阵兵士一同御敌,按照不同术法运用、修为高低,各有不同职责安排。”
  
  “我没听懂。”石火光坐到赵黍对面,拿起蒲扇朝炉鼎扇风鼓火。
  
  “以前修士随军助阵,其实并非归属军旅行伍,到了战场之上,两方将士厮杀,敌我修士各自拉开架势斗法,互不隶属。”赵黍说:“韦将军觉得,如此排布对战事大为不利,倘若修士斗法失败,军阵士气往往难以为继,反之亦然。
  
  他认为修士可以直接归入军中,擅长剑术的作为陷阵锐士,善用丹散符水的留营施救,精通召遣的可以充当斥候,至于能够运用四象五行之气的,那便是鼓风发火、专司攻战。”
  
  “依据短长,各司其职,以前也是这样啊?”石火光面露困惑。
  
  赵黍说:“还是不同的,韦将军目前正在筹建新军。未来新军之中的修士不再是每逢出战时从各家馆廨调派,战事一毕就遣散,而是要常驻军中。”
  
  石火光言道:“可修士研习术法,并非是为了战场杀伐。”
  
  “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赵黍放下书卷:“可是华胥国设立馆廨,本意不就是希望馆廨修士各展所长么?而且战场上也不全是杀伐攻战,比如金鼎司祭造符兵法物,也是要用到战场上,我们只是没有亲身犯险罢了。”
  
  石火光暗暗点头:“这样也好,省得亲临战场。”
  
  赵黍沉默片刻,问道:“石老,我父亲当年修为如何?”
  
  石火光一愣,低头回答:“他跟罗希贤一样,修炼的也是《沧浪洗锋篇》,只是修为远不如现在的你。”
  
  “怀英馆当年是不是有很多人像我父亲一样投军报国?”赵黍问。
  
  石火光的神色好似陷入了回忆:“他们……都跟着你父亲一起投军去了,没几个能回来。”
  
  赵黍问:“父亲在怀英馆很受追捧?”
  
  石火光点头说:“当时国家在危难关头,人们也不像现在这样勾心斗角,你父亲广交豪杰、遇事不辞,大家都很敬重他。”
  
  赵黍表情微妙,自己跟父亲可谓是性情迥异。只是不明白,父亲既然这样受人敬重爱戴,为何母亲偏要改嫁?
  
  无言感叹,赵黍收起书卷,石火光说:“你先去歇息,我来看着炉火就好。”
  
  赵黍点头,随后皱眉道:“崇玄馆那几个家伙也是越发懒散了,这几天每到夜里就离开金鼎司,真是不务正业!”
  
  石火光则说:“人家白天在司中开炉炼丹,也算履行公务。他们出身崇玄馆,习惯福地清修,估计是不喜欢衙署拘束。”
  
  赵黍不悦,直言道:“这帮家伙不知朝廷最近急需除瘴散和辟瘟丹么?我看是崇玄馆的日子过得太好了,真要他们干活,各种敷衍了事!”
  
  石火光劝告说:“既然知道他们是如此,也就不必过于苛求了。”
  
  赵黍生着闷气离开,刚要返回西院,正好看见郑思远一身酒气,扶着院墙喘息。
  
  “你出去喝酒了?”赵黍上前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要回家一趟么?怎么弄成这样?”
  
  金鼎司虽然设有静室,但毕竟属于朝廷衙署,若是家宅就在东胜都的修士,晚上自然各回各家。不过郑思远倒是不怎么回家,或许以他的出身,回到家中也不受待见。
  
  “家里老人高兴,被灌了几杯酒。”郑思远答道。
  
  赵黍提醒说:“若不是要用酒水发散外丹药力,最好不要饮酒过量。《素脉丹心诀》讲究气机畅达无碍,饮酒过量容易让真气散出穴窍、自损修为。”
  
  “我、我记住了。”郑思远羞愧难当。
  
  “我那里应该还有一些解酒醒神的药散,跟我来。”赵黍将郑思远带到房中,找出药散化入温水之中。郑思远服药调息,过了好一阵脸色才舒缓下来。
  
  “多谢赵执事。”郑思远起身致谢,赵黍伏案看书,随便应了一声。
  
  然而郑思远一直待在房中没走,赵黍有所察觉,抬头问道:“还有何事?”
  
  “我有一件事要跟赵执事说。”郑思远犹豫道:“我大哥……也就是郑图南,想要见赵执事一面。”
  
  赵黍面无表情:“他要见我作甚?”
  
  “他说自己先前几次冒犯赵执事,深感愧疚,打算设宴邀请赵执事,并且当众谢罪。”郑思远说。
  
  赵黍冷哼一声:“他?郑图南?要跟我谢罪?”
  
  郑思远低着头不敢应话,赵黍收起脾气:“我就直说了吧,我不相信你这个大哥。之前来考校时,他甚至当众欺凌你,这种人性情乖张、不知收敛,你对他有所敬重,反倒是大加放纵,对你对他都无益处。”
  
  “我……明白了。”郑思远答道。
  
  赵黍放下笔,问道:“这种人不大可能主动认错,要么是遭了重大变故、性情剧变,要么是迫于形势。是不是你们家中老人让他这么做的?”
  
  被点破实情,郑思远抬头答道:“没错,大哥没有通过考校,被家中长辈责罚。于是打算设宴款待赵执事,希望能够、能够……”
  
  “金鼎司公务繁忙,不留闲人,更不留无用之人。”赵黍打断道:“当初考校科目分明,做不到也怪不得旁人。”
  
  郑思远说:“大哥也不一定要来金鼎司,家中长辈听说朝廷正在筹建新军,赵执事与韦将军往来频频,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让大哥在新军中谋得一份差事。”
  
  赵黍一时间无言以对,仔细思索一番,心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朝廷筹建新军,是为征讨来犯之敌,不是让一群酒囊饭袋捞取好处的。”赵黍话中带怒:“我应该夸你们郑家长辈消息灵通吗?事关新军,不去找韦将军,居然直接找到我这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