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94章 沆瀣共一气

第94章 沆瀣共一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确实如赵黍所言,姜茹要离开赏罚院不过一句话的事,负责看守赏罚院的陆校尉并未阻拦。
  
  “你在试探梁韬?”姜茹离开后,灵箫问道。
  
  “不如说是梁韬在试探我。”赵黍拢袖观天:“我在星落郡曾当众顶撞他,他不找我麻烦就是天大的幸事了。梁韬想要崇玄馆撇清参与行刺的嫌疑,他自己直接出手灭了青罗衣就好,根本没必要卖我一个人情。”
  
  “如此说来,是他有求于你。”灵箫提醒说:“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梁韬预料到青罗衣阴谋行刺,他将计就计做成这一局。”
  
  赵黍轻揉眉间:“若非必要,我是真不想跟这位梁国师往来密切。他性情难料,谁知道动了什么心思?”
  
  “只不过此事尚有几分疑点。”灵箫说:“梁韬拿你做局,前提是要对你的修为法力有十足判断,若你稍有不济,直接死在积宝阁,后续推演便不可成。”
  
  赵黍眯眼说:“当初积宝阁禁制之外,有人出手配合我破禁突围。”
  
  “梁韬在你身边安插了人手,一直暗中留意你的举动。”灵箫说。
  
  赵黍发笑:“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只不过那时候金鼎司刚刚设立,梁国师立刻就安排人手前来,显然布局长远。积宝阁行刺一事,反倒是给他插手之机罢了。”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关心?”灵箫问。
  
  赵黍掩嘴沉思:“我一下子还真想不到。论修为法力,我在他面前不值一提。莫非因为我是老师的学生?还要跟梁朔那般,尝试拉拢挑拨?用处也不大啊。”
  
  “你借姜茹之口,将自己父亲死于崇玄馆一事透露给梁韬,也是存了其他心思?”灵箫问道。
  
  赵黍回答:“不错,我就是要借机试探梁韬的用心。他如果不希望我死,那应该就是要我去做什么事。但我不是很想应承下来,干脆表明出身,用来堵他的口。”
  
  “可要是梁韬仍然看重你呢?”灵箫问。
  
  “那我就真的不明白了。”赵黍说:“换做是我,一个对自己心怀仇恨的后学晚辈,就算不加以打压,似乎也没理由帮助指点。哪怕不提过往仇怨,我们怀英馆跟他梁国师也合不来。”
  
  “梁韬此人的修炼,倒是别具一格。”灵箫则说。
  
  “为何这么说?”赵黍不解。
  
  灵箫问:“你见过他的分形与真身,除了外貌形容,可曾察觉其中差别?”
  
  赵黍回忆细思:“似乎有些不同,但我说不出来。感觉在性格上,朝中公卿那个分形之身更加、更加……”
  
  赵黍半天扯不明白,灵箫接话说:“更加阴鸷酷烈、用意显著。”
  
  “啊对对对!”赵黍连连点头:“至于那个跟梁朔十分相像的真身本体,倒是显得疏朗不少。”
  
  “积阴凝滓,淘汰真灵。”灵箫言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升仙登真的路子。”
  
  “什么意思?”赵黍问。
  
  “换一个你能听懂的说法。”灵箫解释:“十斤药物投入丹炉之中,能炼成十斤丹丸么?”
  
  “当然不能!”赵黍立刻说:“药物入炉首要便是炼去杂质……你是说,梁国师的修炼就像这炼丹?”
  
  “你不是说过,永嘉梁氏精擅外丹黄白之学么?”灵箫说:“若真身本体是经历七还九转的金丹,那深衣鹖冠的国师分身,就是被炼化的杂质,是升仙登真要舍弃的尘世沾染。”
  
  赵黍说:“可是梁国师并未舍弃这些药渣啊。”
  
  “梁韬也并未上证仙道。”灵箫说:“何况有这么一具分身显露人前,吸引世人目光,反倒方便他真身本体在外行走办事。”
  
  “这还真是挺方便的。”赵黍有些羡慕:“可惜我的金水分形法顶多就是骗人耳目,斗法厮杀也不顶事。人家梁国师的分身好歹能够应付杨柳君那种层次的高手。”
  
  “你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窍。”灵箫提醒道:“这种分形变化不是寻常术法运用,而是深深契入修炼根基之中。国师之身代表了梁韬立身处世的一种方式,是他待人接物、区分内外的门槛。见到分身与见到真身,天差地别!”
  
  赵黍问:“这算啥意思?我见过梁国师的本体真身,难不成是得到他的认可了?”
  
  “你别忘了,面对手持神剑的傩面剑客,梁韬也显露真身了。”灵箫说。
  
  赵黍打了个冷颤:“我还不至于被梁国师当成什么大敌看待吧?”
  
  “总之你要小心,你算是被梁韬盯上了。”灵箫言道。
  
  赵黍挠头道:“这搞什么鬼啊?九黎国的人要杀我就算了,梁国师也这么闲的吗?我招谁惹谁了?”
  
  “人间都城注定是纷扰之所。”灵箫说。
  
  赵黍问道:“你是希望我远离东胜都吗?”
  
  灵箫:“此地能毁人,也能成就人。就看你如何对待。”
  
  赵黍闻言深思不语,此时陆校尉提着食盒走来,问道:“赵执事似有忧心之事?”
  
  “我都被刺杀了,能不忧心么?”赵黍无奈说。
  
  陆校尉给赵黍端上酒菜,宽慰道:“赵执事过虑了,您可是单枪匹马拿下了九黎国派来的一伙妖人,这等修为法力,就算是缉捕司里也没有几个。”
  
  “不至于吧?”赵黍说:“缉捕司负责搜捕妖邪,坐镇其中的修士同道,想来也是精通斗法。”
  
  “这可不见得。”陆校尉坐到赵黍对面:“赵执事莫非觉得,搜捕妖邪就是看谁更能打?”
  
  “好像也不全是。”
  
  “缉捕司,顾名思义,便是以缉拿搜捕为主。”陆校尉说:“妖邪作祟,首先要找到妖邪所在,判明其数量多寡、法力深浅,其后采取克制之法应对。其实多数时候,缉捕司要对付的并非什么大妖鬼王,而是那些修炼邪术的旁门左道,还有就是鼓噪作祟的妖精鬼怪。”
  
  赵黍点点头,陆校尉继续说:“像这一回捅出九黎国潜伏探子,对于缉捕司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案。而且为首之人还是一位与都中卿贵往来甚密的妓馆花魁,这上上下下牵连干涉,我们缉捕司也很难办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