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01章 有私成无私

第101章 有私成无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黍看着手中的解忧爵,默然无语。
  
  与梁韬深谈一夜,赵黍并未立刻决定协助对方。但是梁国师依旧十分大度,将解忧爵送给赵黍,随后让姜茹送他回东胜都。
  
  “你怎么看?”赵黍暗中与灵箫交谈起来:“梁韬的话可信么?”
  
  “你所谓的可信,是什么意思?”灵箫反问:“我又不是梁韬,哪里知道他是否刻意隐瞒实情。”
  
  赵黍说:“我觉得在人间道国这件事情上,他没必要骗我。方才我在心里略作推演,通过在国中各处福地灵穴布置坛场,借助地脉勾连气机,然后以得道仙家的法力劾召鬼神、禁制精怪,确实很有可能做到。
  
  实际上,天夏朝的赞礼官,本就是从各地神祠祭所的庙祝选拔而出。如今梁韬则是反过来,打算将授箓修持的弟子传人分派到各地靖坛治所,如同朝廷派驻各地郡县的官吏曹佐。
  
  而华胥国在设立馆廨之制后,也确实有类似尝试,打算让馆廨修士出任地方。最初是让馆廨修士处置地方上的灾异不祥、妖邪作祟,后来干脆就委任地方民事,罗希贤便是一例。”
  
  “你说这些,并非是反驳,反倒加固定见。”灵箫提醒道:“梁韬跟你说的这番话,乃是切中你学识阅历、所思所想,让你深信其用心谋划。若论洞悉心机,他比你高明。”
  
  赵黍连忙问:“也就是说,梁韬真的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
  
  “你为何非要做此等假想?”灵箫言道。
  
  赵黍心下叹气:“我不敢相信梁韬,什么人间道国、设靖立治、重定气数,这些事情都不像梁韬的真心实意。当初在星落郡时,你就说过他轻贱人命,我不认为他会为苍生祸福考量。何况他还拿出青崖真君来说事,不就是笃定我没法求证事情原委么?”
  
  “我觉得未必。”灵箫说:“梁韬心怀宏图大略,与他轻贱人命并不相悖。倒不如说,在他心目中,苍生大众不过是用于开创人间道国的砖石柴薪。
  
  他并非视人命为无用草芥,反倒是将尘世凡人当做未来成就的资粮,有用则用、无用则弃。若说梁韬有所隐瞒,应是不假。仅凭眼下所知,我大致能推测出梁韬真正的意图。”
  
  “什么意图?”赵黍来了兴致。
  
  “梁韬不满足于成就仙道,还要登临神道尊位。”灵箫言道:“你且细想,梁韬是要你构设科仪法事,但具体行法之人是谁?”
  
  “只能是梁韬本人。”赵黍答道。
  
  灵箫又说:“此等科仪法事与华胥国各地坛场勾连,上达洞天、下接地脉,梁韬行法完备之时,也将是他成就仙道之刻。然而彼时梁韬不光能宰制洞天仙境,还能成为华胥国鬼神至尊。
  
  并且以洞天福地勾连之妙,将崩毁大半的青崖仙境重新修复,甚至取代青崖真君,重定洞天法度,开辟宫府,点化一批全新的仙官将吏。未来人间道国中,修士授箓修真,皆为梁韬法脉弟子,各路鬼神精怪也尽入彀中。
  
  到了那个时候,道国香火奉祀必定以梁韬为主,其人亦仙亦神,法力深广无远弗届,人间道国将成其私产,是他并吞昆仑洲的基业。”
  
  “等等,他还打算要占下整个昆仑洲?”赵黍一惊。
  
  灵箫反问:“你不也认为他开创人间道国,并非为了苍生福祉么?梁韬其人所图甚大,区区一个华胥国恐难餍足。何况青崖真君败于天外邪神,梁韬宰制洞天,对自己未来境遇应有考量。人间道国此举也是在为日后将来恶战做好准备,万一对上天外强敌,人世间的香火信力将成为取之不尽的资粮法力。”
  
  赵黍闻听此言,心绪复杂。灵箫推演的未来,确实很符合赵黍对梁韬的看法,此人欲求极大、眼界极高,放眼世间遍地愚庸,也确实轻贱凡人性命,却也将华胥国视作未来成就的基业,不容外敌染指。
  
  这样的人不能指望他捐弃尘劳,梁韬甚至谈不上被尘世俗缘牵累,而是他自己主动涉足,并且不遗余力地参与其中。
  
  仔细一想,以梁韬那近乎仙家的修为,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萦绊本心?即便是在赵黍看来,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天外邪神,梁韬都能在尘世间布局谋划,积极准备应对之策,丝毫没有惶恐不安,过去种种,更谈不上怀有苦衷、不得已而为之。
  
  这已经不能用凡人的镇定自若、从容不迫来解释,而是廓然广大、物来顺应的仙家境界。只是对于旁人而言,祸福难料。
  
  “我要答应梁韬吗?”赵黍在心中询问道。
  
  灵箫反问:“你觉得你有拒绝的资格吗?”
  
  赵黍看着手中的解忧爵,叹道:“似乎不大可能。梁韬难得释出善意,我要是再拒绝,就怕他会直接动手,术法搜魂也好、酷刑拷问也罢,估计他不会吝啬折磨手段。”
  
  灵箫则说:“其实我希望你答应下来。所谓言传身教,有时候光是听我讲,你未必能彻悟玄理。你跟在梁韬身边,反倒能学到更多。”
  
  “跟梁韬在一块,难免感觉不自在。”赵黍叹气,随后望向同在车厢中的姜茹。
  
  “怎么了?”姜茹问。
  
  “梁……国师大人似乎挺器重你?”赵黍说。
  
  姜茹低下头去:“你也看见了,我不过是做些迎来送往、传递消息的小事罢了。”
  
  “你是否知道,国师大人此次找我前来的用意?”赵黍问道。
  
  姜茹轻轻摇头:“首座不曾向我明言,我也不会去打探……如果事关隐秘,赵执事也不要跟我说。”
  
  赵黍一挑眉:“你倒是……变了不少。”
  
  姜茹微微一笑:“在星落郡经历了这么多事,任谁也会变吧。”
  
  ……
  
  当赵黍回到金鼎司时,正好见张端景与安阳侯迎面而来。
  
  “世侄!你为何又要跟着崇玄馆的女子离开?”安阳侯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你可知我们有多担心?”
  
  赵黍躬身致歉:“我知错了。”
  
  安阳侯语重心长道:“世叔明白,定然是那梁国师派妖女来蛊惑你。可是你并非那等无知凡人,有术法护身,不要刚获封爵位便放浪形骸。在都中行走,还是要小心谨慎为上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