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06章 生计何处寻

第106章 生计何处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远处水声哗哗流淌,近处大槌咚咚敲打。
  
  赵黍看着经过改造的水车工坊,左右是金鼎司与匠作坊的人手,赵黍还亲自将填入棉絮的甲衣放到大槌之下,看着它像是小人磕头般,一刻不停地夯打敲击,将蓬松的棉絮渐渐压实。
  
  “不错不错,这样一来,就能节省许多人力。”赵黍叉腰环顾,工坊之中类似的大槌还有四个,随水车转动夯打不停。
  
  旁边匠作坊的小吏不住谄媚讨好:“贞明侯巧思通神,换做是我等,恐怕穷思竭虑也想不出这种精妙器械。”
  
  “你们匠作坊也不差,两天就把东西赶制出来了。”赵黍笑道:“再精巧的图形,也要落到实物器具上才能有用,这次倒是多亏你们了。”
  
  小吏连连躬身点头,他们匠作坊就是一伙身份卑微的匠人,能得到当朝新贵的赞许,自然喜笑颜开。
  
  “你怎么看?”赵黍问起身旁的石火光。
  
  “这个水车确实不错,不过夯打棉絮只是制作符甲中最简单的一步。”石火光说:“在此之前还要将采集而来的续筋麻加以处理,尤其是浸沤麻皮的丹水,听说会酸蚀皮肉?”
  
  赵黍无奈道:“续筋麻毕竟是天材地宝,我之前请羽衣阁的道友施术炼化,结果几天才搞出这么一团。”
  
  言罢赵黍取出一团坚韧非常的细长金线,当初他便是以此困缚青罗衣手脚四肢。若是在丝线上行布气机,哪怕石球也能勒成两截,更甚利刃。
  
  这种做法固然可以将续筋麻炼化得坚韧非常,但指望靠这办法来制作符甲,那半年过后能弄出一件就不错了。
  
  “想要将续筋麻泡松、剥取,只能用额外调配的丹水。”赵黍说:“为此还要特地开凿池塘,池塘底部和内壁都要用六一泥封固,以免丹水下渗,坏了周围土地。”
  
  “难怪之前你要了好几缸赤石脂和石脾汤,原来是用来调制固济神泥了。”石火光说。
  
  “我记得沤麻池就在东边不远,带你去看看。”赵黍一挥手,领着一众金鼎司修士离开水车工坊。
  
  众人说说笑笑,沿着官道还没走多远,就见前方有上百人靠近,看模样都是贫苦百姓,而且大多是干粗重活的,部分人手里还提着棍棒。
  
  贺当关带着几个司中翊卫,正要上前驱赶,为首一名健妇瞧见赵黍,当即跪下,后面百姓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仙长在上,还请救救小民!”健妇嚎哭一声,后面百姓也都纷纷呼喊求救。
  
  赵黍愣在原地,环顾左右,其余金鼎司修士也不明所以。倒是贺当关靠近低语道:“执事,也许是来东胜都伸冤的百姓。事态不明,您最好不要立刻答应。”
  
  “此地离城门不远,你派人去叫都中戍卫来。”赵黍言道。
  
  “是。”贺当关立刻去安排人手。
  
  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普通百姓,赵黍也不知该说什么,瞧见他们衣物破旧,不少人手指肿胀破裂、伤痕累累,面黄发枯、脸颊消瘦。
  
  “你们先起来,我们金鼎司只是给朝廷书符炼丹,诸位若是有冤情,恐怕找错人了。”赵黍上前言道。
  
  “不!我们没找错!”为首那名健妇抬头道。
  
  赵黍还没回话,远处有几十人飞奔而来,其中一名男子布袍青巾,后面紧跟着手提棍棒的庄丁。
  
  “好哇!你们这帮奴才,我刚走开一阵,居然敢起来造反了?!”青巾男子一脚踹倒为首健妇,扬声指喝:“给我打!”
  
  喝声一响,那帮庄丁抡起棍棒,朝着跪地百姓连连殴打,转眼血花四溅、痛呼不绝。有几人试图反抗,很快就被压制下去。
  
  此地是郊野官道,路上多是去往东胜都的客商旅人。看见这一幕,有不少人驻足围观。
  
  “仙长救命!仙长救救小民啊!”
  
  赵黍原本想起安阳侯的告诫,让他在都中行走要谨慎为上,原本不想掺和这些事情。
  
  可是无数痛呼哀嚎充塞双耳,眼前尽是凌虐惨状,赵黍再难忍受。
  
  “住手!”
  
  赵黍抬脚顿足、真气勃发,霎时地面微颤,喝声宛如半空炸雷,众人俱受震慑,那些持棍庄丁都停下动作。
  
  那青巾男子转过身来,正要说话,一眼瞄中赵黍腰间黑文黄绶,脸色先是微微一惊,随后强装镇定,拱手作揖:
  
  “仙长,小人这是在教训田庄奴仆,若是他们先前有冲撞冒犯之举,小人在此赔罪,现在就将他们赶回庄里,严厉处罚。”
  
  “你先别急。”赵黍叫住要转身的青巾男子:“我看他们像是有冤情要伸张,不妨等官府的人来到,说明事情原委。”
  
  “仙长,此举恐怕会惹恼我家主人。”青巾男子姿态谦恭,话里话外却藏了几分倨傲之意。
  
  “你家主人?”赵黍忽然想试试自己这个朝中新贵的分量了,冷笑一声:“我倒是想知道,你家主人是什么分量?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
  
  “仙长,你可不要后悔。”青巾男子叉腰抬手,气焰嚣张:“我家主人就是如今朝中声名鼎沸的贞明侯!是如今国主面前的大红人!这里都是他家的庄客奴仆,仙长还要管吗?”
  
  这话一出,官道之上全场肃静,连那些挨打痛呼的百姓也不敢叫唤,只有官道两旁围观群众窃窃私语:
  
  “贞明侯?就是扳倒了鸠江郑氏的贞明侯?”
  
  “啥时候变成是他扳倒了鸠江郑氏?”
  
  “嗨!你的消息太不灵通了,现在都中风传,就是这位贞明侯设局坑了鸠江郑氏,好让国主有借口给郑氏定罪。如今贞明侯在东胜都风头正劲,据说郑氏的男人为求活命,还要把自家妻妾送给贞明侯呢!”
  
  “啧啧啧,这位仙长惹了贞明侯,可是有好戏看了!”
  
  围观路人的话语传入赵黍耳中,他脸上越发阴沉,左右金鼎司修士也都不敢说话。石火光瞧见赵黍神色变化,想要主动出面替他辩白,奈何口齿笨拙,而且站到众人面前,牙关又在打颤。
  
  还是贺当关最先反应过来,抢步上前,一记耳光抽在青巾男子脸上,直接打得他原地转了三圈。
  
  “你、你——”青巾男子脸颊肿胀,嘴角流血,也不知贺当关这一掌拍碎了多少牙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