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28章 箭煞如凶星

第128章 箭煞如凶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快退!”
  
  方才战斗只在电光火石间便已结束,贺当关并未因为赵黍身形消散而慌乱,他一见神祠正殿摇摇欲坠,立刻带着兵士撤出,还顺便将那昏厥不醒的县令拖走。
  
  同行的差役亲眼见到那头口吐人言的硕鼠,一个个吓得屁股尿流。随后整座神祠崩塌下陷,有几名差役动作稍慢,尖叫着随之下坠,转眼没了声息。
  
  原本神祠之外还有许多礼神百姓围观,他们方才看见千金大仙显灵,一个个正要跪地叩拜,结果事态乍然剧变,天降雷火轰伐而下,连带着整座神祠崩塌。
  
  多数百姓们见此情形,纷纷尖叫奔逃,还有少数人怔在原地,满脸难以置信,仿佛崩塌的不止是眼前神祠。
  
  贺当关带着人安然逃出神祠,一把将那兴隆县令扔到众目睽睽之下,反手一个耳光:“狗官,醒醒!”
  
  县令身子激灵,睁开双眼就看到前方那烟尘滚滚的大坑,嘴巴微张说不出话来。
  
  此时大坑之中有一团昏黄烟瘴喷薄而出,势头不小。贺当关看得明白,这分明是鼠妖施展术法、召聚烟瘴,以此作为掩护,好让自己从地底逃窜。
  
  贺当关回头朝兵士喝道:“除瘴散!”
  
  那些兵士齐齐解下腰间陶壶,朝着大坑扔去。贺当关拔出长剑,奋力一挥,剑气破空尖啸,击碎陶壶,洒出大片灵光浮泛的水花。
  
  此次进军蒹葭关,考虑到山林之中毒瘴浓郁,金鼎司前前后后准备了大量祛除毒瘴蛇虫的丹丸药散。
  
  这些药散不光是服用,也可以化入水中,直接泼洒。武魁军兵士此前操训就包括投掷陶壶水袋,以此应对未来可能遭遇的毒瘴之术。
  
  今天要对付鼠妖,贺当关和一众兵士有所准备,眼看坑中毒瘴被牢牢压制,并未随风扩散、殃及周遭,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贺当关没有追入坑中,当即命令兵士在周围把守起来。
  
  “你办得好事!”贺当关依照事先安排,揪着县令衣襟将他提起,对周围百姓高声喝道:“兴隆县令勾结妖邪、妄立淫祀,蛊惑百姓、掠夺民财,如今罪行确凿,诸位皆是见证!
  
  贞明侯神目如电,奉命搜捕妖邪,正待此獠自曝形迹。刚才天降神雷,乃是贞明侯登坛做法!倘若这千金大仙真是一方正神、德行无亏,又何来天降诛罚?
  
  过往妖邪假冒正神、擅兴祸福,勾结县令官长,致使本地百姓受其牵累,空耗财帛以作奉祀,当受此雷火伐庙、天威诛邪!”
  
  贺当关提运真气,喝声广传,百姓闻听此言,个个震惊骇然,他们虽然不曾见到妖邪真容,可刚才亲眼目睹天降雷火、神祠崩塌,换做是谁也不敢公然声称千金大仙乃祀典正神。
  
  “你、你们……”
  
  兴隆县令被喝声震得两耳刺痛、气血激荡,看着贺当关又惧又怒,牙关打颤:
  
  “赵、赵黍已经被杀,你们还要继续作乱吗?”
  
  贺当关一直板着脸,听到这话实在没忍住,笑喷道:“你有胆量勾结妖邪,结果连一点术法之事都不懂吗?今日与你对谈的赵执事,从头到尾就是一道分身罢了!赵执事本人在城外登坛做法,不然你以为方才两道天雷是从何而来?”
  
  兴隆县令神态渐见癫狂:“你们不能这样!赵黍收了我一千两银子,也不是什么好货!大不了捅到国主面前,你们统统都要跟我陪葬。”
  
  “你好死不死,偏偏拿官银行贿,真以为赵执事毫无应对之策吗?”贺当关言道:“在你离开衙署之后,便有一队兵士前去接管县衙府库了,你猜猜到时候会查出什么结果来?”
  
  兴隆县令当即冷汗狂冒:“你们耍我?!”
  
  “耍你是给你脸了!”贺当关让兵士将这县令绑缚起来:“以赵执事的身份,要不是为了引诱鼠妖露头,哪来的闲心设局耍你?让你筹集钱粮,本就是给你最后的机会,是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又能怪谁?!”
  
  “放开我!我岳父是崇玄馆的大人物!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兴隆县令叫嚷挣扎。
  
  “谁扯一条袜子?把他这张臭嘴塞上!”贺当关颇为不耐,若非赵黍事先告诫不要下重手,他恨不得左右开弓三百个耳光抽过去。
  
  “贺卫长!”此时有兵士骑马飞快赶来:“城中几处井渠有大量老鼠窜出,其中有几个人立而起的鼠妖!”
  
  “果然!”贺当关对赵黍的神机妙算深感佩服,当即下令:“按照先前计划,只赶不拦,将鼠群逼出兴隆县城,外面自然有人对付它们!”
  
  “得令!”
  
  贺当关将兴隆县令带走,街道上人潮随之涌动起来。藏身人群中的于二哥压低了斗笠,他方才目睹了神祠内外剧变,心下暗自低语:
  
  “先前收到消息,说是有八百精兵朝着兴隆县赶来,莫非就是用来对付外逃出城的鼠群?没想到短短几天,这个赵黍就将那头鼠妖逼得仓皇逃窜,确实不容小觑!”
  
  而当于二哥想到那天降雷火的情形,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敬畏之心:“方才那雷火诛罚之威堂皇煊赫,克制邪祟,不像是贪财好色之徒能够施展出来的。莫非张里尉所知情况有误?”
  
  心念及此,于二哥悄然出城,他没有追赶成群逃离的老鼠。这些鼠群都是为了引开追兵,好让那鼠妖头目能够独自逃生。
  
  无论如何,这头鼠妖作祟已久,于二哥断然不会放过它。
  
  ……
  
  赵黍身处兴隆县城东郊的山岗上,登坛行法,脚下步罡踏斗、手中诀目变化,真气吐纳、存神推运,驱役箓坛兵马、策动天地阴阳,云气随之缓缓盘旋,积蓄雷霆之威。
  
  坛场远处,张里尉心中紧张。几天前他被叫来垒筑坛台,其实对赵黍已有三分不满。在城外挖土时,张里尉还遇到悄悄跟来的于二哥,和他说了赵黍收受贿赂、招妓取乐的事情。
  
  但于二哥示意张里尉暂时不要声张,赵黍毕竟是馆廨修士,与贪官污吏沆瀣一气再寻常不过,实在没必要指望太多。如果他真的能够对付鼠妖,为周边村寨了结后患,那也不妨帮他一次。
  
  而当张里尉再次目睹赵黍登坛行法,便隐约察觉他的气息与当晚纵情享乐时有所不同,可具体他也说不清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