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34章 得鱼而忘筌

第134章 得鱼而忘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韦将军接替高平公后,便发现蒹葭关军备兵务废弛,有大量需要整顿修葺的工事。原本驻扎在此的各营兵士,不止名额有缺,而且不乏疲老之众,必须裁撤一部分,令其还家。
  
  可无论是修整工事,还是裁撤旧兵,这都是一笔庞大支出,别看蒹葭关乃是南方军镇,可真到了办事之际,仍然有钱粮军需不足的状况,更别说面对即将迫近的九黎国大军。
  
  偏偏这时候朝廷要求蒹葭关临近郡县筹集钱粮运往前线,却迟迟没有交付。韦将军为此上书国主,很快得到回复,准许韦将军查抄青岩郡当地官吏贪墨所得。
  
  照例来说,地方官长有无贪渎行径,应该是朝廷派人细加详查,没理由让一方军镇守将直接查抄。这种做法,等同放纵韦将军给青岩郡各地官长罗织罪名、大肆抄掠。
  
  而赵黍搜捕不祥、诛邪伐庙的举动,更是给了韦将军恰当的理由,追究青岩郡各地神祠祭所是否被妖祟窃占,由此还能趁机给各地官长扣上失察之罪。
  
  或者更进一步,查出各地官长与这些窃占神祠的妖邪精怪是否另有私下往来,藉由淫祀鬼神,好让地方官吏中饱私囊。
  
  实际情况也正如预想一般,青岩郡各地官吏几乎经不起仔细查验,因为他们过去早就习惯了与本地鬼神私下往来,有些神祠庙祝更是公然出入府衙官邸,为当地百姓所熟知。
  
  这些事情在过去并非不可告人的隐秘,朝廷以往对此视而不见,更多还是碍于崇玄馆势大。
  
  青岩郡一带的地方官长,不是崇玄馆四姓子弟,便是与之有密切关联的党羽,他们在本地经营已久,势力盘根错节。
  
  国主或许正是了解这点,并没有派官彻查,而是准许韦将军便宜行事。最终抄掠所得,就地补贴军需钱粮。青岩郡由此空缺的官长位置,国主也能趁机安排信任之人履任,可谓是一举多得。
  
  而落到赵黍头上,他就是负责搜查各处神祠,将那些冒充正神的妖鬼精怪统统诛灭。
  
  可惜的是,除了最初的劳三千,赵黍并没有再多斩获。按照被锁拿下狱的庙祝所述,青岩郡本地鬼神不知为何,出奇一致地没了声息,施术召请也是一无所得。
  
  “韦将军方才派人传话,说是青岩郡有好几个县的神祠被当地百姓聚众拆毁了。”姜茹走来说道。
  
  赵黍轻揉着眉角:“看来当地百姓也是深受其害了,虽然直接点火焚庙会更彻底……也罢,神祠砖瓦木料也是百姓劳作所得,就让他们拆吧。”
  
  姜茹递来一份簿册:“这里面是最近查抄的一批灵材,我替你清点过目了,你打算如何处置?”
  
  姜茹跟着来到蒹葭关,赵黍原本也不知安排她做什么,但考虑到修士人手越多越好,赵黍便将她在自己身边,打理琐碎俗务。
  
  赵黍自己没有多想,可是在贺当关等人看来,姜茹几乎算是赵黍身边的总管,甚至一些财货相关的事情也交给了姜茹处置。
  
  “我勾选这些,送去蒹葭关。”赵黍翻阅簿册,时不时落笔勾点:“郑思远在那里负责营造金鼎司分院,急需灵材。”
  
  “我明白了,立刻去安排。”姜茹接过簿册,正要离开,赵黍开口叫住了她:
  
  “你……你应该知道,如今青岩郡各地官长被扣押查问,崇玄馆首当其冲,你就没什么话想说?”
  
  姜茹望向赵黍,露出一丝笑容:“赵公子是在关心我么?”
  
  赵黍将脸一板:“我只是在想,你是否值得信任。”
  
  “赵公子如果不信任我,又何必让我协助办事?”
  
  姜茹投来的目光让赵黍有些不适,他摆手说:“行了,你去吧,我稍后再开坛行法一次,试试能否查明这些妖鬼精怪的去向。”
  
  “还有一事,方才忘了说。”姜茹神态中带上一丝审视:“楚孟春身边那位散修鹭忘机,至今仍安顿在客舍中,并未锁拿入狱。你打算如何处置此人?”
  
  “鹭忘机?”赵黍有些犯难挠头:“我试过她的修为,说实话,不在我之下,寻常牢狱是关不住的。此处又缺乏专门对付修士的井狱,等闲禁制怕也困她不住。”
  
  姜茹提醒道:“可她毕竟曾受宜安楚氏的庇护,万一她出手救走楚孟春怎么办?”
  
  “楚孟春如今在哪里?”赵黍问。
  
  “府衙狱所之中,有兵士日夜看守。”
  
  赵黍只得说:“我再去劝她一番吧。鹭忘机这个人一心修仙悟玄,除了琴乐,再无俗务萦怀。楚孟春说到底就是把她当做家丁护院一般,实在是看轻了这位凤鸣谷传人。这样的高手,不该贸然与之为敌,若是能用心结交,也是一份善缘。”
  
  “我听说赵公子在兴隆县时,还不忘招聚歌姬舞女设宴取乐。”姜茹眉眼狡黠,话中带笑:“如今莫非是看中了这位玉手纤纤的女琴师?”
  
  赵黍摇头:“我并无此心。说实话,鹭忘机身在红尘、心在方外,跟我这种尘世打滚、满腹污秽的人,终究不是同路。”
  
  望着赵黍离去的背影,姜茹站在原地,发怔许久。
  
  ……
  
  琴声铮铮,拂动一池碧波。
  
  赵黍沿着湖池堤岸,看到数百尾锦鲤聚集到水榭之前,徘徊游弋,俨然成阵。
  
  楚孟春身为青岩郡守,敛财之余还大修庄园,这座碧湖庄园便是楚孟春斥巨资兴建,可现在则是作为赵黍在青岩郡的落脚办公之所。
  
  跟楚孟春被扣押在狱所不同,鹭忘机未受牢狱之灾,只是被勒令留在庄园中不许离开。
  
  鹭忘机身上的禁制很快就被她自己破解了,可她并未选择逃离,而是日日在湖边水榭弹琴奏乐。
  
  赵黍不敢打扰她,只是站在水榭外凝神倾听,不知不觉沉浸在玄妙意境中,仿佛万籁俱寂,连琴声也恍惚无闻。
  
  “心琴内抚,韵透青霄,胎仙舞就,灵耀彰昭。”灵箫言道:“以琴入道,为求五内调和、天性清圆,以勘破五色五音之迷。”
  
  “你也懂得琴乐?”赵黍略感讶异,这位灵箫上仙从兵法到琴乐,感觉像是样样通晓。
  
  “天地万籁,亦属造化,旁敲侧击,或有所得。”灵箫回答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