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58章 百蛮各思利

第158章 百蛮各思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里就是军器库?”
  
  常年披戴着野猪皮的舍罗魈盯着一处宛如堡垒的砖砌建筑,心下不由得欣羡华胥国物力之丰盈,官府衙署、狱所库室,几乎都是砖石垒砌而成。
  
  砖块烧制看似普通寻常,实则关乎一国人力物力,若泥料粗劣,出窑砖块便不堪重负,难以修筑高楼华堂。若烧砖技艺浅陋,砖砌楼宇也经不起长久风吹日晒。
  
  九黎国兴修神祠多用山石巨木,虽然不乏恢弘壮阔,但从采石伐木到后续营造的过程中,不知要死多少奴隶。
  
  如此耗费时日,采集木石稍有不慎,材料损毁,等同前功尽弃,远不如砖块成批烧制完成,任意取用来得便捷。
  
  舍罗魈出身白獠部,虽然以化形成兽的本领而闻名于九黎国,但并非如外界认定如禽兽般无知。白獠部作为圣兕谷下属,舍罗魈本人更是大祭司麾下得力干将。
  
  此次九黎国对华胥国用兵,白獠部便主张要攻略城池,扩张九黎国的疆域,不能像过往那样,只是掠走人口为奴。
  
  所以巫真大人准许费佐圣绕道进攻之策后,舍罗魈主动请缨,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协助费佐圣节制各部巫祝蛊师。
  
  “为何不打开?”舍罗魈收起念头,望向一旁瑟瑟发抖的丹涂县文吏。
  
  “军器库钥匙在县尉手上。”文吏擦去汗水:“小人遍寻不着丹涂县尉,也许是被将军……”
  
  舍罗魈微微皱眉,先前攻取丹涂县,诸事仓促,他亲自斩杀了县令及其身边护卫兵丁,也没留心什么县尉。
  
  而且战事结束后,新鲜尸体有一部分留给蒙渠麾下的苍背部作为血食,一部分送给妙娑罗滋养蛊虫,剩下一些分给需要祭祀神灵的大巫。因此别指望能找到那位县尉的尸体了。
  
  舍罗魈缓步上前,抬手按在军器库大门,不见他掐诀念咒,肩头一动,库门如受冲车凿击,门框周围尘埃飞扬,两扇蒙铁大门直接被震脱门轴,向后倒去。
  
  文吏微微一惊,不敢言语。舍罗魈径直步入军器库中,发现里面空旷非常,架上刀兵寥寥、柜中衣甲无踪。
  
  “兵器呢?盔甲呢?”舍罗魈登时大怒,回身走出,一把将文吏提起:“丹涂县是军需转运重镇,怎么库中空空如也?”
  
  “将军息怒!”文吏匆忙解释:“大半月前,贞明侯下令,将临近郡县所有库存军器收归蒹葭关。”
  
  “贞明侯?又是他!”舍罗魈大手一张一合,五指捏住文吏脑袋,运劲一攥,直接将其头颅捏碎。
  
  甩开一手血污,舍罗魈怒气冲冲赶往县衙,周围兵士匆忙往来,院中各种财货杂物乱堆,堂内传出费佐圣斥责之声。
  
  “费将军。”舍罗魈环顾堂内,箱柜桌案也是堆满了各种案牍文书,让人深感华胥国的繁文缛节。
  
  “魈公。”费佐圣张口欲骂,可是看见舍罗魈,立刻收起脾气拱手问好,这位圣兕谷大祭司的亲信下属可不是他能够随意招惹的。
  
  “不知军器库是否接收妥善了?”费佐圣问道。
  
  “军器库早就被搬空了。”舍罗魈脸色阴沉:“带路的文吏说,半个月前贞明侯下令调集所有府库兵甲,就连布帛也没剩多少,全被调走了。”
  
  费佐圣一时无语,随后又问:“那个文吏呢?我要好好问清楚,华胥国地方官吏贪墨之举甚多,也许是以此为由,打算私贩兵甲军器给地方豪贵,趁机牟利,我过去也是见识过的。”
  
  舍罗魈沉默一阵,言道:“我顺手把他杀了。”
  
  费佐圣额头青筋跳动,他强行压下怒火,心中暗骂不止:“什么白獠部?什么狗屁魈公?蛮子就是蛮子,没有掾佐文吏打下手,所有事都难以周转,我他妈占了这么一个丹涂县有屁用?!”
  
  正当费佐圣斟酌词句,打算好好跟对方解释攻占城池后要如何办事,外面有兵士急忙跑来:
  
  “不好了,苍背部跟乌藤寨的人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舍罗魈喝问道。
  
  “听说是为了争抢什么孕妇胎儿。”
  
  费佐圣看不下去了:“带路!这种时候可不要再节外生枝了,魈公也随我一同前去。”
  
  舍罗魈不太喜欢对方的指使语气,但碍于费佐圣是巫真大人亲点之将,自己也不好发作。
  
  两人跟着兵士,来到一座宅院,显然是本地大户人家。先前夺占丹涂县全凭奇袭,甚至没有大举攻城,本地很多人是一觉醒来才知道县城易主,县令以下众多官吏和守备兵丁直接被杀,使得城中无人做主。
  
  费佐圣原本就不打算约束兵士,于是准许他们劫掠。丹涂县本地百姓自然遭殃,那些富贵大户则是首当其冲。
  
  走近宅院,就见两拨人马分立左右、针锋相对,蒙渠为首的苍背部,群狼低咆,另一边乌藤寨则是纹面大巫手持藤杖,黑风鼓荡。
  
  放眼院中,十几具尸体堆在台阶上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似乎还有一名孕妇,被利刃剖开肚子,内中胎儿残缺不全。
  
  “诸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费佐圣懒得多看,连忙出言安抚:“若是有任何需索,尽管向我开口。城中居民尚多,何必为了这一家伤了彼此和气?”
  
  “和气?”乌藤寨为首大巫冷笑两声:“费将军,若不是我用化石藤钻开城门,你以为就凭细作的一把火,就能如此轻易夺占城池?
  
  每次祭出化石藤,都要胎儿那精纯生机滋养。藤木有灵,若是不加以虔诚供奉,说不定下次就是要取将军心头热血来浇沃藤木了,到时候还要谈和气么?”
  
  费佐圣并非九黎国出身,没有部族势力支撑,只得赔笑道:“城中想来不止一位孕妇,我立刻命人寻访。”
  
  “你懂什么?”乌藤寨大巫直言道:“贵人饮食富足,生机饱满,岂是那些穷苦平民能相提并论?富贵之人,其子嗣也承继贵气,这才是浇沃藤木的上上之选!我好心将财帛金玉让给你们,结果这帮狗崽子偏要跟我抢,莫不是得了谁的号令,来跟我们乌藤寨作对?”
  
  “藤老鬼,嘴巴放干净些。”蒙渠咧嘴磨牙,身后群狼蓄势待发,舔舐刀上鲜血,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