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62章 敌我两俱伤

第162章 敌我两俱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丹涂县某处宅院之中,舍罗魈如历酷刑般,十几条水蛭趴在他胸腹四肢各处,饱吸脓血,渐渐肥硕膨胀。
  
  舍罗魈躺着的床榻,被血汗濡湿得像屠宰案板,妙娑罗则用精巧银镊夹起水蛭,动作迅速地将其投入脚边火盆。
  
  夹走一批水蛭后,妙娑罗从豢养蛊虫的陶壶中引出几只巴掌大的蜘蛛,爬到舍罗魈身上,飞快吐丝,将伤口缝合起来。舍罗魈身体微微颤抖,整个过程显然十分痛苦。
  
  “不愧是白獠部第一高手,拔除体内锋锐之气,如受凌迟之刑,你硬是一声不吭。”妙娑罗上下打量,手指在舍罗魈健硕丰隆的胸膛上轻轻划过。
  
  “玩够了?”舍罗魈瞥了对方一眼。
  
  妙娑罗收回了手,笑眯眯地说:“可惜啊,我不喜欢你这种的。也幸好白獠大神偏好筋骨强悍之辈,让你正面接下那位贞明侯的术法,也没有当场毙命。”
  
  “赵黍不知从何处找来另一位高手,两人合击之威远超预想。”舍罗魈虽然勇悍,却非愚鲁无知,他沉声言道:“好在上神及时赐福,让我能抽身而退。”
  
  妙娑罗好奇问道:“白獠大神突然插手,不知是为何故?”
  
  舍罗魈眉头一皱:“你我凡人,就不要妄自揣测上神了。”
  
  妙娑罗笑而不语,昆仑洲南土群神沉寂多年,直至天夏覆灭后才逐渐有所行动,可大多仍是由各部巫祝代为彰显其能。
  
  像今日这般,公然在战场上降赐神力,已是大不寻常。考虑到先前听闻蛇神即将降临凡间的种种风声,恐怕南土群神已经不打算继续潜藏,要亲自干预凡俗事务了。
  
  “敌军收兵回营了!”此时蒙渠飞快赶来,身上衣甲带着焦痕灰尘。
  
  “我知道了。”舍罗魈似有预料:“上神降下惩罚,赵黍重伤垂危,不由得他不收兵。”
  
  “此话当真?”蒙渠忽然兴奋起来:“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何不立刻出城袭营?”
  
  “魈公也受伤了,仓促间无法出战。”妙娑罗淡淡一句话堵住了蒙渠。
  
  舍罗魈从容言道:“我的伤势,只要静养十余日便能痊愈。”
  
  “十余日?”蒙渠问道:“如果这期间华胥国再度攻城,又要如何应对?”
  
  “依我看来,华胥国贞明侯用兵谨慎,断然不会在这种关头冒险。”费佐圣也来到了,他直言道:“而且他们沿河扎寨,把守军需转运,只要继续围困丹涂县,静待城中粮草耗尽,他们便是稳操胜券。”
  
  舍罗魈坐起身来,盯着对方说:“费将军有何打算?”
  
  “坐困丹涂县绝非良策。”费佐圣连连摇头:“当初我在巫真大人面前定下的策略,乃是以丹涂县为据点,截断蒹葭关后勤粮道之余,也要迅速向四周用兵、扩大战果,靠着各部精锐,神出鬼没奇袭城寨,使得华胥国兵马疲于奔命,这才是此次作战的关键。”
  
  蒙渠冷哼道:“可是现在敌军就在城外,侦骑哨探频频出没,再想奇袭别处,恐怕是做不到了。”
  
  舍罗魈也说:“华胥国进军围困丹涂县,比我预想要快。”
  
  费佐圣则是腹诽不已:“若非你们这帮南蛮进城之后大肆劫掠屠戮,我为了弹压城内乱象大费周章,眼下早就转进别处了,哪里至于要困守丹涂县?”
  
  “费将军是否赞同袭扰敌军营寨?”舍罗魈问。
  
  “贞明侯仓促收兵,就算真有什么意外变故,此刻营寨之中肯定也做足防备。”费佐圣望向妙娑罗:
  
  “我记得妙谷主曾转述过营寨大致布局,要是没猜错,贞明侯此人排兵布阵应该是得到韦修文的指点,哪怕派人飞天袭营,恐怕会迎头碰上弓弩齐射。”
  
  蒙渠咬牙切齿道:“今天我有几个好弟兄,就是被他们的符箭所杀!”
  
  “乌藤寨的大巫正在催动藤蔓修补城墙缺口。”费佐圣说道:“庆幸魈公及时出城冲击敌阵,否则再来几轮弩炮,一整段城墙都要垮塌,届时敌军便可大举冲入丹涂县了。”
  
  “华胥国军器,着实不凡。”舍罗魈微微点头。
  
  “袭营又不肯,坚守又守不长久,你到底要怎么办?”蒙渠质问道。
  
  费佐圣被口水喷了一脸,面露不悦地说:“突围,无论如何,不能一直呆在丹涂县内。”
  
  蒙渠咧嘴低咆:“谁不知道突围重要?可是你自己看看,现在有敌军多少探马斥候在城外四周?”
  
  妙娑罗打了个哈欠,抬手掩嘴道:“如果就只有我们几个巫祝蛊师,真要突围也不难。蒙渠大将军手下那帮狼崽子跑得飞快,华胥国的骑兵也追不上。”
  
  费佐圣当然清楚,心里不由得骂道:“你们是能一走了之,可他妈我走不了啊!巫真将好几个部族的精锐交到我手里,如果全部葬送在丹涂县,我哪怕能活着逃回九黎国,也注定要以死抵罪!”
  
  “费将军显然不是说硬闯敌军围困。”舍罗魈言道。
  
  “我这些日子观察下来,发现敌军在东南方向驻守兵力最为薄弱。”费佐圣言道:“如果可以,不妨趁早突围。”
  
  “那丹涂县城呢?”舍罗魈问:“就此弃城而退,岂不是徒劳无功?”
  
  费佐圣都快疯了,现在这情形就别指望立什么大功了,先保住眼下兵力,才好图谋后续。
  
  “战场形势变化不定,丹涂县城既然守不住,那就不要强留。”费佐圣说道。
  
  舍罗魈沉思良久,摇头说:“贞明侯已是重伤难救,如果能将此人彻底斩杀,围城敌军自然溃散。”
  
  费佐圣听到这话,碍于对术法所知不多,没敢反驳,只是问道:“此事确凿无疑么?莫非有细作在敌军营寨之中?”
  
  “我已得上神启示。”舍罗魈说。
  
  费佐圣欲言又止,心想这位白獠大神有如此本事,何不一道天雷,直接劈死赵黍?偏要让自己这帮凡人拼死拼活?
  
  “我愿担任前锋,亲自斩下赵黍头颅,以壮军威!”蒙渠立刻说道。
  
  “此事还要细细计较,非是仅凭一腔血勇就能成事。”舍罗魈言道。
  
  妙娑罗心下冷笑,蒙渠总觉得自己能趁机争取战功,却不知道舍罗魈一直在防备他。虽然白獠部与苍背部同属圣兕谷大祭司麾下,但高低亲疏有别,舍罗魈又岂会把斩杀敌军统帅的功劳让给蒙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