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64章 破土履锋刃

第164章 破土履锋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舍罗魈弓着身子走进地道,饱食活人血肉的藤木支撑着上方绵软土石,不使其垮塌。但是头顶隐约传来的震颤动静,还是让地道里的众人不由得提心吊胆起来。
  
  “华胥国营寨中每日操训不断。”乌藤寨大巫满脸油汗,压低声音说:“也幸亏这帮人天天操训,而且还在大举扩建营垒,闹出许多声响动静,正好掩护我们开凿地道。”
  
  蒙渠抽了抽鼻子,显然不喜欢地道气息滞塞的环境,于是问道:“那个贞明侯赵黍不是快要死了么?为何军中还能日夜操训,不见士气动摇?”
  
  “我方才问过妙娑罗,她说赵黍今早坐在抬椅上巡视营寨。”舍罗魈说:“可见他不过是拼命支撑,为保军心士气,强令操训罢了。如此也能疲惫士卒,让他们无力作乱。”
  
  乌藤寨大巫问道:“如今化石藤已经长到敌军营寨下方,几时挖破地面?”
  
  “敌军之中也有修士,我们动静太大,恐怕也会引起他们留意。”舍罗魈言道:“我已经让费佐圣在午后出城,向东南方进军突围。
  
  表面上是突围,实则将敌军精锐调离营寨。到时候我们一举冲出地面,四下放火。如果赵黍在营中,便将其就地格杀。如果他冒险离营,那我们从后方突袭。”
  
  蒙渠发出难听笑声:“只怕费佐圣不肯拼死突围,没法将敌军精锐和修士引走。”
  
  “我安排妙娑罗与费佐圣一同,她答应会放出金翅龙蛾,就算赵黍一时疏忽,事后也必定会派精锐前去堵截。”舍罗魈说。
  
  “金翅龙蛾?”乌藤寨大巫一惊:“传说中扇翅扬风、能销蚀血肉的异虫?妙娑罗居然肯放出此虫对敌?”
  
  舍罗魈点头:“我许诺战后将飞猿十二寨的地盘划拨给百花谷。”
  
  蒙渠不忿道:“飞猿十二寨是大祭司用来牵制百花谷的,你怎能随随便便拿来许诺?”
  
  “我是许诺了,但能否兑现,不还是大祭司一句话的事?”舍罗魈看也不看,继续说道:“何况妙娑罗面对赵黍麾下精锐,能否活命尚且难说。她的蛊术是不差,可正面厮杀的本事却谈不上厉害。”
  
  “那费佐圣呢?”乌藤寨大巫问道:“他可是巫真大人安排的将领。”
  
  “别国降将,终究不能信任。”舍罗魈如下判决一般:“就让他死在华胥国的土地上,也算是对他过去功劳的一点敬意。”
  
  ……
  
  “赵长史,探马来报,九黎蛮子要从东南方突围!”
  
  中军大帐之中,赵黍手捧书卷,张里尉匆忙前来禀告,后续一众校尉军吏、馆廨修士齐齐来到。
  
  “果然来了。”赵黍放下书卷,环视众人言道:“诸位就按先前布置,各自行动。”
  
  众将士领命而去,赵黍披上广袖青衫、腰悬黑文黄绶,离开大帐登上一辆车垒,在数百亲兵的护卫下,朝着丹涂县东南方缓缓行进。
  
  大军动地而去,扬起滚滚烟尘。片刻之后,营寨中一处地面乍然下陷,不等营中留守兵士察觉,数百名精悍兵卒迅速从地道涌出。
  
  舍罗魈身先士卒,左右兵卒各掷引火之物,后方巫祝施展术法,立刻点燃多处营帐。
  
  然而大火一起,却听不见惨叫惊呼,亦不见仓皇奔逃,只有一连串急促擂鼓声,同时在营寨周围响起。
  
  “不好!”
  
  舍罗魈心头急跳,立刻感应到杀机临身,还没等他示意麾下兵卒,无数箭枝破空尖啸,如滂沱暴雨,自四面八方倾泻而至。
  
  只是一个照面,便有上百名九黎国兵卒倒下,被射成刺猬一般。
  
  仅有少数如舍罗魈、蒙渠等高手,仗着筋骨强悍、凡铁难伤,在箭雨之中为战友掩护,却也被夹杂其间的符箭划伤皮肉,留下道道创伤。
  
  “赵黍,你竟敢算计于我?!”舍罗魈厉声咆哮,背上野猪皮裹体膨胀。
  
  可是他刚刚施术变形,停泊岸边的运粮船上掀开帆布,三台弩炮架设在船上,齐齐对准那头白獠野猪,经过多重加持咒炼的弩矢离弦疾射,如三道白芒,直直钉入野猪脊背。
  
  紧随其后,便是一阵法宝光芒争先恐后袭来。其中紫色飞绫如天降紫霞,蕴藏开山断流之威,重重一击抽在野猪头顶。
  
  “不好了!地道被震塌了!”
  
  匆忙跑出地道的乌藤寨大巫正要告知后方变化,抬眼却是一副凄惨景象——无数箭枝钉插入地,数百名精悍兵卒倒伏在地,少数人还在挣扎抽搐、低声哀嚎,鲜血染红地面、漫过脚踝,好似来到一片嫣红缭乱的荆棘丛。
  
  舍罗魈被打回人形,跪地不起,脑袋落在脚边,天灵盖凹陷进去;蒙渠浑身插满箭枝,单刀撑地,其中一条手臂不知去了何处,他麾下苍背部那些狼头怪人,也是死状各异,有的试图冲杀出去,却被弩箭钉死在半途。
  
  乌藤寨大巫此时听得半空中一阵琴声,身后地道尽数坍塌,里面还有一百多人尚未走出,万钧土石将他们尽数埋葬,无一生还。
  
  “我……”乌藤寨大巫正欲开口求饶,四周箭矢、符咒、法宝纷至沓来,他抵挡不住,当场被轰得支离破碎。
  
  丁沐秋手挽紫绫飘然而降,看着满地尸体,微微皱眉:“就凭你们还想挖掘地道突袭我军营寨?”
  
  此时张里尉快马赶来,高声道:“赵长史有令,请诸位前去包抄突围敌军后路,勿使其退回丹涂县。”
  
  十几位藏身营寨各处的修士纷纷现身,丁沐秋爽朗应声:“请赵长史放心,绝对不让敌军有逃窜之机!”
  
  ……
  
  站在车垒上向远处眺望,九黎国的兵马急于突围,阵脚已见散乱,陈校尉带着一队轻骑从侧翼冲击,将敌军阵型分割开来。
  
  在另一边,丁沐秋为首多名馆廨修士从天而降,投符掷火、祭宝飞光,杀得地上敌军血肉模糊。
  
  刚刚在营寨埋伏的兵士也被抽调而来,成南北合围之势,渐渐挤压九黎国兵马。
  
  “幸亏有你提醒。”赵黍心知胜负已定,暗中对灵箫说:“先前妙娑罗来营中通风报信,你却说九黎国不会只通过地道袭击营寨。今日一见,敌军动向果然被你料中。”
  
  “地道狭窄,哪怕九黎国是借助术法开凿,但能够容纳通行的兵士不会太多。他们必然会安排突围,引走你大部兵力。”灵箫言道:“妙娑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算没有她来通风报信,以鹭忘机的修为,等地道再稍近一些,她也会有所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