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昆仑一黍 > 第165章 节外莫生枝

第165章 节外莫生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黍手持利斧,默诵经咒,然后一口法水喷在斧刃上,找准位置斫击而下,轻松将腿胫斩断。
  
  看着渐渐凝固的血脂,赵黍面不改色,取来精巧银匙,将骨髓挖出,置于无色琉璃盏中,随后倒入事先配好的符水,看着水液由赭红渐渐转为黄绿,色彩斑斓,透着几分诡异。
  
  “果然妖变已深。”赵黍皱起眉头,将水液泼入火盆之中,然后望向案板上被拆解四肢、剖开五藏的狼头怪人。
  
  “仔细算算……应该是第三回遇到这些狼头怪人了吧?”赵黍回想着说道:“先是成阳县的戴家少爷,然后是东胜都积宝阁的行刺,也有这种狼头怪人的参与。”
  
  “你似乎忘了,还有一次,只是未能亲眼见到。”灵箫提醒说。
  
  赵黍立刻明白过来,回身在竹箧中翻找一通,然后挠头说:“那个狼头人身的木雕我好像落在了怀英馆。”
  
  当初在星落郡,赵黍也是奉韦将军的命令,在乡野之地搜捕妖邪。其中有妖邪能操控行尸,甚至唤起了死去多年的一目民尸骸,被赵黍所破。
  
  按照铁公的转述,那妖邪的形容举止跟眼下这些狼头怪人类似,只不过术法之能要高明许多,而且到最后也没能捉拿斩杀。
  
  “当初在积宝阁的刺客,应该就是与眼下这些狼头怪人同一部族出身。”赵黍拔出钉在尸体背脊的钢针,端到烛火上焚燎片刻,看着钢针表面色泽变化,皱眉摇头:“气入脊髓、易形换骨,这当路壮骨丸的效力竟如此暴烈。”
  
  “改易形骸的外丹绝难炼成,不可能供整个部族服用。”灵箫说:“并且让人改易成禽兽妖物之貌,此等丹药恐非凡人炼制。”
  
  赵黍望向旁边桌案,注视另外几名狼头怪人的胸肋处:“这里隐约可见骨肉迅速增生的痕迹。如此看来,丹药发挥效力、改易形貌,几乎是在数日之内。如此撕裂原本筋骨皮肉,定然惨痛万分。”
  
  “弃人身而作禽兽,此辈死不足惜。”灵箫言道。
  
  赵黍叹气:“如果不是经受极大的挫折苦难,又何必将自己变成这副模样?”
  
  挪开那堆狼头怪人,赵黍将舍罗魈那分量沉重的无头尸体搬上桌案,用净水洗了洗满手血污,然后又开始一通刀割斧斫。
  
  “赵执事,城中父老前来拜见。”贺当关在屋外禀告。
  
  “唉,就不能给我一点空闲么?”赵黍正捣鼓得起兴,却不得不放下手中器具,更衣梳洗一番,才出去见客。
  
  赵黍带兵夺回丹涂县,经过探问方才知晓,九黎国在城中大兴劫掠,为了施展术法,甚至取孕妇婴儿行血祭之举。
  
  丹涂县百姓深恨九黎蛮子,以至于赵黍先前让人掩埋的败兵尸骸,又被本地百姓连夜挖了出来,挫骨扬灰,甚至有孩童以踹踢头颅为乐。
  
  而且因为丹涂县原本官吏曹佐几乎被杀绝,赵黍不得已暂时留下代理政务,等郡府调派人手。在县城养伤休兵,顺便整顿后勤军需转运诸事。
  
  赵黍麾下秋毫无犯,本地百姓自然万分感激,稍歇数日,便有父老乡亲前来慰劳。
  
  对付完这些应酬后,拒绝了对方送来的奴仆侍女,赵黍正要继续摆弄尸体,试着摸索出受神力降赐之人筋骨腑脏有何变化。
  
  结果不等他得闲,有兵士匆忙来报:“城东有大部兵马逼近!”
  
  赵黍一皱眉,问道:“来者何人?”
  
  “看旗帜,应是高平公所部。”
  
  “高平公?他来此作甚?”赵黍嫌弃不已,下令各营着甲登城。
  
  陈校尉不由得问道:“既然是高平公前来,不必让众人着甲备战吧?”
  
  “万一是敌军冒充呢?你敢开城相迎么?”赵黍驳了一句,对方连称不敢。
  
  然而等赵黍来到城头上,看见慢吞吞来到城外的兵马,便知晓来者并非敌军,一名兜鍪锃亮、身披大红斗篷的年轻小将,跃马上前,手提马鞭指着赵黍:
  
  “城上何人?见高平公旗号,为何不出城相迎?”
  
  赵黍冷笑道:“我乃贞明侯赵黍,不知高平公派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哦?你就是贞明侯?”那年轻小将回答说:“高平公听闻九黎蛮子奇袭丹涂县,担心韦将军无暇应付,于是派我前来夺回城池。不曾想,让你这个豺狼之辈捷足先登。”
  
  闻听此言,赵黍只是淡淡一笑。但此刻城楼上还有一众校尉军吏、馆廨修士,他们与赵黍共历杀伐,清楚赵黍近来何等劳苦。即便先前重伤卧床,他也要每日聆听斥候军报,安排粮草转运,从蒹葭关发来的文书都要亲自过目。
  
  这些人哪里能容忍别人对赵黍的侮辱,若非赵黍管束得力,恐怕当场就有人要张口大骂回去。
  
  “还未请教阁下身份。”赵黍倚靠城垛问道。
  
  “我乃高平公之子,杨泰安!”那年轻小将指喝道:“既然已经夺回丹涂县,为何仍逗留不去?”
  
  “丹涂县大小官曹多数殒命,我身为长史,自然有权代领一方。”赵黍言道。
  
  “那你可以滚了。”杨泰安大声说:“我就是丹涂县新任长官,还不快快打开城门?”
  
  “可有印信文书?”赵黍不慌不忙地问道。
  
  杨泰安极为不耐:“你懂什么?我父已上书国主,不日便能委任我为丹涂县令,我不过是早几天前来赴任。”
  
  “若无朝廷印信和任命文书,恕我不能交接县城。”赵黍摆手道:“如今战事未休,杨公子率部曲兵马,容易让人误判军情。还请速速回转,我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叫你滚就滚,别那么多废话!”杨泰安暴喝道:“仗着一点小小功劳,便如此目无尊上、不敬君长,你赵黍果然欠教训!”
  
  “够了!”就见丁沐秋飞身跃出,扬手一甩紫绫,化作长索捆住杨泰安,直接将他绑走。
  
  杨泰安身后也有修士护卫,见此情形刚要出手,城头上多位修士也都一齐祭出各色法宝,配合无间,将意图救回杨泰安的修士兵卒轻易逼退。
  
  丁沐秋动作迅速,一把将杨泰安摔在赵黍跟前,言道:“贞明侯,我把这个冒犯之辈交给你了!是打是杀,你说了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