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生存在即 > 第72章 生而为人的良知

第72章 生而为人的良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呼呼……”鬣狗奔跑在丛林之间,剧烈的喘息夹杂着雨水的吞咽声,显得急促不已。
  此时的鬣狗内心已经被恐惧覆盖,他不断回头望去,仿佛身后追着洪水猛兽一般,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怪物!那家伙是个怪物!
  从牦牛的死亡开始,仿佛这场生存竞赛就沦为了那家伙的狩猎场。
  她的速度太快了,没有生存者能够跟上她的速度,甚至连捕捉她的身影都极其困难,更别说反击了。
  不知道从时候开始,原本鱼龙混杂的追杀队伍就崩溃了,各个团队都只顾着各自逃亡,四散而逃。
  所有生存者都意识到那个家伙已经不是人数能解决的了,所以他们完全不会去管其他人的死活,只要自己能活下来就够了。
  而这样的情况也让白晓的复仇行动更加顺利!
  她展开了彻头彻尾的屠杀!
  没有生存者能够抵挡她的攻击,哪怕一下也不行!
  就算生存队伍聚集在一起又如何?一个俯冲就被冲散了,然后新的一轮屠杀又开始了,就这样一直重复着……
  她将张烨的死怪在了这些生存者的身上,在她看来如果不是他们,张烨也不会被逼得跳崖自杀,因此她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
  而她的眼眸也越来越红……
  鬣狗不断逃跑着,忽然,他回头看到了一道白影闪过,顿时恐惧就将他吞没。
  那个可怕的家伙如影随形,怎么甩也甩不掉,他杀了团长【纯爷们】,杀了副团长【荒野雄狮】……她杀了所有的队友,而他甚至连凶手的样子都没看清!
  团长,副团,队友,全死了……
  如今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从来……从来没有一个生存者能让他感到如此恐惧——被【生死不渝】成员击杀要扣除400积分,而他已经没有400积分了。
  在死亡面前,他显得无比脆弱。
  他只能跑,可是白晓明显没打算放过他!
  她追来了,她要杀了我!
  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啊!
  鬣狗终于崩溃了,他停下来,夹着尾巴求饶着。
  “别杀我,求求你了……别杀我啊……别杀我……”他哭嚎着,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一道白影闪过,然后落到了他的面前。
  鬣狗看清了,那是一只……猫?
  不对,更像是小老虎,只不过身上的条纹是红色的,背后还长着六只翅膀。
  一只很可爱的生物,只是她的眼神却让鬣狗止不住地颤抖。
  这是什么动物?
  鬣狗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动物,不过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主动忽视了这些,他不断求饶着,脑袋磕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小水洼。
  “放过我,放过我吧,求求你,我已经没有积分了,我死了就真的死了!”
  “我还有老母要养,我不能死啊……我不能死啊……”
  “放过我好不好,放过我,咳……放过我……”鬣狗几乎要把下巴贴到地上了,为此他还呛了几口雨水。
  白晓看着他,眼中血光流转。
  下一刻,她猛地抬起爪掌拍向鬣狗。
  鬣狗心中一凉,心如死寂地闭上了眼睛。
  “砰!”
  巨大的声响让鬣狗身体一颤。
  死了吗?我死了吗?
  等待了两秒后却发现痛苦并没有降临。
  他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发现白晓已经消失了,他转头看向旁边的一颗树,树上有一个清晰的掌印,裂痕遍布。
  他身体一软,瘫倒在地,大口地喘着气,眼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后怕。
  雨势渐渐变小了……
  白晓落在树上,眼中微微失神。
  刚刚她其实没有打算留情,因为既然成为了生存者,就要做好必死的觉悟。
  每个人都在拼命活着,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怜悯?
  白晓的想法和当初的张烨完全一样。
  所以白晓没有任何理由手下留情,更何况这些生存者还逼死了张烨。
  哪怕知道只是假死,这也让白晓几乎无法忍受。
  万一……万一烨子真的死了呢?
  每当想到这种后果,白晓都感觉内心狂暴不已,一股冲上脑门的杀意几乎无法抑制。
  但在要拍死鬣狗的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张烨的话。
  “……我们不能因为邪念而肆意虐杀……”
  “……我们不能迷失自我,抛弃身而为人的良知……”
  生而为人的良知么……
  白晓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渐渐平缓下来,眼中的血光也逐渐消散。
  “二十四个……我还想凑够二十五个呢。”白晓呢喃道。
  足足24个生存者!
  从击杀牦牛开始算,白晓足足击杀了24个生存者,获得6500积分,还达成团灭6次,总计获得9500积分!
  算上之前击杀的26个,这场生存竞赛白晓足足……猎杀了50生存者!
  不,与其说猎杀,倒不如说是虐杀!
  因为受到张烨死亡带来的的影响,白晓下手极重,没有丝毫的留情,每一个被她击杀的生存者死相都极其凄惨,而且除了那头大象,基本上都是一击必杀。
  她的力量太强大了,而且还有古武功底在,她知道大部分生物的弱点,无一不是头部,腰部,神经聚集处,所以她专挑这些地方下手。
  不过,有些生存者的头盖骨还是硬的。
  白晓舔了舔自己鲜血淋漓的爪子。
  她的皮毛不沾血,所以这些都是她自己的血。
  每一下拍击都全力以赴,与颅骨或犄角硬碰硬,白晓的爪掌已经裂开了,甚至有几个爪子已经摇摇欲坠,近乎要脱落。
  当时一巴掌把牦牛拍死的时候,白晓的爪子就被那坚硬的牛角磕了一下。
  虽说牛角断了,但白晓的爪子也松了,当时就渗出了血。
  不过,肉体上的疼痛白晓并不在意,当初练武的时候才是真正痛苦,所以这点痛在白晓看来不算什么。
  “应该够了吧。”白晓低语着。
  如果不是回想起张烨的话,恐怕她还要再杀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