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室友不对劲 > 第一百五十八章:完了,掉马甲了 5000字

第一百五十八章:完了,掉马甲了 5000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御寺千鹤用失望的眼神盯着,许诚忍不住开口想要解释:“我……”
  “我知道。”
  御寺千鹤打断他,语气坚定:“我知道你没有骗我,我相信你。”
  许诚有些感动,毕竟他现在空口无凭,怎么看都像一个骗子。
  而御寺千鹤已经好几次无条件信任他,这换做是真正的亲姐姐也未必能做到。
  “为什么我看不见呢。”
  御寺千鹤把手贴在镜子上,明明只隔一面镜子,她却无法见到分别十几年的弟弟。
  她忽然轻声问道:“桐人,他有没有在看我?”
  “没有。”
  许诚瞥了一眼镜子:“他一直在盯着我看。”
  御寺千鹤露出苦涩的笑容:“那你们还挺有缘分的。”
  许诚见她的情绪似乎不太对,正要劝几句,就见到御寺千鹤自己振作起来了,脸上的失落和伤心一扫而空。
  毕竟是成熟的老阿姨了,又是特殊反应部队的总队长,一点小场面根本不会让她情绪失控。
  “小光,描述一下桐人现在的状况。”
  许诚把御寺桐人的情况给御寺千鹤描述一下后,就见到她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黑眼圈也挡不住凌厉的目光。
  御寺桐人现在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具尸体,惨白的皮肤,毫无生机的漆黑双眼,还有自然垂落的手脚。
  所以在听完许诚的描述后,御寺千鹤才会一脸愤怒,放在洗手台上的手下意识用力一掐,把大理石洗手台掐裂开。
  “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把八迟镜从我体内取出来。”
  许诚劝说道:“才能查清楚你弟弟为什么会出现在八迟镜里,你不知道你弟弟当年的死因吗?”
  御寺千鹤沉默了几秒,才低声道:“我说桐人过世了,其实只是一个借口,差不多十二年我就与他分开了,不清楚他的状况,才会说他已经过世。”
  说完,御寺千鹤又抓住许诚的手,拖着他离开洗手间。
  “走,我知道一个人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许诚闻言只能跟在她身后。
  两人坐上跑车,御寺千鹤一踩油门,跑车轰鸣着驶上马路。
  许诚这次没有劝她慢一点,他现在可以用炁覆盖全身,就算出车祸也不会死。
  “小光……”
  御寺千鹤一边开车,一边低声道:“抱歉,我之前骗了你。”
  许诚扭头看着她的侧脸:“骗了我什么?”
  “护国会。”
  车外的霓虹灯,在御寺千鹤的脸上飞快闪过,显得阴晴不定:“我其实知道护国会是什么组织,但我却骗你说我不知道,对不起。”
  许诚惊讶道:“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御寺家,曾经是护国会的一员。”
  许诚大吃一惊,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震惊之意。
  御寺千鹤的家居然是护国会的一员,那她接近自己,难道是……
  不对,双方接触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和护国会产生敌对关系呢。
  何况她说的是曾经的一员。
  许诚很快就冷静下来:“我洗耳恭听,你说吧。”
  “唉,我也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御寺千鹤叹了口气:“毕竟我对护国会的了解实在很少。”
  许诚十分善解人意:“那你就慢慢说,我有足够的时间听你说。”
  从许诚的语气中听出一丝陌生的味道,让御寺千鹤心中一紧,她知道,如果解释不清楚的话,也许两人的关系就有可能产生裂缝。
  这绝不是御寺千鹤愿意看到的,已经失去一个弟弟的她,绝不愿意再失去一个弟弟。
  她在脑海中斟酌着语言,记忆却逐渐回到十二年前的某个晚上。
  “千鹤哟,家族重新崛起的机会,就系于你一人身上,跟他们走吧,前往高天原,成为天照大人的神侍,这是为父的命令。”
  冷血的父亲站在面前,对她说出冷酷无情的话。
  不知道过去多久,御寺千鹤回过神来,才说道:“护国会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组织,信奉天照大神,并有向天照献祭男女的习惯。御寺家是家传久远的旧华族之一,也是护国会的一员,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我被选为祭品,但是弟弟偷偷顶替我成为祭品,一去不复返,那一年我就脱离了御寺家,来到东京独自生活。”
  见到御寺千鹤说到这里就停下,许诚露出愕然之色:“就这?护国会的详情呢?”
  御寺千鹤无奈道:“护国会很神秘的,虽然成员众多,但基本只有家主这一级别才知晓,我只知道御寺家也是护国会的一员,但对护国会真的没有什么了解。”
  那你知道的还没有我多啊,那你向我爆什么料?
  他试探道:“你就没有回御寺家问一问吗?”
  御寺千鹤摇了摇头:“我脱离御寺家后,就彻底断绝了联系,后来意外回去一次,才发现御寺家早在十二年前,也就是我离开家的那一年遭到灭顶之灾,分崩离析,只剩下几个族人还活着,我也很久没有与他们联络,大概早就死光了。”
  许诚一脸失望,御寺千鹤这说了个寂寞啊。
  “当时你提起护国会的时候,我因为实在不愿意提起过往,才会选择隐瞒,对不起。”
  御寺千鹤又向许诚道歉,眼中充满了真诚的歉意。
  “算了,我也没生气。”
  许诚摇摇头:“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吧。”
  他知道如果自己什么都没表示,御寺千鹤肯定会过意不去,欠个人情反而可以让她有赎罪的心理,可以好受一些。
  御寺千鹤也意识到许诚的体贴,忍不住伸出手,紧紧抓住他的手掌,脸上露出了笑容,提醒道:“过两天你要记得来涂抹龙涎液。”
  这句话,让两人想起之前涂抹龙涎液时发生的事情,一下子都沉默了。
  心里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个念头——她(他)该不会误会我迫不及待想要做那件事吧?
  ……
  御寺千鹤驱车来到市中心一栋高档的公寓楼前,将车停在地下车库后,带着许诚搭乘电梯上楼。
  中间几道门卡,包括保安的阻拦,都被她用对策部的职务权限给强行通过了。
  来到高层一户人家大门前,御寺千鹤很不客气的不停按着门铃。
  许诚忍不住问:“你到底要找谁?”
  “你应该认识。”
  御寺千鹤继续按着门铃:“一个叫新垣的小姑娘。”
  许诚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块锃光瓦亮的钢板。
  找她干什么?
  在他眼里,新垣绫濑就是一杯满脑子想要老牛吃嫩草的绿茶。
  “来啦来啦,不要一直按门铃,吵死了,有没有公德心啊?”
  房门被打开,伴随着一声抱怨,新垣绫濑的上半身从门后面探出来。
  等看清楚门后两个人时,她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发出惊叫声:“御寺千鹤?!星海光?!”
  御寺千鹤微笑着点了点头:“晚上好。”
  新垣绫濑下意识就要关门,结果砰的一声,门缝被御寺千鹤伸进来的脚给卡住了。
  她立刻掉头就往屋里跑,同时高声尖叫:“凛,大事不好了,御寺千鹤带着星海光打上门来了。”
  御寺千鹤脸上的微笑立刻收敛:“糟,白月凛怎么会在这里,看来我们只能软着来了。”
  许诚好奇道:“如果白月凛没有在这里,你打算怎么做?”
  御寺千鹤推开门,走进去:“我是公务员,不会犯罪的。”
  许诚跟在身后,就见到御寺千鹤回头对眨了眨眼:“只要没人报警,那就不算犯罪。”
  许诚:“……”
  两人进入屋内,这里是高档的公寓,专门提供给富人的居所,宽敞明亮,装修奢华。
  刚刚进屋,就见到白月凛带着新垣绫濑迎面而来。
  白月凛穿着一身日常的居家服,笑脸温柔亲切,但这完全遮挡不了她女强人的气质。
  “御寺总队长,星海君,快请坐,两位平时请都请不来,怎么今天有空来做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