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情蛊 > 129 鉴宝大会2

129 鉴宝大会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n212664">
      赵晓笙没发现我的异样,和我闲聊着,过了一会,他说,“春晓,开始了。”
      我往高台望去,主持人已经上台讲开场词了,主办人的光投强也上台讲了几句。
      光投强身材很矮小,乍看一点气势都没有,细察的话,能发现他眼里隐有精光闪出。鉴宝大会正式拉开帷幕,第一个出场的古玩是一件瓷器。
      赵晓笙不知我是不是真的会鉴宝,迫不及待地考验我,“沐菱,你认得这件瓷器吗?”
      我有些无语,鉴宝可不是远远一眼就鉴得出来的。忍住没说邱晓笙啥,我淡淡说,“应该是定窑白瓷。”真正的定窑白瓷出自北宋时期,上面要有油釉现象,一般有条状的流釉,称之为泪痕,而泪痕现象仅见于北宋定窑器,当时的定窑创造了覆烧的技法。我知道不管是赵有财,还是赵晓笙,都不咋相信我会鉴宝的。赵晓笙听我说完,瞬时刮目相看,我语气平静说,“没细看,只是我的猜测。”
      “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赵晓笙夸道。我没接话,把注意力都放在台上,武大琅的古玩应该没那么快出场。
      后面陆续出来的几件古玩,我都没站出来参与鉴定,不想太早引人注意。即便在心里猜中了这些古玩的来历和价值,我还是很纠结。既担心武大琅的古玩太容易鉴定,被别人抢了先,我又怕太难,猜不出来。因为我发现了,这些来参与鉴宝的人,大多是有真本事的。
      等了很久,终于轮到武大琅的古玩上场了,竟由他本人亲自端到台上的。我还没看清是啥东西,坐在我前面不远处的高云权猛地站了起来。他要干嘛?
      我吓了一大跳,慌得忘了自己戴了面具。
      眼看高云权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有些不知所措。赵晓笙也发现高云权了,他惊讶问,“春晓,他认识你?”
      我想起自己戴着面具,故作镇定说,“就算认识,我戴着面具,他也认不出来。”赵晓笙听我这么说,以为高云权认错了,而我根本不敢直视高云权。
      好在他在距离我两个位置时,停住脚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身走向高台。参与鉴宝的人大都站在台上,也有站在自己座位上的。
      高云权上了台,难道他对武大琅这件古玩也感兴趣?虽然高云权之前没有参与鉴宝,但我一直觉得他这人不简单,应该能鉴定出来。
      赵晓笙知道我今晚的目的,他指着台上问,“春晓,你鉴得出吗?”
      我生怕被高云权抢了先,无暇理会赵晓笙,就急冲到台下。
      离得近了,我才看清摆在台上的小桌子上的古玩,居然是一只玉蝉。以前听外公说起过玉蝉,自汉代以来,都以蝉的羽化比喻人能重生。
      玉蝉既是生人的佩饰,也是死者的葬玉,把玉蝉放在死者口中,称作含蝉,寓指精神不死,佩戴身上则代表高洁。
      我看到玉蝉背上的痕迹,脱口而出,“汉八刀!”可能是我的声音过于响亮,引得所有人都把目光移向我,表情都很怪异。
      高云权看向我,薄唇微扬,我紧握着拳头,压下内心的紧张。玉蝉分三种,第一种是冠蝉,用于帽饰,没有穿眼,第二种是佩蝉,顶端有对穿眼。第三种就是含蝉,放在死者口中,用来压舌,刀法简单,也没有穿眼。而汉代玉蝉的刀法简练,粗犷有力,刀刀见锋,称汉八刀。汉八刀玉蝉,蝉形比战国时期薄而大,很重视玉料选材,玉色以白为上。
      因为汉八刀是一种工艺,这种工艺最杰出,价值最高,历来有不少人为了牟利,制造出赝品。本来那些鉴宝人还在围看玉蝉,评鉴玉蝉的成色,不敢轻易断定真伪。
      被我这么一喊,他们个个都觉得脸上无光,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我管不了那么多,可不能被他们抢先了,无视众多冷厉的眼神,顺着台边的梯子,走上了高台。
      武大琅细小如鼠的眼睛露出锐利的精光,半眯着眼,打量我,“小姑娘好眼力、好胆量!”
      他从我的声音,断定我年纪不大,其他人也面露不屑。不知谁冷哼道:“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能懂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