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情蛊 > 156 八达岩还活着

156 八达岩还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凡擅闯阵里的人或鬼,不能尽快破阵的话,都会困死阵中。所谓八门者,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只要找到代表八门的阵眼,把阵眼破坏掉,这阵法就算是破了。我们得破了阵,才能顺利进入阴阳道的道场。“等我们找到阵眼,山下的人该上来了。”
      我犯难了。阴阳道的人数众多,加上老虎和伥鬼,青伢子他们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
      我们得赶在阴阳道的人回来之前,潜入他们的道场。冷寒川蹙眉思索,过了一会,他忽然笑了,“不用破阵!”
      “不用破阵?”我有些惊讶,阵法都摆在眼前了,咋不用破?
      冷寒川眼里难得露出一抹狡黠之色,“从上面飞进去!”
      “啊?”我愣住了,冷寒川的意思是直接从树林上方飞进去。
      这样一来,根本就没入阵,更不会被困在阵里了。冷寒川的脑袋是咋长的?居然想得出这种损招。阴阳道的人要是知道他们用来防卫的阵法,在我们面前形同虚设,不知有何感想?
      事实证明,这方法确实好用,我们很顺利就进入树林最深处。一栋仿造古代建筑、占地极广的房子,出现在我们眼界。大门上方还挂着一块写了‘阴阳无极’的牌匾。
      周围静悄悄的,可我不认为所有人都下去迎敌了,至少得留下几个看守吧?我和厉行风都没掉以轻心,也没从正门进去,特意绕到后面、越墙进去。进入其中后,我只觉得里头的布置很古朴。
      除了有小桥流水,假山庭院,还有青石板路,我和厉行风仿佛回到了古代一般。
      我不禁想起关于沈滢的幻象和记忆里古香古色的画面,心里像堵着啥一样,还涌出了难言的酸涩。
      冷寒川四下巡看了一番,“这地方不错!”他神色肃然,如玉箸般的手指飞快地掐算着。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不敢打扰他,之前种种事例证明,在智商方面,他把我碾压得死死的。
      片刻后,冷寒川的目光移向北方,自语道:“北方集煞,血腥重,应该有牢房!”原来他是在算牢房的位置,按理说,巴达岩如果被阴阳道捉了,十有八九会被关在牢房里。
      距离巴达岩出事到现在已经过了好久,他的情况肯定很糟糕,要真被关在牢房受罪的话--。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更加急切地想把巴达岩救出来。
      巴达岩一言不发地在前面领路,我紧跟在他后面问,“你说巴达岩真的在阴阳道吗?”
      “找找便知!”巴达岩面无表情道。
      牢房一般是煞气最重的地方,比较好找。我们来到后院外面,远远就感觉不单煞气重,鬼气也很重。进入院里后,发现那里只建了一处房屋,煞气和鬼气就是从里面扩散出来的。
      “牢房咋会有会鬼气?”我不解地问冷寒川。“看来不单有牢房!”冷寒川神色复杂道。
      “鬼气这么足,难道还有炼鬼堂?”我惊讶道。我想起巴达岩说过,很多门派里都有供门内弟子实战演练、和妖魔对战的地方,这种地方叫炼鬼堂。毕竟一个门派的弟子,还不到历练的时候,在学术法的过程中,没一点实战经验,纯属纸上谈兵。
      因此,大部分门派都会养些厉鬼之类的,看来阴阳道也不例外。这么说,炼鬼堂和牢房连在一起?我更不敢想象外公的处境了。我们来到那间充满鬼气的房屋外面,门上挂了一个巨大的锁头。锁头和门扇上都画了许多我看不懂的符咒,猜测可能是用来镇住屋里的鬼。厉行风凝出一团鬼气流,轰击在锁头上,锁头应声而落后,他对我说,“你来破咒!”
      “我不会啊!”我急道,连啥咒都不知道,要咋破?冷寒川倒没有骂我废物,而是告诉我破咒方法。要不是他用不了玄门术法,也轮不到我这个菜鸟来破解了。
      我按他说的,咬破了手指头,用血在门上画出破咒的符文。阴阳家不同于道家在术上承天罡,为浩然正气之术,所修的术法,分阴、阳二术,亦正亦邪。据厉行风说,这门上的符咒同样有阴阳之分,既能困住里面的鬼,又能把整座灼阳山的阴气聚拢过来。
      破解的方法有些复杂,首先得化解上面阴符的阴气,再破坏阳符的效用,很耗费精神力。这点不得不佩服厉行风,他只是偶然看到类似的阴阳符咒,就记住了,这会派上了用场。
      我跟着他的手势掐诀,并疾念道:“上行下令,封阴止咒,凝散符气,化神无形……”
      随着‘破’字落下,门上的符咒立即闪褪掉一层淡淡的金光。总算是破解了,我迫不及待地推开门,里面的一切尽纳眼中。
      这房间不像表面上那么小,还有一个非常空阔的大厅。大厅中央设有一个类似擂台的高台,四周摆了许多铁笼。铁笼的数量不少,都是按排摆放着,里头关着各种鬼物,导致整个房间被鬼气填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