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剑与道的江湖 > 第六章 圣照心经

第六章 圣照心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圣照心经》,乃是我花了前半生毕生心血创作出的一门武学秘典。
  “此功或在于内,又或在于外,但更注重于意与形,虚与实。意在招先,形于功后,可以虚无缥缈亦可惊鸿一现。”
  “行招是招未至而意先行,招式招意阴阳相调,大相虚实,万千招意皆可入境成真。一分招意可虚神乱武,万分招意便可初开阴阳,天破地晓;”
  “运气乃是功已至但终于形,是为内功之实,真气归元似千江入洋,气海无量,内力化无穷无尽却汇归于一。一动则撼以乾坤,归一则惊天骇地,泣哭鬼神。”
  那老前辈话语中带着一丝游走于天地间般的神情。
  “形于意相交,助我所突破天下武学一全新修为,也助我达天下武学崇高之境,此境我愿称之为“至圣之境”。”
  “一旦入境即可化天下武学为大乘,足一称霸武林。是真正上乘之一,我能活到这个年龄,与修炼心经也密不可分。”那老者又自豪的说道。
  “世间还有有如此精妙武学。”
  李寒叶听完老前辈一番话感慨道。
  “以老前辈方才出手的功力,我二人自是深信不疑,但老前辈与我们一番讲解,是为何意?”王幕升则是开门见山问道?
  “我叫你二人来此的目的,正有将此功授予你二人之意,我知道这几年我大限已将至,这心经,我却是舍不得与它我一起长埋与地下,武学终究是属于江湖的。”
  我希望将此功授予你们二人,或许你二人能用心经里的力量可以真正的造福天下武林,开启一片新秩序。我坚信你二人能比我当年做的更好。”
  “我也知道你二人的武功已然是登峰造极,或许用不着这本《圣照心经》,但老朽实是不愿意将这上乘武学流传于江湖,你们就当是完成老朽的一个愿望罢。”他叹道。
  王幕升和李寒叶听到那位老前辈如此诉说,自然是不舍得拒绝。他二人本就是半生漂泊在江湖中的离人。
  “老前辈,如今武林能人众多,江湖田野更是人才辈出,您又何必执于我和寒叶?”王幕升问道。
  可那老前辈听道这一番话却是摇了摇头无奈道:“圣照心经为真正的大乘武学,寻常武林人士根本无法窥探其中奥义,即便是绝顶的江湖高手也难以理解。”
  “我选你们的原因一是你二人性情纯良,是配得上真正的侠义之士,绝不会做出危害苍生的事。二是据我所知,王掌门以你如今的修为,以至“神元”大境,是天底下为数不多能参透此神功的人。”那老前辈由衷说道。
  “前辈谬赞了,晚辈在您面前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王幕升谦逊道。
  “雕虫小技?”,那老者哈哈大笑两声。“王掌门不必自谦。”
  “李寒叶,沉剑七式,你如今可练到第几了?”他又问道。
  “晚辈这沉剑七式已然炉火纯青,挥洒自如。”李寒叶十分自信道。
  “那老朽还是低估你了,盛年之际便可将那沉剑七式全然掌握,当年沉剑山庄祖师爷也只是在晚年悟出全盘招意,你算的上是创派一来第一人了。”那老前辈的话语中比起之前又多了几分敬意。
  “前辈说笑了,我怎能于创招的先人相比,若不是祖师爷创了此剑,寒叶也许一生也达不到如今境界。”
  李寒叶也一改前态,露出无比谦逊的样子。
  “看来你早已到“神剑之境”了,老朽果然没有看错。你二人当今修为境界,是为武林第一人,这本心经,也只有你们有资格拥有。”
  话毕,那老者引袖一佛,气劲瞬间便引向那桌旁高柜上的一摞子书,眨眼间的功夫就将其中一本抽了下来摆在桌面,这隔空取物的功夫已然是炉火纯青。
  “这便是《圣照心经》了。”他说道
  只见那本圣照心经上挂满了灰尘,破旧不堪,书本也是平凡无比,与那世面上卖的小说书籍相差无几。
  “如此破旧平凡,被视为草芥,全然无是旷世神功的样子,看来始终是我太拘泥于世了。”李寒叶内心自语道。
  “你二人就不要在推辞,我这个老人家也经不起一而再的推脱了。”
  李寒叶见难辞其咎,便没想太多答应了下来,“老前辈,既然如此,我和慕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前辈,我与寒叶二人定不负前辈所交代的事,在我二人有生之年,必定会竭尽所能造福天下苍生。”王幕升也附道。
  老者听完这一番话说道:“二位这么说,老朽可是安心了。但令老朽难以为情的是,听闻你二人在几年前就已淡出江湖,这样一来,你二人必然又会牵扯进江湖的恩恩怨怨,老朽这心里,多少也有一些不忍。”
  李寒叶听到老前辈这样说心里也很是交错,他与王幕升二人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来,经历了无数多的风雨,江湖中的恩怨,他们自然也是非常明白的。
  几年前,他选择回到了沉剑山庄,而王幕升,则上九华山接任了灵霄派的掌门之位。如此一来,既然答应了这位老前辈,自然是要重新回到江湖,去理一些他们早已不愿见的人或事。
  “我这是怎么了,看到那封信的时候,我是很想再到这江湖逛逛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又纠结了起来。
  “呵,山庄内安逸的生活我自知是不适合我的,难道一生漂泊在江湖才是我的归宿吗?”
  李寒叶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手中的剑。他深知他喜欢的一直都是江湖上那飘摇的日子,却又有几分的怀疑与动摇。
  这深深的矛盾从他淡出江湖那一刻起便开始存在了,但在他心里,江湖的恩怨,不过是一些世俗之事罢了,都是人的野心,权利作祟,是他最看不起的俗事。
  江湖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武功高低决定了人的地位,而一些想要更高地位的人,为了权利而厮杀,各种手段一一尽显露了出来,这便是江湖。
  李寒叶初入江湖已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天赋尽露,从初便站在最顶端上的他,又怎么会不理解江湖的规矩,这也是这个尘世的规矩。
  但他喜欢的江湖,是很小众的,是各路英雄所创的格局,但这里边也有恩怨情仇,儿女情长,又何尝不是俗事呢?也许是他太寂寞了,又或是他本性就是如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