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剑与道的江湖 > 第十六章 琴音袅袅

第十六章 琴音袅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遇看着面前的这位少年,眉眼之间始终散发着些许青松稚嫩之气。面部红润似清珀,尖尖鼻梁稍稍翘挺,双唇自闭但却是微微撅起。虽生的秀气了些,但仍见的出潜伏起来的几份阳刚之气。
  李遇静静打量了一番,发觉那少年比自己年少了几载,但与自己比起来也差不了几分。
  冬阳射影,煦风暖人。
  “遇儿,他是我那大师伯生前收的入室小徒弟。他二人一直在辽东生活,我师伯去世后他便一直在那守了三年,前几日我刚把他接来准备带他到派内去。”王幕升自知不能透露在长白山所发生的一切,现如今只好是编了这么一个借口来打圆场。
  “不愧是灵霄派的弟子,如此年纪便已懂得孝义之情,王掌门麾下日后想必又多了一位少年英雄。”听到这里,陆卿风眼神之中又泛起了一丝丝的伤感,此刻他正在想着自己师傅怎么样了。
  李遇又看了一眼陆卿风,神情之中似是多了几分赞叹与认同。“李掌门,在下陆卿风。”陆卿风合起双手弯了些身子向李遇拜了一礼。
  “陆兄不必多礼,家父和大伯与二位前辈同为好友,你我也自然也不用受那旁人规矩的束缚。”李遇神意自然的说道,丝毫没有掌门的那副架子。。
  “李掌门少年英雄,有如此作为。卿风真是大愧不如。”陆卿风字里行间中满是敬佩之情。“陆兄说笑了,在下依年纪在江湖中也只能算的上是小辈,不过我爹与伯父想清净几年,所以才把这掌门之位穿给了我,这江湖上的名头都是虚的,陆兄不必太过在意。”李遇回道。
  陆卿风与他一番交话后,他头一次仔细的看了一看面前的李遇,他只是目视前方,年纪虽轻但又有着一股锐不可当的势气,眉头稍皱便已是可以不怒自威。这番气概交加,掌门的模样便像是千里之驹的一般奔驰了出来。
  “这般年纪就有如此气魄,怪不得二位师叔前些天对他赞颂良许。”陆卿风的敬佩与羡慕之情又顿时涌起,对于他来说或许这便是他极想要追求的,这些日子跟着王幕升与李寒叶在这江湖兜兜转转,他也明白习武之人无一不想在江湖脱颖而出,那股想要和李遇一样年少成名烈火一瞬间在他心头溅起了漫天的金色星辰。
  “二位前辈。”他晃了几眼,将那凝聚的目光落在了李松川两兄弟的身上。“小兄弟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李松川笑着道。
  待到正午,几人便坐在了大厅之内饮酒做乐。
  “原来二位前辈途径HD是为了折返回去。”李遇道。
  “不错,只是没想到李掌门耳目行的如此之快,我与寒叶二人刚至HD城信笺便送到了我们手里。”王幕升故作点了几下脑袋,笑着说道。
  “青云派不愧为这一地带的大派呐,你们打听消息的速度可比的上丐帮了。”李寒叶也笑着道。
  李遇见状也是开怀大笑,他看着杯中欲满荡漾的清酒,便提起杯来向王幕升和李寒叶二人敬了过去。
  “二位前辈难得到这郸城,李遇而又岂敢怠慢,况且父亲与伯父也正愁无人来与他们玩乐,所以小侄便书信一封以此相邀。”说完李遇便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
  “李掌门如此礼之敬贤,我也不能却之不恭了。”李寒叶将几缕发丝轻轻的婉转了过去,随后缓缓的用指尖挑起了酒杯。
  “贤侄盛情我王幕升又岂能蒙蔽,来!”
  王幕升与李寒叶纷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今日能与二位前辈相饮,晚辈甚是欢喜,李遇再敬二位前辈一番。”
  “如此甚好,来来来,大家再来喝一杯!”李松川道。
  “卿风也敬二位前辈与李掌门一杯。”
  “陆兄弟请。”李遇道。
  “对了,寒叶兄。”李松海突然说道。“哦?怎么了?”李寒叶回道。
  “寒叶兄的剑法如神,这是整个江湖乃至世井百姓都知道的事情,但方才我与王掌门闲聊之时,竟得知寒叶兄还精通音律,说你寒叶兄的琴也使的美妙绝伦呐!”
  李松海放下酒杯,一眼喜悦期待的神情看着李寒叶说道。
  “不错寒叶兄,你的剑法我们很早就都已见过了,武林第一也毫无争议,可这抚琴弹音我们还真没见过,不知可否让我们大开眼界?”一旁李松川也说道。
  “那些小玩意儿也不只不过是些闲余爱好罢了,只怕是在几位面前班门弄斧了。”李寒叶笑着说道。“哎,我自个儿的一些小秘密可全被幕升给漏出来了。”他又说道。
  众人尽是欢笑,此时李寒叶却突然开口说道:“倘若各位当真想看我李寒叶抚抚琴,弄弄小曲儿,我也是只能献丑了,就当是给你们喝酒之时添些气氛。”
  “如此甚好,今日看来有幸听到剑神弹琴了!”李松海道。
  李寒叶此时向外招来一名弟子道:“可否与我寻一把普通的七弦琴来?”
  “你且速速拿上一把最好的琴来。”李遇见状向那名弟子说道。
  “是,掌门。”
  “李掌门客气了,只怕是我李寒叶的弹奏予不上那把好琴。”李寒叶微微一笑道。
  不一会儿便又两名弟子从门外抬来了一把金丝木琴来。
  “李前辈,请!”
  “这房里毕竟是四方围合且显得富丽堂皇了一些,这琴声乃是丝清不绝,荡然入耳,何不去往屋外院内,与这清风声彼此舒交?”李寒叶当即拨了拨琴上几根丝弦,清漾的琴声便一下子在屋内游龙婉转了开了。
  “李兄不愧是知晓音律之人,你们几个速速去院内布置好那抚琴的桌椅。”李松川对那两名子弟道。
  几人来到屋外,李寒叶展望了一眼不远处躺在石桌上的琴,他向几人拱了拱手随即向琴走去。
  他拖起身下的那一处玉丝白袍,将它向上轻轻扬了一扬,随后便缓缓的坐了下来。
  他深邃双眸的寒光落在琴上,琴虽不会动,但此刻它却显得那么平静清合。李寒叶将他那修长洁玉的双手放在了琴弦之上,随后便双眼微闭,全神贯注地投入在了那把琴上。
  只见李寒叶先是调弦按徽,随后指尖微微几动,几声幽远微凉的琴声便如同清潺的泉水一般涌如众人耳中。如此琴吟之下众人无不凝神聚耳,怕是一不留神就放跑了几声丝桐绝音。
  一时之间几人都听不出李寒叶所奏是何。只听得琴声悠悠绝伦而又婉转低沉。他双指又是一拨,琴韵便又像是高山流水之势倾然而下,而又好似夹杂着几丝细雨之音滴答作势。此琴声之势乃是江南烟雨之象,一入他们耳中便已然在脑海里化出了画面,众人此时早已是心旷神怡。
  李寒叶换作了身子,他将头低了一低,双目仍是微闭,他轻按丝弦,横向几拨,几声剑出寒芒之声突然杀进了这琴声长吟之中。
  这几处琴弦在李寒叶手里这么轻挑复弄了那么一番,琴吟便好似雾里看花,反复轮回。他慢慢把双目睁开,站起身来,带动身下的白袍蹿起了几缕清风,他也在回味自己方才弹的那首曲子,身下的白袍便带着几缕清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