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剑与道的江湖 > 第十七章 末事溯源

第十七章 末事溯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几人是何缘由,竟打到我青云派里来了!”李遇怒挥了一处衣袖,脸上不由得摆出一副无比凌厉严肃的神情,双目也是睁睁的瞪着那几人说道。李遇突然现出这一副威严骇人的掌门面孔,很难令旁人相信他仅是一位二十二岁的少年。
  “掌门,他们几人乃是不问缘由的便闯了进来,弟子护派不力,让他们打到了大院内,还请掌门责罚。”一名带头的弟子低头道。
  “我自有分寸。”他还是一副严肃的面孔说道。
  说完李遇便又望着除朱一外的那四人,那四人的目光瞬间像那小灰耗子一般,只得不停的无力躲闪李遇投来的尖锐的神光。
  “山野莽汉,乱我宗派!哼!”李遇心中难平怒道。
  “朱大当家,你们五雄寨今日的行为,是不是有些不符江湖上的规矩?”李遇故意刁难道。“李掌门息怒,此事的确是我们无兄弟的不好,不过都是你那结交的好兄弟魏林所引起的乱子。”朱一听到李遇的责备,只好是连忙认错,随后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哼,都是那该死的魏狗贼,哪里的不好,引咱们来青云派作甚!”此时徐三低语道。
  “哦?”李遇此时听到这些话,自是心头充起疑问。“魏兄,可是与那五人结下了仇?”李遇又问道魏林。
  那五人见李遇还如此关心魏林,心里都瞬间紧张开来。那魏林此刻也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坐了起来运起内功疗起伤来。
  “朱大当家,你可有个说法?”李遇问道那朱一。
  “朱大当家,原来是你带着手下的人上我青云派闹事!”李松川等人也随即闻风赶来,李寒叶与王幕升虽与那几人不相识,却也是在那五人当中看到了熟面孔。
  “那人不就是前些日子在客栈内与那于秦相斗的。”王幕升小声对一旁的李寒叶说道。
  “嗯,那个莽汉徐三我可忘不了,方才听闻李遇喊那人魏兄,想必正在疗伤的那人就是魏林,他们之间的恩怨莫不是和这青云派牵扯上了关联?”李寒叶思索了一会儿道。
  “想不到他们还和青云派有关,可我见李掌门与其他几位都是好人呐。”一旁的陆卿风突然说道。“暂且静观其变,江湖中的有些恩怨并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王幕升道。
  陆卿风摇了摇头,满心的疑惑皆涌了上来,他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去分辨,只得静悄悄的杵在原地想个局外人一般。
  他观察了一番前几日在客栈内那些人一直说的那个魏林,他似乎此刻十分平静,静的像林夕里的一棵枯草,也许是他看起来本就是沧桑的很,像是一直在衰去,哪怕是周围急骤的风也唤不醒他。
  陆卿风回过神来,又望着站在人群中的李遇,本该是如此荡漾的年纪,可他却往那儿一站,所有人都为之动容。陆卿风羡慕他,他也想在这。荡漾的年纪里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
  “松川兄,李掌门!在下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可你们为何不问这魏林?之所以闹上几位殿前,皆是因他一人所为!”
  朱一此刻又是气愤难平,他只得是不停的责怪那魏林,好让自家几个兄弟显得不那么难堪。
  “哦?魏林?这事儿可是你惹出来的?”李松川问道。
  “魏兄,究竟是所为何事?”李遇也问道。
  “兄弟,都怪我不好,魏某偷了那朱大当家的“通天秘钻”。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对我紧追不舍,今日我实在没有办法,情急之下与他们斗至了青云派来了。”魏林此刻慢悠悠的站起身,气色似乎要比之前要好上一会,他抬起那只裹满了麻布的手,麻布之下隐隐约约见着那只早已狼狈不堪的手,像那沙地里乾糙的怪石一样。他指着朱一说道。
  ““通天秘钻”?那时何物?你为何要将它偷来。”李遇又问道。
  “那时我大哥祖祖相传的宝物,我大哥的独门绝技“通天掌”正是靠着那秘钻才能练得厉害无比,从横武林!!”不等那魏林开口说半句话,徐三便开始仰起头跃着身子高声喊叫了起来。似乎是又带着满嘴的骄傲的口气而说道。
  “老三,放肆!”朱一随即大声呵斥他到。
  徐三见状也是连忙的紧缩起了满身的膘肉,低下头落难似的往后靠了靠。
  如今那魏林被徐三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也只是杵在原地,没有开口解释。
  “这朱一是何许人物,我从横江湖这么久可从未听过这一号人物,难不成是我忘了?听那莽子徐三讲的这么厉害,我倒想与他会上一会。”李寒叶也是双手环抱起了身子,闭上眼睛站在原地挪着脚思来想去。他见王幕升听他们的谈论听的如此认真倒也没有打搅。不过他看着陆卿风却和他一样好像是在想些什么东西。
  李寒叶抽出几寸腰中的剑用鞘轻轻的往陆卿风的头那儿抵了几下,见他双眸之中有映出几道迷懵的流光,被李寒叶的剑鞘抵了也还是没有说话。
  李寒叶这时又拿剑鞘使了点儿劲他:“卿风,你在想什么呢。”
  “啊,李师叔。”陆卿风被李寒叶这么两下突然才回过神来,但两眼之间仍是灌满了一江迷离。
  “怎的?你也有兴趣?”李寒叶小声说道?
  “我见他们交谈了一会,想了一想,虽然那几人来这儿闹事是不妥,但好像还是那魏林的错,如果他没有偷别人的东西,也就不会搞得现在这样了。那个朱大当家倒也是委屈,不明不白的就受了一顿冷眼。”
  “这其中的隐情还得他们自个儿来说,你我现在都是局外人。但我想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李寒叶也是长舒了口气,对着陆卿风说道。
  “李掌门,在下实不相瞒,那“通天秘钻”乃是我朱家先祖所锻造的一颗金刚石,为的乃是与我们世代相传的武功“通天掌”相辅相成,那秘钻是坚硬无比,用它练功可事半功倍。”朱一此刻也是苦口婆心的与他们解释道,他缓缓吐字之际却也是的显得满身无奈,但在他人的屋檐下,也是不得不装作落风之鸟。
  “用如此坚硬的东西来练掌法的确是可以日渐猛进,我少时练《乾阳无相掌》时也曾用过许多玄铁和硬石来检验威力和增强掌力,可那已是初期的法子,我猜想金刚石的内部一旦被掌力渗透的多了也会没了效果。那“通天秘钻”难不成要比其他金刚石还要刚硬?”王幕升心里想道,以他的修为不论是掌法还是内功都当属天下第一刚猛,今日他听见了这同属刚猛的一派“通天掌”倒也是饶有一番兴趣。
  李遇听见徐三方才那么一说道,得知是魏林偷了他们东西在先,心里自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但再一回头想来,那五人擅闯自个儿的青云派,责骂了他们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魏林始终是自己这边的人,如今可令李遇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李遇思来想去,只好是先不追究那五人来青云派乱搞一通的过失,想着先将魏林与那五人的矛盾先化开来。
  想到这李遇的手不由自主的癫颤了几下,他知道他不能在维护着魏林。他双目又是闭了下去,缓缓的舒了口长气,转过身去对着疲惫不堪的魏林说道:“我之前从未听过你与五雄寨有过和恩怨,为何要偷朱大当家的那秘钻?”
  魏林抬起头来,眼睛确实一动不动的看着李遇,他知道今天这番打闹已令青云派和自己的兄弟难堪,李遇曾对他讲过这些天要接待两位江湖前辈,吩咐过他不要惹出事儿端来。但李遇并不晓得自己做的这些事儿全是为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