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剑与道的江湖 > 第一章 中州风雨

第一章 中州风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州1024年,西凉,东瀛两国日渐强盛,对中州大地满怀狼子野心。以西凉国为首,为不满跻于中州之下,于当年开春之时暗自联合东瀛以合纵连横之势对中州大地发起战争。
  中原武林人士受于国家危难,各派联合奋起反击,先杀西凉狗,再诛东瀛贼。
  灵霄派掌门王慕升,位列当今江湖武动第一,玄武皇帝为请其带领一众武林人士防御东瀛贼,于中州1029年亲自授予大将军之衔,再配虎符,率甲军十五万。
  时年,玄武皇帝为挡西凉大军猛烈压进,于中州国都天龙城率五十万禁军出城御驾亲征,奔赴战场。
  整个江湖都知道,玄武皇帝有一柄剑,乃是“天剑阁”第一百零一层阁顶中淬炼出的“天下剑”,是江湖剑谱中排名第一的绝世好剑。
  那日天剑阁长老说:“此剑之灵,他日能保中州上下十年太平。应当是心系中州者,天下至尊者,方拿此剑!”
  1029年,时年五月,玄武皇帝一众与西凉国奋力交战两月,以双方两败俱伤为为终,可玄武皇帝武艺超群,殊死关头以一人一剑穿梭于千军万马之中掳走西凉王成昭帝。
  随以成昭帝性命为胁,两国终达成十年互不侵犯契约。
  时年八月,玄武帝大军反天龙城,途中玄武帝因战中重伤而发,众医相治皆无力回天,玄武皇帝就此死在了反天龙城的路上。
  待到众军回到天龙城,将玄武皇帝安葬后,其皇弟于时年九月接任上位,号玄平帝,一并拿上了起了玄武帝生前那把“天下剑”。
  可玄平帝在位软弱怕事,期间面对东瀛却束手无能,十年期间虽西凉信守承诺,无军来犯,可东瀛却愈加昌盛。
  江湖人士对玄平帝此懦弱之举痛恨至极,乃至这十年间整个江湖对朝廷处处作对,想借机推翻中州王朝,人人各自都想称帝为王,以解华夏之危难。
  王幕升虽本为江湖人士,但其却是先帝之授的大将军,立下志言,国难一日不除,一日不回江湖,他只得在江湖与庙堂间来回徘徊,缓冲各方压力。
  一人之躯,却难以抵挡江湖万千人对朝廷的愤恨。虽王幕升也对玄平帝之懦弱所为心感悲愤,但如今跻于朝堂之下,只得安心御敌,保卫这中州大地上的每一块土地。
  可玄平帝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江湖众人处处与朝廷作对?这昏庸无能的皇帝将一切怒火洒给了江湖中人,用尽一切手段对江湖中人进行制裁。
  至此这十年间虽以玄武皇帝血肉之躯换来与西凉的和平,可中州境内有江湖之乱,外有东瀛虎视眈眈。
  【一】
  中州1039年,玄平帝即位的十年后。
  原本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江湖,突然各地流传着一封不知何人所发出的信,里边最后一句话写着:
  “得《圣照心经》者,为天下至尊!”
  只因信里的一句话,江湖中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下子寻到了翻身之机。
  江湖中人个个都深信不疑,谁能拿到《圣照心经》,谁就能掌握天下,至于推翻中如今懦弱无能的玄平帝,更是指日可待。
  但他们却尽显贪婪本色,各门各派互相抢夺,那些所为的名门正派更是丧心病狂,比起那邪魔歪教的手法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就摇摇欲坠的中州大地,如今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天下死局。
  辗转反复,如今《圣照心经》仅存的下半本,现在一位年仅十九的江湖少年手中。
  “你少林和尚冠冕堂皇,我苏箐今日要拆了这满地的塔,烧了你那藏经阁!”
  在这嵩山少林寺上,一位白衣飘零的少年手持一柄细长的半软剑,站屹在一座佛塔之上。
  “苏施主父母之死,我少林也感万般悲痛,只求苏施主如今能放下手中屠刀,莫要再妄添杀戮了。”
  见那名老和尚双手合掌于眉心之间,一番沉重的劝阻道。
  “妄添杀戮?哈哈哈,江湖的人不是个个都心系中州安危吗?那玄武皇帝当日与西凉国的誓约如今已至十年,江湖人不去杀那帮西凉狗,却寻遍天涯追杀我,你少林又有什么话可讲?!”
  “他们以你少林撑腰,如今个个视我为武林魔道,他们要杀我,你老和尚的悲悯之心又在何处?”
  “他们逼死我爹娘的时候,你少林又在何处!我日日望着那日升月沈的天空,如今我已是再无家可归。”少年接连说着一番悲痛欲绝的话语,双眼之中的几颗泪水不禁落下。
  他左手纵横一剑,一道悲痛莫名剑气迅然而发,将一座佛塔的塔顶给摧毁殆尽。
  老和尚见此景却也是毫无束手之策,少年父母的死,已在他心里给自己戴上了恶徒的帽子。
  “哼!苏箐,中州危难轮不到你这个杀人魔头去操心!”一名和尚见到忍无可忍,直冲他大喊。
  “你是慧觉和尚,当日我父母被逼死,你也在场!”
  “好,今日我就先杀了你以祭我爹娘!”
  说罢那白衣少年便旋剑一转,脚下气劲一运那轻功“流沙飞燕”,从佛塔上直冲慧觉前去。
  慧觉见他要向自己功来便使出一记“少林金刚掌”以对付白衣少年手中的剑。
  少年虽见他有所防备,却还是径直的向他功攻去,他确信,如今他的一剑,可以将那些所有负他的人一一消灭。
  那剑气的寒光直煞慧觉的双眼,待他再仔细一看,少年已用那凶狠的目光向他那紧张无比的眸子射去。
  二人剑掌相抵,慧觉此刻才发觉,自己的金刚掌在如何发力,都抵不住他那复仇之意的剑锋。
  他刚想变换一式“达摩佛拳”,可那少年突然又加剧了几分所带的剑气,随后一招“绝剑无归”,往慧觉斩去。
  慧觉变换招式不及,再加挡不住那股剑气。眨眼间肩上,胸口那几处便被那软剑及其剑气给削的血肉分离。
  慧觉随即倒在地上,老和尚和其他少林弟子见状便想立即出手阻拦,哪知道与那少年同行的一位男人瞬间冲上前。
  只见他他发出沉重一掌,掌风把所有人包括那老和尚也给震的后退了几步。
  少年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慧觉,“这痛苦,你终于也尝到了,但仍比不上起我爹娘临死前的那份痛苦,比不上如今我的痛苦。”
  他话一说完,将那软剑反持,剑尖直对着地上的慧觉。
  他用力往下一坠,剑,便贯穿了慧觉的整个胸口。
  “复仇,这只是刚开始。”少年心里暗自道。
  “啊?慧觉师弟!你!”原来那名老和尚正是当今上林方丈。
  “苏兄弟!!”
  一声不远处的叫喊声此刻传到了塔林内。
  “苏兄弟,我终于找着你了,你果然在少林。”一名和那少年年纪相仿的小道士来到了他的面前,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一位年纪稍小的女子。
  但他见到慧觉和尚倒在地上,胸口那还插着那柄名为“青钢”的软剑。
  他立马就认出了这柄剑,他杵原地愣了半天,“苏兄弟,你……?你杀了他?”
  “怎么?”
  “他与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人一起逼死了我爹娘,难道我不该杀他吗?少林佛门说甚么心系天下,如今家国安危不理,却要处处与我危难,他们一个个都是冠冕堂皇之徒!”
  少年仍旧是不改方才那份愤怒,锋利无情的话语像一柄剑插进了那位小道长的心头。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少林的人本与此事无关!”那道长大声道。
  “你忘记了曾经要杀我的各门派请少林主持公道?要将我苏箐碎尸万段?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自恃其大,要给那些小人匡扶所谓的世间正义。”
  “可你如今这样做,岂不更加让江湖人视你为邪魔外道?”那名同行的女子突然发话道。
  少年没有理会,一把拿起插在慧觉胸口的剑,随后便又冲着方丈前去。
  方丈见慧觉已死,知道此次的劫难已然将至,他强忍住对心中对慧觉的悲痛。
  “苏施主,倘若你在像这般一步一步错下去,无法回头的话,老衲只能是将你这祸害给铲除。”
  “老和尚,你日日夜夜说什么要以慈悲之心度世,如今,却口中满是杀戮之意,你少林佛门,可真是可笑。”
  方才那名将众和尚震走的人道。
  “天施主,你创天佛门之时不也以佛门理念为旨?为何如今不去助他迷途归反,反而要让他一错再错!”方丈向那人责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