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078章 真正的偏心是这样的

第078章 真正的偏心是这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采薇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为什么?”她忙问。
  
  “因为,女皇陛下已经知道外公过世了,她派出的人马已经找到了外公的坟。”顾天元小声说道。
  
  顾采薇立马眉头紧皱。“这么快吗?”
  
  顾天元点头。“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还从看坟人那里知道了外公有传人,所以正在全力搜捕你,就连阿爹阿娘都已经被他们盯上了。这次之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来长安,也是因为他们不方便行动。而我一个小孩子,那些人自然没当一回事。”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所以,你现在这个身份正是你最好的掩护。你要是离开了,必定又会和之前的各方势力扯上关系,那被人找出来的机会就打多了。”
  
  顾采薇沉着脸想了半天,才忍不住恨恨骂了句。“那些上位者真是讨厌!外公不都把态度表达得那么明确了吗,为什么她还紧追不放?”
  
  “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顾天元摊手。
  
  顾采薇才长叹一声。“好了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就是了。只不过,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长。”
  
  “不过,我看长宁侯和他儿子好像对你还不错的样子,你确定你舍得离开他们吗?”顾天元又忍不住问了句。
  
  顾采薇一顿,她立马沉下脸。“大人的事情,你个小孩子插什么嘴?信不信我又打你?”
  
  顾天元赶紧又抱头。“阿姐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说了!”
  
  顾采薇才冷哼一声,随手招呼琉璃。“你带九郎君去偏房休息。”
  
  琉璃赶紧答应着过来了。顾天元也老老实实的跟着琉璃离开。只是,他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阿姐你根本就是知道回答不了我的话,就故作生气把事情给遮掩过去了!这也叫老羞成怒吧?”
  
  诚然,因为顾天元这一句话,顾采薇这一晚都没怎么睡好。
  
  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从一开始的强烈想要离开侯府,到现在都只是嘴上说说,心里的意愿并不是十分强烈了?刚才顾天元那句问出来,她突然小心肝儿都一阵发颤,才开始发觉事情似乎已经朝着她不大乐意的方向发展去了——她好像觉得,其实这里的日子过得也蛮开心的嘛!所以当阿弟告诉她还得留下来一段时间的时候,她心里并不怎么排斥。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还留在这个鬼地方干什么?这里明明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啊!”连忙拉过被子捂住头,顾采薇低声自言自语。
  
  还有杜隽清和杜逸,这对父子俩也因为顾天元的出现忧心忡忡,晚上几乎都合不上眼。
  
  唯一能没心没肺呼呼大睡的,也就只有匆忙从徐州赶来、好容易和阿姐成功团圆的顾天元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起来,顾采薇觉得她有些头疼。
  
  顾天元睡了一觉后精神奕奕的。见她如此,小家伙立马就问:“阿姐你是因为见到我了,所以高兴得一晚上没睡觉吗?”
  
  “是啊是啊!看到你,我快高兴死了!”顾采薇没好气的点头。
  
  然而话音刚落,她就看到前头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这小家伙和顾天元个头差不多,但身量要瘦削许多。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她,只是眼底分明能看到两抹水光在涌动。
  
  顾采薇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她突然有一种在外头偷偷养小郎君然后被人给活捉的错觉。
  
  她连忙笑着迎过去:“阿逸,你怎么过来了?”
  
  杜逸冷着一张脸:“阿爹让我来请你们过去用饭。”
  
  说完,他扭头就走。
  
  这小家伙又生气了!
  
  顾采薇发现了,她赶紧追上去拉住他。杜逸也不反抗,只是站住了,也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顾采薇好生无奈。
  
  昨晚上因为刚见到阿弟,她一时兴奋之下其他什么都顾不上了,结果就忽略了这个小家伙。然后,他就生气了!再等一大早的看到她和阿弟互动,这一幕对他来说必然又扎心得很。杜逸本来就敏感,结果接连被她忽视好几次,他的小心肝还不知道又被伤了多少刀。
  
  “阿逸,我没有不要你的意思。”她赶紧安慰他,“只是九郎是我阿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打打闹闹惯了,现在好容易团聚了,难免比平时更亲热一些。”
  
  “我明白,我不是什么都没说吗?所以你们只管亲热去,这个本来也不关我的事!”杜逸冷冷开口。
  
  是啊,你是什么都没说,可是你现在的表现简直可以用醋味冲天来形容了好吗?还不关你的事……你自己听听你自己的腔调,简直整个人都能拧出醋汁来了!
  
  顾采薇好气又好笑。
  
  她正想好好开解开解他,没想到顾天元已经过来了。
  
  他看看杜逸,脸上就泛起一抹笑。“阿姐,这就是我的外甥吧?说起来,你嫁过来一年多,他每次见我都没有叫过我呢!”
  
  杜逸的笑脸顿时更阴沉得厉害。
  
  顾采薇无力扶额、
  
  顾天元却依然笑嘻嘻的看着他。“怎么了这是,外甥你不想认我?”
  
  杜逸咬咬牙,但还是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外甥见过小舅舅。”
  
  “哎,这就对了嘛!”顾天元连忙点头,就从腰间拽下来一个荷包扔过去,“这里头装着一颗蛇丸。只要戴上它,你不管去哪里都没有蛇虫鼠蚁靠近。要是身边有人被蛇咬伤了,你就把这颗药化开了给人喂下去,那至少能保证一个时辰之内毒性不会扩散到五脏六腑。”
  
  杜逸随手接过荷包,他看向顾天元的眼神变得莫名复杂起来。
  
  顾采薇则是惊呼。“你个小财迷,居然还有主动给人送东西的一天?这东西我朝你要了好多次,你不是一直不肯给我的吗?”
  
  “这不是因为我和我大外甥见面了吗?作为见面礼,我总得给他点拿得出手的吧?那就只有这个了。”顾天元一本正经的回答。
  
  杜逸这时候才开口:“你就是她说过的捉蛇高手?”
  
  “咦,她和你提起过我吗?”顾天元霎时双眼闪闪发亮,“对呀对呀,我这辈子别的不会,就会捉蛇扒蛇皮做蛇药。不过靠着这门本事,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愁饭吃。好多次和阿姐一起出门,她还得靠我来养活呢!”
  
  顾采薇轻咳两声。“这种话你就不要说了。”
  
  “好吧!”顾天元这才住嘴。
  
  此时杜逸的脸色已经变得越发的复杂。他看看顾天元,再看看顾采薇,末了才点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然后,扭头就走。
  
  他明白什么啊?顾采薇还一头雾水呢!
  
  她忙又想去把这小家伙给拉住说个清楚,但顾天元已经抢先一步跑过去,他和杜逸肩并肩走着,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对了大外甥,你既然收了我的礼物,那是不是也得为我做点什么?”
  
  杜逸冷冷看他一眼,顾天元就笑呵呵的提要求了:“至少一会吃完饭,你带我逛逛侯府吧!我之前几次来长安,也就只在大伯家里待过,那地方又窄又小,还没我们乡下的房子大,住得真没意思。还是你们侯府好,地方又大又宽敞,可供使唤的丫鬟也多。我决定了!以后我就在这里住下陪阿姐了,那好歹这里的基本情况我得弄清楚啊,你说是不是?”
  
  “好。”他叽叽喳喳说了那么大一堆,杜逸却只凉冰冰的吐出这么一个字。
  
  但只要他答应了,顾天元就开心了。他连忙又回头对顾采薇大喊:“阿姐你听到了没,我大外甥说一会要带我逛侯府呢!”
  
  “谁说要带你逛了?明明是你自己死活要逛!”杜逸没好气的低吼。
  
  “那也一样嘛,反正你答应了。”顾天元就说。
  
  杜逸立马小脸一沉,直接大步走了。
  
  顾采薇也不禁过来拍拍阿弟的小脑袋:“你也别把他欺负得太狠了。阿逸身体不好,被折腾得太狠我担心他又吃不下饭。”
  
  “阿姐你偏心!”顾天元立马低呼。
  
  “是又怎么样?”顾采薇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应。
  
  顾天元顿时就蔫了。“不怎么样,阿姐你开心就好。”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饭厅。
  
  见到早等在这里的杜隽清,顾天元立马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表情上前对他行礼。
  
  杜隽清颔首:“坐吧!”
  
  顾天元就坐下了。
  
  然后,这顿饭就吃得格外的热闹。原因无他——顾天元这小家伙是真能吃啊!
  
  只要送上来的饭菜,他就没有不喜欢吃的。这个吃两口,那个吃两口,就连小米粥他都喝了两碗。也不知道他七八岁的小孩子,哪来那么好的胃口,而且吃了那么多也一点都不觉得胀!
  
  眼看他吃得这么香,杜逸也沉着脸不停往嘴里扒饭。但也就扒了半碗粥,再添上一根春卷一个馒头,他就再也吃不下了。
  
  但比起之前的饭量来说,他好歹进步了许多,这都是被顾天元给刺激的。
  
  见到这一幕,顾采薇心里暗喜,杜隽清眼中也跃上一抹讶异的光芒。
  
  顾采薇趁热打铁,她忙和杜隽清商量:“侯爷,九郎既然和五郎相处不好,现在他又被我阿爹从顾家赶出来了,那不如暂时就让他住在咱们府上吧!正好阿逸一个人读书也孤单,那就让九郎去陪他。他们俩年岁差不多,正好做个伴。”
  
  杜隽清看向杜逸。“你觉得呢?”
  
  “随便。”杜逸冷声回应。
  
  杜隽清就点头。“那就这样吧!”
  
  真好!阿弟可以留下了!
  
  得到肯定的回复,顾采薇心中大喜,她连忙又和顾天元交换一个眼神,顾天元眼中也满是笑意。
  
  姐弟俩相亲相爱的画面,落入杜隽清父子眼中,却是如此碍眼。
  
  杜逸立马站起来。“不是说要让我带你参观侯府的吗?走吧!”
  
  顾天元立马收回目光。“好啊!”
  
  顾采薇也站起来,不想杜隽清叫住了她。“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哦。”顾采薇不疑有他,跟着他去了。
  
  两个人进了书房,杜隽清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昨晚上杜仁出去打探了一下消息,发现顾九郎昨天下午刚到顾府,就和顾五郎吵架了。顾五郎骂他乡巴佬,就知道仗着他们家的势在乡下为所欲为,现在还到他们家白吃白喝。顾九郎就反骂顾程远一家子没出息,靠卖女儿发家,还卖上瘾了!然后,他成功惹怒了估计五郎和顾程远,被他们赶出家门。”
  
  “原来是这样!”顾采薇颔首,“我家阿元真聪明!”
  
  杜隽清冷冷看着她。“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侯爷想听什么?”顾采薇反问,“侯爷您心里什么都清楚,那九郎为什么要和顾家断绝关系来找我,你也心知肚明。既然如此,现在你又来我跟前装什么装?反正我说了实话你也不听,我现在也懒得浪费这个口舌了。”
  
  杜隽清眼神一暗。“今天一早,狄阁老就命人送请帖来了。”
  
  顾采薇瞬时双眼大亮。“这么快?”
  
  “是。狄阁老让我们带阿逸上门一叙。而且还专门问了那一坛酒的事情,让咱们如果还有的话,再给他带一坛过去。”杜隽清慢声说道。
  
  “这个容易!我那里还泡了好几坛呢,够他喝了!”顾采薇连忙点头,脸上又爬满了得意,“我就说嘛,我的药酒功效是显而易见的。狄阁老也才喝了没半个月,就已经能看到成效了!”
  
  “的确,你很厉害。”这一点杜隽清不得不承认,“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好好商讨一下回头去阁老府上该如何表现吧!”
  
  “这个有什么好商讨的?你是什么人,去了那里依然是。然后就是送酒,再把铁矿的消息告诉他,不就完了?”顾采薇不以为意。
  
  和堂堂一国宰相打交道,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吗?杜隽清眉心一拧。
  
  “你……”
  
  他刚开口,外头杜仁突然闯了进来。“侯爷,夫人,世子和顾九郎君正在后院打架!”
  
  啊?
  
  顾采薇嘴角抽抽。“这也发展得太快了点吧?”
  
  杜隽清则是立马转过身。“带我们去看看!”
  
  说罢,他就一把拉上顾采薇。“走!”
  
  顾采薇一怔,低头看看自己被他给紧紧攥在手掌心里的手腕,眉心又是一拧。
  
  当两个人到了后院,果然看到顾天元和杜逸两个人正缠打在一起。不过,说缠打似乎不太对,因为眼前的情况是这样的——
  
  顾天元利用年龄和身体优势,死死的把杜逸给压在身下。杜逸双手乱挥,双脚乱踢,想把身上的这座大山给掀翻,却是有心无力,根本动摇不了他半分。
  
  顾天元也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边幸灾乐祸的问:“服不服?我就问你服不服?”
  
  “不服!”杜逸咬牙切齿的嘶吼,嗓音都快劈叉了。
  
  顾采薇一看这画面,她就忙要过去把这两个小家伙给分开。但杜隽清却一把拦住她:“别动。”
  
  顾采薇不解。“那可是你儿子!”
  
  “就因为是我儿子,所以我得让他对这个世道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今在侯府里人人都惯着他让着他,但是外面不会有人如此。”杜隽清声音冰凉低沉。
  
  顾采薇抿抿唇,果然还是停下了脚跟。
  
  那边的杜逸又死命挣扎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他就筋疲力竭了。
  
  顾天元却还那么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现在呢,服了没有啊大外甥?”
  
  杜逸恨恨瞪他一眼,嘴上却只能服软。“我服了,小舅舅。”
  
  顾天元顿时爽快的放开手。“你看你,早点说不就成了吗?你死不低头,到头来还不是被我给按在下头动弹不得?你这个人就是脾气倔,可有时候倔脾气不是什么好事呢!”
  
  他拍拍手站起来,再伸手去拉杜逸。
  
  却不想,杜逸一把抓住他的手,却突然用力往他往下一拽,然后自己借力跳起来,再反身一脚踢在顾天元屁股上,反将他踢得一个踉跄,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杜逸再跳过去,骑在顾天元背上。“那现在呢?小舅舅你服不服?”
  
  “小混蛋,你耍诈!”顾天元气得大骂。
  
  杜逸冷笑。“现在我就问你服不服,嗯?”
  
  “服……服个屁!”顾天元又一声痛骂,猛地一下双手撑地往上一跳,就把骑在他身上的杜逸给掀翻在地。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再次反将杜逸给按倒在地。
  
  “不可能!”再次被他放倒,杜逸不可置信的低呼。
  
  顾天元冷笑。“你以为你聪明就能所向无敌了?我虽然不太聪明,可我阿爹阿娘早教过我防身术,那些足以让我应对许多突发状况,其中就包括你这个。再说了……”
  
  他咂咂嘴。“就你这小身板,我都不用费多少力就能把你给灭了。你还想反压我?你也想得太美了!”
  
  杜逸小脸霎时惨白一片。
  
  顾天元越发的得意洋洋的。
  
  顾采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阿元,够了!”
  
  “阿姐!”
  
  一听到声音,顾天元连忙跳起来。他立马一改刚才面对杜逸时候趾高气昂的模样,转瞬的功夫又变成了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娃娃:“阿姐你来得正好,你快来给我评评理!本来我是好意请大外甥带我熟悉一下侯府,我正好趁这个机会和他熟络熟络。结果谁知道,他这一路下来连一句话都不和我说,我问他话他也不回答我。我也是受不了了,就说他要是个男人的话,那就别这么蛰蛰蝎蝎的,和我打一架好了!谁赢了可以对对方提一个条件,对方必须无条件答应,他同意了。然后我们就打了,结果就是我赢了!可他不要脸,他居然耍诈!虽说他耍诈也没赢我,可他这个态度很有问题!你们必须好好教训教训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