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04章 一盆王八汤

第104章 一盆王八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这兄弟二人私底下暗搓搓的商议起这件事的时候,顾采薇突然肩膀一抖,忽觉一阵寒意从后背窜了出来。
  
  杜隽清见到了,他忙问:“怎么了?”
  
  “没事,应该是上午在荷花池里待的时间太久,沾染了暑气,我现在有点不舒服。一会喝一碗莲子茶就好了。”顾采薇淡声说道。
  
  “你就是太累了。”杜隽清顿时脸一沉,“以后做饭的事情让厨子来好了,你别再这么辛苦。”
  
  顾采薇就忍不住白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就把我当厨娘使唤的?现在你倒是知道心疼我了?”
  
  杜隽清轻咳两声。“不都说了,那是一开始吗?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我都会心疼你,不再让你那么辛苦了。”
  
  顾采薇轻哼了声。“知道了,其实我也不乐意这么辛苦来着。可是现在不是要让舒家阿兄他们心甘情愿的跟咱们走吗?那我只能吃点苦头。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接下来我就可以休息了。”
  
  杜隽清连忙点头,就拉上她的手。“现在我带你回去休息。”
  
  顾采薇顿一顿。“至于吗?我还没虚弱到这个地步。”
  
  “至于。”杜隽清一本正经的点头。
  
  “那好吧!”
  
  说句心里话,这个闷骚的男人能主动表现出对他的关心,这一点还是让她很欢喜的,所以顾采薇也不会傻乎乎的做什么欲拒还迎的模样,自然就欢喜的点头答应了。
  
  眼看着他们俩手拉着手的回去客房,欧神子的眼神猛地一下阴沉了下去。
  
  身边的徒弟们都忽的察觉到一阵冷意来袭。他们冷不丁一个激灵,赶紧转头一看,才发现这股冷意是从自家师父身上发散出来的。
  
  一个徒弟忍不住小声问了句:“师父,您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欧神子抬手就给他头顶上敲了个爆栗。
  
  他是个铸剑大师,手劲极大,这一下敲下去,徒弟脑子都被敲蒙了。“师父,您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欧神子气呼呼的呵斥,“我都多大年纪了,我会吃这种醋?再说了,小娘子是我这等人能肖想的对象吗?”
  
  “那您干什么……”
  
  “我只是想不通,小娘子到头来怎么就挑了这么个男人?他根本配不上小娘子!”欧神子低叫。
  
  呃……
  
  “可是,我看他们俩相处得挺好的啊!现在他们都已经成夫妻了,师父您再觉得不般配,似乎也无济于事。”又一个徒弟小声说道。
  
  欧神子又冷冷一眼扫骨气,小徒弟赶紧闭嘴。
  
  欧神子才皱皱眉。“我总觉得这里头有些不对劲。可我昨晚上仔细想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想出来……不行!我得赶紧把小师弟给叫过来,我们一起好好参谋参谋。我总觉得,这里头很有些蹊跷!”
  
  说着话,他又看一眼跟前的徒弟们:“还有,我马上就要跟他们一道去永兴县了。我打算从你们中间挑一个跟我一起走,剩下的人继续留在这里。你们谁想和我去?”
  
  “我我我!”
  
  马上,一干徒弟全都举起手,争先恐后的大喊。
  
  笑话,都已经尝过世间的美味了,他们又怎么甘心留在这里继续吃那猪食一般的大锅乱炖?尤其永兴县那边有铁矿的话,那也意味着他们有了取之不尽的原铁,那他们还不是想打什么就打什么?这可是每一个铸剑大师的美梦!两样现成的好处摆在面前,任何人都不会不心动。
  
  欧神子见状,他又眉心一拧。
  
  “这么多人都想去?可我只能带一个。既然如此,那——你们即兴比试一轮吧!谁今天打出来的东西最好,我就带谁走!”
  
  “是,徒儿知道了!”一干徒弟闻言,他们连忙点头,就连忙跑回到铸剑室,又开始铛铛铛的打了起来。
  
  打制宝刀宝剑,那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所以,不出所料的,这些人一直忙到半夜都还在敲打个不停,甚至声音比前一天晚上还要响亮得多。
  
  可怜武崇训和武延基两个人又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接连两个晚上没有休息好,他们再起床的时候,两个人都一脸困倦无力,眼睛下面两团大大的乌青显而易见。就连走起路来他们脚下都轻飘飘的,头重脚轻仿佛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地。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武延基彻底崩溃了,“阿兄,咱们赶紧走吧!这地方我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我就要疯了!”
  
  “我也待不下去了。”武崇训颔首,“那我们就走吧!”
  
  说干就干。
  
  他们本来在岛上也已经停留了三天了。因此早膳的时候,武崇训义正辞严的提议:“我们奉女皇陛下之命往永兴县去,一路上已经耽搁了许多时间了。所以本王想咱们赶紧出发,尽快赶到目的地,也好查清永兴县里的情况,尽早制定出相应策略上报女皇陛下,长宁侯、欧神子前辈以为如何?”
  
  “可以。”杜隽清颔首。
  
  欧神子也爽快点头。“反正跟你们走这件事已成定局,我也已经准备好了。那么什么时候走、怎么个走法,我都听你们的!”
  
  那就是全都没有异议了。
  
  武崇训武延基兄弟俩闻言连忙松了口气——他们可算是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只不过……
  
  解决了这件事,他们的心情放松下来,就又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哈欠。
  
  但是看看对面,杜隽清一家子却都面色如常,甚至还精神奕奕的和欧神子有说有笑,根本一点疲乏不见,这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他们都住在一个地方,晚上也都是被欧神子师徒几个的打铁声包围着的啊!那么嘈杂的声响,吵得他们连眼睛都闭不上。那为什么眼前这几个人却能安稳休息?
  
  甚至,马上他们又想到了——自从出了长安,他们因为一路奔波,身体渐渐消瘦了不少。但是杜隽清他们并没有。不仅没有,甚至这几个人的精气神还隐隐有越来越好的趋势好吗?
  
  这又是为什么?
  
  两个人想着,又忍不住看了眼顾采薇——是因为她吗?他们对这个小娘子是越来越好奇了。
  
  当然,已经尝过杜隽清厉害的他们现在一点都不敢把好奇表现在脸上。但等回去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武崇训又招来几个贴身侍卫吩咐下去:“你们以后多盯着长宁侯他们的后厨一点,只要他们那里做了吃食,你们就想方设法的给我弄一份来。只要弄到了,本王重重有赏!”
  
  “是!”侍卫连忙应声,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既然已经商量好了,那么当天中午,杜隽清一行人就带着欧神子还有他的大徒弟天一子一起上路了。
  
  这一路上,顾采薇果然没有再怎么动手,他们的一应饮食都交给了随身的厨子。不过,欧神子师徒二人吃的饭菜还是由她来把控,菜单也都是她拟出来的。
  
  因此等抵达永兴县的时候,欧神子的大肚子都已经缩小了好几圈。以前肚皮上走一步就晃三下的肥肉现在都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虽然他肚子依然鼓鼓的,但至少腰腹上的肉都紧实了不少。他的面色和红润多了,精神更好,笑起来声音爽朗,晚上铸剑的时候手脚也更有力了——没错,即便是跟着他们走了,但欧神子师徒一路上也没有忘记练手。
  
  他们随身带了一些必须的工具,只要到了驿馆暂住,他们师徒就要把工具给摆出来,两个人关起门来铛铛铛的又敲打上至少一个时辰。
  
  用欧神子的话说:“我们吃这行饭的,练的就是熟能生巧的本事。天赋再高,那手上也一日都不能生疏了。所以每天再忙,也得抽出一点时间来让双手活动活动,至少要练练基本功。”
  
  对于他的这番话,顾采薇十分赞同她他回头还用这个来教导杜逸顾天元还有顾天赐。
  
  杜逸和顾天元听后都乖乖的点头。
  
  杜逸连忙说道:“阿娘说得对,以后我读书也要这样,日日笔耕不辍。”
  
  “还有我做药也是,不能断了,不然手艺要是停留在这一步,那多丢人?”顾天元也连忙点头、
  
  至于顾天赐……
  
  因为出门的时候,他的伤还没好,所以这一路过来,他都是一个人单独一辆马车坐着。在驿馆里,不管房间再怎么紧张,顾采薇也会给他安排出来一个单独的房间给他休息。
  
  顾天赐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样的好意。甚至为了养伤,他都没怎么出来,每天只管吃吃睡睡,一路下来居然胖了不少!
  
  那次去请欧神子出山,他也借口胳膊还没好全没有去。
  
  不过,现在听到顾采薇他们这么说,他就脸一沉:他觉得顾采薇是在讽刺他。
  
  因为,自从胳膊摔断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看过什么正经书,更别提提笔写字了!
  
  在中途他的胳膊其实已经好了,在大夫的帮助下也慢慢能活动自如,可他依然觉得胳膊使不上多少力气,这一路奔波又辛苦,他哪来的精神看书?
  
  至于杜逸和顾天元?这两个人爱装模作样给人看,那就让他们装去。反正,一个是侯爷世子,一个是乡下铃医的儿子,这两个人根本不需要读书入仕,那么装装样子给人看看就够了。
  
  所以现在,这几个人是合起伙来讥讽他了么?
  
  顾天赐撇撇嘴。“阿姐说得对,我也要向欧神子前辈学习。”
  
  语气敷衍得很。
  
  顾采薇见状,她也只是淡然撇唇,懒得和他多说。
  
  原本她和杜隽清决定带顾天赐出来走一趟,除了是给顾程远一个交代外,也是打算给顾天赐最后一个机会——好歹他也是姓顾的,那么如果可以把他收容到他们身边来的话,他们还是想努力一把。可是这一路过来,顾天赐的表现简直让他们绝望。
  
  从出发到现在,顾天赐就打着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旗号,什么事都不管,只管躺在马车里哼哼。后来杜隽清和武崇训兄弟二人干起来的时候,他居然还吓得脖子一缩,赶紧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再然后,武崇训两个认怂了,他才伸出来脑袋,又继续醉生梦死。
  
  而现在,她一本正经的教导给他们道理,这小家伙不听也就算了,他摆出这么一张要死不活的脸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对于这个深得顾程远真传的阿弟,顾采薇已经没有任何改造他的心思了,所以她只几句话把事情给糊弄过去,就回头和杜隽清商量:“以后,咱们还是别对五郎抱任何希望了。等到了地方,随便分派给他一个任务,但至于他打算怎么做,最终结果又如何,那都看他的命吧!只要他不惹是生非,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
  
  “这样挺好。”杜隽清颔首,“我也打算怎么做。”
  
  顾采薇连忙拍拍胸口。“亏得我的亲阿弟不是这德行。不然,他早被我揍了八百遍了!”
  
  杜隽清轻咳两声。“他现在说起来,也的确是你的亲阿弟。”
  
  顾采薇立马转头白他一眼。“你再提醒我一遍试试看?”
  
  杜隽清就赶紧转开头。保命要紧,他不说了。
  
  除了这些小浪花,他们一路顺遂,很快抵达了永兴县。
  
  永兴县处于荆州路下一个十分偏远的小县城。当前头领队的杜仁大喊一声:“到永兴县了!”
  
  走了两个多月的众人顿时都振奋不已。
  
  只不过,当大家都伸长脖子往前头看去,却只看到一个矮小且灰扑扑的城墙的时候,大家立马仿佛被兜头浇了一大桶凉水,他们满腔的欢喜都凝固了。
  
  穿过城墙,一座凄凉破败小城彻底呈现在他们面前,所有人的心顿时更凉得彻底。
  
  顾采薇透过车窗朝外看去,她也眉心微拧。“这地方的确太偏太破了点,难怪当初谁都不要这里。”
  
  “可不是吗?也就我阿爹傻,他为了赶紧从国公府搬出去,就随便挑了这个地方,让阿翁给他请封侯爵,然后他就匆忙搬了出来。”杜逸小声说道,然后又唇角高扬,“不过,老天爷还是公平的。你看,这地方虽然破败,可谁能料到他这里居然有一个大铁矿呢?我跟你说,那铁矿特别大,气势十分恢弘,你看到了一定会被震惊到的!就靠着这个东西,以后永兴县绝对会名扬整个长安城,我阿爹的名字也会载入青史,不信你等着看好了!”
  
  “这个还用说吗?我本来也是相信他的。”顾采薇淡声说道。
  
  杜逸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一路说着话,他们的队伍已经抵达了永兴县城东边的长宁侯府——这里就是当初杜隽清在当地的府邸。
  
  不过可想而知,这个府邸和长安城里的长宁侯府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好在永兴县地处偏僻,这里地方够大,所以这个侯府占地面积比起长安城里的侯府要大了一倍不止。只不过里头的建筑、装饰等等东西却都简陋得很,甚至比他们一路过来住的驿馆都不如。
  
  武崇训兄弟两个人刚走到门口就已经垮下脸。等再见到里头灰扑扑的建筑,他们脸上的嫌弃更是显而易见。
  
  杜隽清见状,他就开口:“寒舍简陋,高阳郡王和魏王世子若是瞧不上,下官可以安排你们先去县城里最好的酒楼住下,然后下官再请人去将驿馆装饰一下,你们日后搬去那里住好了。”
  
  “不用。”谁知道他话刚落音,武崇训就摇头,“我们是来这里办正事的,又不是来享受的,侯府这里的环境已经可以了,我们不挑剔。”
  
  这话可真不像是能从惯于奢华享受的武家人嘴里说出来的!
  
  杜隽清听后,他就眉梢一挑。“高阳郡王您拿定主意了吗?”他沉声问道。
  
  武崇训定定点头。“拿定了,我们就住这里。”
  
  武延基也赶紧点头。“我们要和长宁侯你在一处,其他哪里都不去,这样不也正好方便咱们一起商议铁矿上的一应事宜吗?”
  
  这么说,他们还真打算赖着不走了?
  
  杜隽清抿抿唇。“既然如此,那二位留下也好。”
  
  说罢,他就让人安排这些人住下。
  
  而既然武崇训兄弟两个都不走,吏部户部的人也自然都不走,再加上杜家、秦家这么多人,他们全都在长宁侯府住下。一时间,原本空空荡荡的长宁侯府里就被挤得满满的,几乎人满为患了。
  
  原本杜隽清父子俩过来的次数也不多,就算来了也就他们两个人,所以这府上侍奉的人也不多。结果现在一口气来了这么多人,侯府上的人都不够用,顾采薇赶紧又张罗着让人出去或买或聘,紧急弄了二三十个人进来,才算是勉强把这个缺口给堵住了。
  
  等忙完这些,天都已经黑了。
  
  顾采薇也疲惫的瘫倒在床上。“你说姓武的这次是发什么疯?他们干嘛死活要留在这里和咱们一起住?他们就不怕你一个不高兴,再给他们下药,让他们生不如死?”
  
  “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有阴谋。”杜隽清沉声说道。
  
  顾采薇就撇唇。“这些人可真够厉害的。上次被你报复的下场还显而易见呢,结果现在他们就又开始折腾了,果真是记吃不记打吗?只不过……我记得咱们也没给他们什么好果子吃啊?”
  
  “所以姓武的都是一群打不死的蟑螂,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就会泛滥成灾。”杜隽清说道,“看来上次我给他们的教训还是太轻了。”
  
  顾采薇深表赞同。
  
  两个人正说着话,杜仁又已经过来了。“侯爷,高阳郡王和魏王世子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