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12章 临危出手

第112章 临危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崇烈的人把话传过来,杜隽清立马斩钉截铁的回应——
  
  “不去。”
  
  来人一脸气愤。“长宁侯,我们郡王好心好意邀请你过门一叙,也是想借此机会消除掉杜武两家之间的嫌隙,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果真要错过吗?”
  
  呵呵呵。
  
  顾采薇在一旁听着,她差点都要笑死了!
  
  明明是姓武的有求于他们,可他听这说话的语气,搞得还好像是姓武的好心好意施舍给他们什么天大的好处一般,他们必须跪下来双手高举好好捧着才行!
  
  他们可没有那么贱!
  
  听到这话,杜隽清越发坚定的摇头。“本侯没空,不去。”
  
  “你……好!那长宁侯你可别后悔!”来人长袖一甩,立马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然而,走出去几步之后,杜隽清一直没有出声叫他回去,他慢慢的迈不动步子了。无奈回转头,他又恨恨瞪了杜隽清一眼:“长宁侯,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答应?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你要是再错过,就没有下一次了!”
  
  “那可真是多谢你了。”杜隽清唇角微勾,“只可惜……本侯说了本侯很忙,没空前去拜见新安郡王。那么现在,你的脚可以跨过门槛了。”
  
  来人低下头,看看自己正在门槛边缘徘徊的双脚,他终于一咬牙,狠狠心:“好,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然后才无比艰难的提起脚,慢慢跨过门槛,慢慢的走了。
  
  “我呸!”
  
  顾采薇见状,她都忍不住低声骂。“这些姓武的真本事没多少,作威作福的本事倒是多了去了。如今他们把阳新县里那个小铁矿给折腾成什么样子,当我们不知道吗?他们都已经焦头烂额了,正是急需咱们帮助的时候,结果就这样他们还要在咱们跟前摆什么郡王的威风,他也真够厉害的!既然这样,那咱们也只能让他继续抱着他的名声在那里囫囵过下去了。”
  
  杜隽清轻哼:“他是还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不过没关系,很快老天爷就会手把手的教他认识到的。”
  
  顾采薇顿时扑哧一声。
  
  “你可真是越来越坏了。”她忍不住轻声骂他一句。
  
  杜隽清眉梢一挑。“我再坏,难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顾采薇忙不迭点头,“你越坏我越喜欢,我就喜欢坏男人!”
  
  杜隽清这才颔首。“嗯,我也喜欢坏坏的你。”
  
  这边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欢喜得不得了,那边武崇烈听到小厮回来后添油加醋的告状,他气得一把将跟前的案几都给掀翻了。
  
  “不来是吗?好!杜七,有本事你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只要你敢来,你看本王怎么把你踩在脚底下,让你哭着喊着来向本王摇尾乞怜!”
  
  下头的人纷纷朝后头退让过去,险险避过了飞过来的案几,以及案几上的碗碟等物。
  
  好一会,觉得他的怒火应该消得差不多了,一个管事才小声问:“郡王,现在他们不来,咱们的计划可该如何实施?矿上真的等不及了啊!”
  
  “一群废物!”
  
  武崇烈本来就怒火中烧,现在听到这么没出息的话,此举更是火上浇油。要不是跟前没东西可砸了,他真想把这人的脑袋给砸成稀巴烂!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矿山吗?不就是一群贱民吗?他杜隽清能管的好,本王肯定也能管的好!世上那么多矿山,不都被开发得好好的?本王也不是除了他就找不到别人帮忙了!”他咬牙切齿的吼了半天,可除了骂杜隽清、顺便夸赞自己之外,并没有想出任何实质性的主意。
  
  管事的看他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也不敢多言,只得顶着满头大汗小声说道:“是,属下知道了。属下这就派人去别的矿山那边请人过来帮忙。”
  
  “等一等!”
  
  武崇烈突然又叫了声。
  
  管事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但也只能转回头,脸上还必须扬起一抹笑:“郡王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你们就算现在去找人,那来回路上也要浪费许多时间,这期间那些贱民还不知道又会跑多少。现在他们不能再跑了!”武崇烈沉声说道,“所以现在,你们一方面要好好看住矿山上剩下的那些人,另一方面则是去附近的村镇,抓一些青壮年回来挖矿。年纪十二岁以上的,一直到五十岁的,只要能走得动路、背得起东西的,全都给我抓过来!”
  
  武崇烈吩咐完了,他又想想点头:“你们都太没用了,那些人就算交给你们怕是也管不住。算了,在你们把帮手找来之前,本王先去那边镇着。我就不信了,有本王在那里看着他们,那些刁民谁还敢私自离开矿山!”
  
  他也的确说话算话,立马就让人收拾东西,然后就带着姬妾们浩浩荡荡的往矿山那边去了。
  
  阳新县这边的矿山规模并不大,但这座山却在深山里头,每次进去都十分艰难。武崇烈既然摆明态度要过去镇压那群不听话的刁民,那就意味着他要在那里常住。既然是常住,手下少不得要赶紧征调民夫从县城里给他把王府里的东西都给搬过来。还有他的住处,也要用心修缮,一定要让他住得舒服才行。
  
  这样一来,本来矿山上数量就不多的民夫,他们还要分出来一部分来给武崇烈修筑山里的郡王府,于是分摊在他们肩头上的任务反而更重了。
  
  虽然很快又有许多乡镇里的壮丁被抓了过来,稍稍填补上了人数上的空缺。但武崇烈这么一通折腾,反倒又叫管事将更多的预算都花在了他身上,再加上新来的壮丁吃饭又是一大笔钱……可他们手里哪还有那么多钱花?
  
  到头来,管事的只能将民夫的饭菜等级再降一个档次。
  
  好在现在春暖花开,山间到处都是野菜,每天伙房里的人出去挖上几筐回来,煮一煮就够人吃了。运气好再遇上几只野兔野鸡什么的,那就是加餐。
  
  只是,菜好解决,饭却是个大问题。在预算被压缩到实在不能再压缩的情况下,负责采买的人只能买了最劣等的糙米回来。这些东西煮出来的饭,一口里头就有半口砂石,一不小心就崩掉人半颗牙。每次开饭后,民夫们再累再饿,也不敢捧起碗就狼吞虎咽,还必须小心翼翼的将碗里的沙子石头给挑出来,挑得差不多了,然后才敢小口小口的吃进肚子里去。
  
  这样的日子可想而知——大家都吃不饱饭,一天一天越发的面黄肌瘦,走在山上的步子都是虚浮的。
  
  大家私底下的抱怨声越来越大。但只要想到从长安城来的新安郡王现在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呢!新安郡王的人手也一天到晚的盯着他们,所以他们心里有怨气也不敢发作,只能咬牙忍着。
  
  本来日子就够难过了,但很快又出了问题——一天中午,大家吃过饭之后,突然许多人开始上吐下泻,口吐白沫,眼看着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工地上瞬时一片恐慌。
  
  矿医过来检查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原因所在:“他们这是吃了山里有毒的野菜,所以现在食物中毒了!”
  
  可这矿医根本就是从附近村子里找来的赤脚大夫,让他治点头疼脑热还行,像这么大规模的食物中毒,他就有些束手无策了。如今他只能挨个给这些上吐下泻的民夫按摩催吐,可自己忙得浑身是汗也只弄好了七八个。
  
  就这样,看管民夫的人吃完了饭,又过来驱赶民夫上山挖矿。
  
  “他们都已经这样了,现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哪还有精神去挖矿?”一个年岁大一点的民夫终于忍不住说道。
  
  他话音刚落,管事的鞭子就朝他脸上抽了过来。
  
  老者被一鞭子抽倒在地,其他人也都吓得脸色大变。
  
  管事马上又上前几步,对着老者一顿狠抽,抽得老者浑身是血、满地打滚哀嚎不断,他才收手对其他民夫高喊:“你们敢不听话,这个贱民就是你们的下场!现在,没有中毒的人全都继续给我上山挖矿!中毒了已经吐出来的,也给我上山!其他排队等着催吐的,回头等吐完了也给我上!郡王每天可都是安排了任务下来的,你们敢不完成,晚上就全都给我饿着!”
  
  民夫们被眼前这和凶残的一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们立马不再多说,都乖乖又排队上山去了。
  
  就连那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老者,他也不能幸免,依然被同行的人搀扶起来,一瘸一拐的继续上山去干活。
  
  只是今天中午中毒的人有几乎一半。这一半人躺在山下等着矿医来给他们治病,剩下的一半上山干活。没了那一半的劳动力,他们的工作效率大幅减慢,自然没有完成武崇烈的要求。于是,他们的晚饭没有吃上。
  
  这也就罢了。等他们从山上下来,竟然发现好些中毒的人直到现在都没得到治疗!好些人都已经昏死过去了!
  
  武崇烈得知有人食物中毒的消息,他也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懒洋洋的说道:“这些贱民不是从小就吃山里的东西长大的吗?吃多了,他们的肠胃也就适应了,哪有什么中毒不中毒一说?现在他们肯定就只是有些不适应,可为了偷懒,故意装作什么都干不了,你们不能惯着他们!”
  
  至于去出去镇上请好点的大夫过来给他们看病熬药?那更是不可能的!
  
  他们手头经费有限,谁舍得把钱花在这些蝼蚁一般的贱民身上?
  
  因而这一晚,民夫住宿的棚房里哀嚎声不断。到了第二天一早,就已经有三个人扛不住没了性命。
  
  管事的知道后,直接叫人过来将死掉的人尸体抬走,至于扔到哪里,不得而知。
  
  第二天,许多前一天中毒的人还头重脚轻双眼发花,可管事也没给他们休息的时间,又拿着鞭子逼着他们上山去干活。
  
  然而这样的状况下,他们又能干得好什么?
  
  不出意外,这一天矿山上意外频发:要么有人走着走着从路上摔下山去,运气好点缺胳膊断腿,运气不好直接一头撞死在了山石上;要么有人抬矿石的时候脚下一软,人就被沉重的矿石给压住,断了气。以及饿昏过去的、被太阳晒晕的,那更是数不胜数。
  
  这一天的任务量他们自然又没有完成。
  
  到了晚上,管事清点采下来的矿石,眼看就那么小小的一堆,好些原铁石上的人血都还没有干呢!管事立马沉下脸:“你们这群废物!白吃饭不干活是吧?想偷奸耍滑是吧?那好,今天你们也别指望吃饭了,全都给我饿着!老子还省一顿口粮了!”
  
  说完,他又抓过来一个早累得头晕眼花的民夫一通暴打,才气呼呼的回去喝酒吃肉散心了。
  
  这一晚,棚房里的哀嚎声越发重了,但隐约还有一股异常沉重的氛围萦绕在所有人心头。许多人整晚都没有睡觉。
  
  紧接着,第三天,第四天……
  
  到了第五天晚上,武崇烈看着管事送上来的账册,他一张脸变得铁青。
  
  “这就是在你的引导下,这些民夫开采出来的铁矿数量?为什么被征调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可挖出来的铁矿却越来越少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管事连忙低头。“郡王,属下知错了!只是近期不是因为发生民夫集体食物中毒一事么?许多人都生病了,没力气上山去干活,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不过属下已经叫矿医给他们熬草药喝了,想来这几天他们就能好起来了。属下已经计划好了,等他们的力气恢复给四五成,属下就催着他们赶紧干活,一定抓紧把这几天损失的量都给补回来!”
  
  “你最好能说话算话。不然,之前那个管事的下场就是你的明天。”武崇烈凉凉说道。
  
  管事顿时一个激灵。
  
  上一个管事因为办事不利,害得矿山上的民夫四处窜逃,已经被武崇烈抓起来当着他们的面活活打死了。当时他也在场,对当时惨烈的画面记忆犹新。还有那个管事的哀嚎……现在那叫声还不时在他耳边回荡。
  
  他可不想赴那个人的后尘!
  
  他赶紧摇头。“郡王请放心,属下一定能说到做到!”
  
  然而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了一阵大喊声。声音如此猛烈,仿佛无数人一齐发声,声音几乎震动天地,就让他们脚下的地面都跟着晃动了好几下。
  
  管事脚下不禁一个踉跄,他差点都没站稳。
  
  武崇烈是跪坐在地上的,他的状况还好点。但随着外头的喊叫声越来越大,他的脸色瞬时又变得阴沉无比。
  
  “出去看看,外头发生什么事了!”他忙对小厮吩咐。
  
  小厮刚答应了,都还没迈开脚呢,外头的人就已经一脸惊慌失措的跑进来了。“郡王,不好了!那些民夫,他们……他们哗变了!”
  
  “你说什么?”
  
  武崇烈立马起身,管事也脸色一白。“你可别胡说!就那些贱民,他们有什么资格哗变?”
  
  “是真的!”
  
  前来报信的小厮浑身都在发抖。“他们都在说,反正现在每天吃不上饭,还要干那么多活,动辄还要被人抽鞭子,这么下去迟早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那他们还不如抓紧时间,在死前拉几个人下去垫背,那也不枉此生了!所以现在,那些民夫都已经把看守他们的护卫都给杀了,现在还举着开山的工具往咱们王府这边过来了!”
  
  此言一出,满屋子的人都震惊了。
  
  武崇烈也脸色大变。
  
  “他们敢!这群贱民,他们拿来的资格动本王?本王可是女皇陛下亲封的新安王,我是皇亲贵胄!他们只要敢动我一下,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话是这么说,可那些民夫早已经被逼得活不下去了,谁又还在乎什么诛九族不诛九族?反正等他们一死,他们的妻儿也都难以活下去,那其实诛不诛九族对他们来说没差。
  
  他们都已经豁出去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头的喊杀声越来越响。马上又一个小厮跑来:“郡王,这些民夫已经将咱们王府围了,正和护卫们对打呢!”
  
  武崇烈顿时一颗心都开始发颤。
  
  那些贱民居然是来真的?
  
  而且……
  
  他这个在山里修建的郡王府十分简陋,说白了就是一所三进的宅子,宅子还不大。虽然里头伺候的人不少,但好歹防御工事做得并不好。毕竟,谁能想到,这群民夫居然这么不听话,还能举起刀子朝他挥过来?
  
  他的护卫也就五六十个,可是现在围拢过来的民夫却有数百……要是真对着干,他的护卫也抵挡不了多久!
  
  然后,就该轮到他面对那群愤怒的民夫了!
  
  之前武崇烈也在矿山上走动过几次,见过许多民夫,但他都只是一眼扫过,目光一直都是放在那些矿石上的。现在他仔细想想,竟然发现自己就连一张完整的民夫面孔都记不住。
  
  可即便如此,他也已经明显感受到了从外头传递进来的浓烈的愤怒!
  
  那群庶民从小没有读书习字,他们更不懂礼节为何物。现在他们生气了,也只想找个机会好好发泄。尤其群情激奋之下,他们哪还会和人讲道理?
  
  他们只想杀人!尤其杀掉这里身份最尊贵的自己,然后他们也就回本了!
  
  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节,武崇烈开始瑟瑟发抖。
  
  他赶紧拔腿就往回跑。一边跑,他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快,把所有可以用的人手都调出来,加强王府四周围的防护!还有,赶紧派人去阳新县城,请阳新县县令带人前来解救!以及荆州道按察使,让他速速率兵前来平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