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31章 一个条件

第131章 一个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杜隽清说话算话。他果然拒绝了武崇烈的邀约,专心在家照料起怀有身孕的顾采薇来。
  
  这事也的确可以理解——自杜逸之后,他时隔八年、现在都已经二十四岁了,才终于又盼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这叫他如何能不激动?又如何能不小心呵护顾采薇?
  
  因此,除了他的娘子和他未出世的孩子,外头的其他人他都已经懒得多管了。
  
  只不过,他的拒绝落在武崇烈眼睛里,赫然就是恼羞成怒。
  
  “长宁侯这是因为被我抢先一步夺走了功劳,所以生气了,竟是都不愿意再来看我一眼了吗?”被拒绝后,他并不怎么生气,反倒得意一笑,“这个人心眼可真够小的,姑奶奶不是都已经给他补偿了吗?原本我也是打算再好好向他赔个礼认个错的。可既然他连来都不肯来见我一面……那还是算了。人家瞧不上我,我总不能把自己的热脸送上去贴他的冷屁股吧?”
  
  其他人闻言纷纷出言附和,自然也有人嘲笑杜隽清不中用。既然保护不了他手头的东西,被人偷走技术后他又哪来的脸面生气?甚至还对新安郡王甩脸色……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在这群人中,只有太平公主驸马武攸暨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新安郡王立马双眼一眯。“叔叔你这又是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武攸暨淡淡看他一眼。“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而且,那箭头本来就是长宁侯先带人钻研出来的,也是他答应了女皇陛下要赶紧打制出来一批送去边关。而你不声不响的,悄悄弄到了一枚箭头,就照葫芦画瓢,偷偷摸摸的自己也打造了那么多,还抢在他们前头把东西送去边关。说句实在话,这件事的确就是你做错了,你胜之不武。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肯定现在就去找长宁侯,不管他原谅不原谅,但我这个赔礼认错的态度得摆足了。”
  
  武崇烈闻言一阵冷笑。武延基也忍不住问:“我说叔叔,你的性子怎么还越来越软弱了?难不成真是被婶婶天天在家欺负教训,已经被磨得没脾气、就知道后退忍让了?”
  
  武攸暨眼神微冷。“太平她很好,她也没有欺负过我,你们不许说她的坏话。”
  
  大家有所一阵笑。
  
  但当察觉到武攸暨的眼神变得越发冰冷的时候,他们还是止住了笑声。
  
  可武崇烈依然心里不大爽快,因而他小声说了句:“该做的姿态我都已经做足了,可是是他们自己生气不肯理我的。既然这样,我为何还要自找没趣?我堂堂一个王爷,给他脸他不肯要,那他还想让我干什么?总不能让我去他们家门口下跪求饶吧?就算我不要脸,我们武家也要脸呢!”
  
  “可不是吗?既然他自己矫情,非要装模作样,那就让他矫情去好了。我们不止要打造箭头,还连陌刀也要打呢!我看到时候他又会怎么样?有本事他倒是打上门来啊!”武崇训依然记恨着之前在永兴县被被杜隽清夫妻俩欺负的仇,所以说起话来也是理直气壮,一点都不心虚。
  
  武攸暨见状,他不再多说什么,只低叹了句:“你们别只现在叫得大声,回头你们肯定会后悔的。这个姓杜的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呵呵,那又多难对付?有本事你让他把我们那一万枚箭头都给毁了啊!”武崇烈不屑的说道。
  
  他这话说出去没多久,就真个变成了事实——也就约莫半个月后吧,一骑快马从庭州绝尘而来,杀到了新安郡王府上,将一封信、外加一个小包袱递到了新安郡王武崇烈跟前。
  
  然后,新安郡王府上发出了一连串令人胆战心惊的咆哮声。
  
  “怎么会?不可能!明明我是让工匠照着那一枚箭头打造的,打完我也让人试过了,效果好得很,根本不会折断!你们肯定在骗人!”
  
  “新安郡王,事关边关诸多将士的生死,我们怎会胡编乱造?而且证据在下也已经带过来了,您不信的话大可以请人过来检验一下。这些箭头的确是在遇到稍稍坚硬一点的物体之后就会发生折断,杀伤力瞬息大大减弱。而且,我们还特地派军营中的大力士徒手掰了一下,果然也能掰断!箭头上的痕迹明明白白的,是外力加诸在上之后自然断裂的,并非锐器砍断。”来人不卑不亢的回答。
  
  末了,他还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大将军十分信任新安郡王,所以箭头送到后就命人迅速装上。再等突厥杀来,将士们立刻拿着弓箭出击,结果没想到……还好这只是一场小战,将士们伤亡不多。但是郡王您命人送来的这一万枚箭头,我们是万万不敢再用了。”
  
  武崇烈本来看到断掉的箭头就心情恶劣。现在再听到来人这么说,他顿时脸色都变得阴沉沉的。
  
  “哦,是吗?既然你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本王倒是要问问——你们这是已经找到替代品了?是谁?长宁侯的箭头吗?”
  
  “属下不敢欺瞒郡王,的确如此。”来人点头。
  
  武崇烈瞬时一张脸都黑了。
  
  “杜隽清,果然又是他!这个混账东西!”
  
  他咬牙切齿的骂了好几句,而后才看向来人:“你们果真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确定他们送去的箭头都是好好的?没有折断?”
  
  “是。”来人再度点头。
  
  “怎么可能?明明我们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武崇烈不信的低呼。
  
  来人低头。“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反正阳新县和永兴县两边送来的箭头我们都用过了,也认真对比过,两方送来的箭头乍一看的确一模一样,用来试草靶的时候效果也都差不多,可一旦对上皮革、石头那些,阳新县那边的箭头就会自动折断,但永兴县的不会。但我们的箭不是专门拿来射草靶的,是要拿去对付穿着皮毛衣裳的突厥人的。”
  
  直到现在,他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阳新县那边的箭头华而不实,也就只能拿出来做做样子。只有永兴县那边的才是最具实用价值的!
  
  武崇烈冷下脸,许久没有说话。
  
  来人惧于他的面色,但还是又咬牙补充了一句:“在下特地快马加鞭赶来洛阳,就是想尽快将这个消息反馈给王爷您,也好方便您命人查清原因,迅速补救,免得再白白浪费人力物力。至于一开始就说好的陌刀……我们将军也觉得,可以先缓一缓,等确定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再轻易折断,然后再大批量制作了送往边关不迟。”
  
  他虽然把话说得委婉小心,可武崇烈又哪里听不出来他的言外之意——这个人不仅拒绝了后续的箭头,甚至连他们一开始商量好的陌刀也不要了!理由就是生怕那些东西又折断了!
  
  “既然都已经说好的事情,连字据都签了,那这些东西岂是你们说不要就不要的?一开始我也命人将样品送去给你们看过,是你们确定没问题,我们才签下的字据。结果现在你们自己技艺不精,动不动就把箭头给折断了,到头来却想把责任给怪到本王头上来?世上没这么容易的事!”武崇烈咬牙切齿的低喝。
  
  他这是打算赖到底了?
  
  来人完全没想到,事实都已经摆在面前,武崇烈竟然脸上也毫无羞愧之色,反而还言之凿凿的反咬了他们一口!
  
  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们在边关作战,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那么,一个好的兵器对他们来说绝对是能救命的!
  
  现在武崇烈手下有铁矿,也主动提出能为他们提供一定数量的箭头,这本来是好事。他们大将军本着不得罪武家的心思,觉得只要东西能用那就用了。结果谁曾想……最终却是这么一个结局?
  
  就算为了巴结武家,他们也不能拿军营里那么多将士的性命来开玩笑啊!
  
  而且,原本按照将军的意思,他们也没打算把事情闹得太大。他这次也是悄悄的来到洛阳,打算私底下和武崇烈把事情给解决了,然后再悄悄的离开。只要事情不闹大,新安郡王乃至武家的名声都还是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可是现在看来……武崇烈是根本就没把将士们的性命给当一回事!他眼里只有已经到手的利益,还有马上就要抓在手里的大功劳!
  
  这大功劳可是要用他们多少将士们的性命去填的!
  
  饶是在疆场上见惯了生死,他们也不会傻到白白将好容易征来的将士们的性命就这么扔出去。
  
  但马上,他又听到武崇烈说道:“再说了,长宁侯不是已经又送去了新一批的箭头吗?那你们就直接用他后送去的不就完了?”
  
  这言外之意,是在唆使他们将永兴县的箭头替换了阳新县的,好继续让这份功劳落在他头上吗?
  
  武崇烈的无耻简直让这位见多了人心叵测的校尉都目瞪口呆。
  
  “郡王,这件事我们不可能答应您。”他都反应了好一会,才斩钉截铁的摇头。
  
  武崇烈又脸一沉。“你不答应?”
  
  “我们不能答应。”来人依然坚决摇头,“箭头、陌刀,还有许多兵器,那都是需要源源不断的供应的。既然永兴县那边铁矿上产的东西好,我们自然是要长期征用。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会傻到为了讨好郡王您,却和长宁侯交恶?毕竟这天下有那么多军营,好的兵器却少之又少。长宁侯若是一个生气,直接不再给我们供应兵器,转而去投奔了别人,那我们岂不是人财两空?”
  
  “好,好!”闻言,武崇烈怒极反笑,“反正现在你们选择了和姓杜的混在一起是不是?那好,你就只管和他混去好了。只不过,一开始你们在字据上写了要多少兵器,那你们就得把数量都给要足了!我们拿到单子后都已经让人给做出来了,现在肯定下一批都已经在送往庭州的路上了,你总不能让他们半路又把东西拉回去吧?”
  
  所谓是死皮赖脸,应当就是他这样吧?
  
  反正,武崇烈就是一口咬定——合约不能毁!这一份利益他绝对不可能吐出来!
  
  来人气得直磨牙。
  
  可在这件事上,武崇烈不仅没有一点羞耻心,反倒步步紧逼,分寸不让。他身份低微,也不能和武崇烈硬碰硬,最终只得低下头:“这件事请容在下回去同我家将军商量商量。”
  
  说罢,他就赶紧告辞。
  
  等人一走,武崇烈就气得将屋子里的东西都给砸了。
  
  “可恶!可恶!长宁侯,杜隽清,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肯定是!我就说你怎么一直没反应呢,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他越想越气,最终实在是忍不住,他出去交代小厮:“去,将长宁侯给我请过来!就说本王有要紧事和他商量!”
  
  小厮看他满面怒容,片刻不敢耽搁,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可很快小厮回来,他脸上满是小心翼翼:“郡王,长宁侯带着夫人出去散心去了,说是这几天都要住在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那就去外头找他们!找到人直接带回来!”武崇烈低吼。
  
  “可是……就连侯府上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啊!这可让小的从哪里找起?”小厮一脸为难。
  
  武崇烈闻言,他又气得踢了一脚案几。“故意的!他们绝对就是故意的!”
  
  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现在出事的是武家的东西,杜隽清出现不出现,这事对杜隽清的影响几乎不存在。但对武家……他们要是不处理好这件事,那接下来还有谁敢接收他们的兵器?
  
  武崇烈再暴躁,他也不傻。既然找不到杜隽清,他就赶紧将武家相关的人都给找了过来,大家一起商议起这件事的解决办法来。
  
  可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大家还是得出了一个统一答案——
  
  “一定要找到长宁侯!这件事绝对和他有关系!他也肯定知道如何解决!”
  
  可是,长宁侯又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正当武家人四处寻找他们踪迹的时候,杜隽清正和顾采薇团在郊外一所外表平平无奇的房间里烤火。
  
  那次顾采薇察觉到身体不适,就已经怀有身孕两个多月了。到现在腹中的孩子已经三个月,却越发的闹人,总是动不动就让顾采薇恶心想吐。而且之前还只是干呕,现在她则是吃什么吐什么,一天三顿饭加上宵夜的吐,简直快折磨死她了!
  
  现在,顾采薇才刚刚吐完。
  
  虽然已经漱过口了,可现在她依然觉得嘴里味道怪怪的,怎么都觉得难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