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33章 关系网壮大

第133章 关系网壮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琉璃,带她去客房。”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齐氏的声音。
  
  琉璃连忙应声,就赶紧和晓芳儿一边一个,拉着田氏走了。
  
  田氏早已经被吓软了腿,也就老实的跟着他们走了。
  
  屋子里的齐氏就拍拍顾采薇的手。“你先在这里歇着,我去把这件事给处理掉。”
  
  “娘,其实我可以自己解决。”顾采宁小声说。
  
  “你刚生完孩子,解决什么啊?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在这里好好躺着!”齐氏冷下脸教训她几句,就转身出去了。
  
  前脚齐氏刚走,后脚杜隽清就来了。“你们这是打算把事情告知大伯母他们了?”
  
  顾程风和齐氏出现后,杜隽清嘴里的岳父岳母就成了这两位。至于顾采薇这个身体真正的爹娘,则是直接被他给无视了。
  
  顾采薇点头。“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那还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要是再不和她把事情给说清楚,大伯母还会一天到晚的在我跟前灌输她那些要命的价值观,我迟早得被她给逼疯!”
  
  “那倒是。”杜隽清颔首。
  
  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田氏都对顾采薇说了些什么。但以田氏的德行,想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而就在他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晓芳儿已经悄摸过来:“夫人,顾夫人已经走了。”
  
  她口中的这个顾夫人自然就是田氏了。
  
  “她那么爽快就走了?”杜隽清闻言略惊。
  
  晓芳儿点头。“亲家夫人让她老实点,别乱生事,不然她不仅没了女儿,就连丈夫的依仗都没了。还说她男人本来就没本事,现在全靠着侯爷您在朝中站稳脚跟。一旦他们惹侯爷你们生气了,你们不再管他们,他们立马就会被人给活活踩死!这样的话,十郎君这辈子都别指望出人头地!然后,顾夫人就老实了。”
  
  这话犀利得……杜隽清一个旁观者听到转述都觉得扎心。
  
  “拿顾程远和顾十郎的前程做要挟,没想到岳母的手段还挺厉害的。”
  
  “我阿娘本来就很厉害,不然你以为她是怎么掌控那么大一家钱庄的?”顾采薇淡然回应。
  
  末了她看看晓芳儿:“我阿娘呢?她怎么没回来?”
  
  “亲家夫人去看小娘子了。”晓芳儿立马交代,“她说刚才没看够,她还要多看几眼。”
  
  顾采薇立马垮下脸。“还记得当初,她老跟我说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就调皮,生下来后也动不动就乱哭,吵死她了,她都不乐意理我!结果现在,那小家伙不一样只知道哭?我睡梦中还挺她哭了好几次呢!现在她怎么不嫌弃了?”
  
  晓芳儿眨眨眼,老实交代:“可亲家夫人说,小娘子很乖巧可爱啊!”
  
  顾采薇嘴角抽抽,恨恨别开头。
  
  杜隽清见状,他小声宽慰她:“都说隔代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顾采薇又忍不住白他一眼。“你刚才又在哪里?为什么我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及时过来?”
  
  杜隽清低下头。“我在咱们的女儿身边。”
  
  “我就知道,你们都只要孩子不要我了!”顾采薇气愤得扭过头,不理他了!
  
  杜隽清自己心虚得厉害,只能小声的劝她。
  
  可顾采薇本来就因为身体不舒服,心里也跟着难受。所以现在,不管踮起脚怎么小心的讨好,她都不理他。晓芳儿在一旁看着,她都忍不住为杜隽清捏了把冷汗。
  
  不过当琉璃办完了事情走过来,她就直接把晓芳儿给拉了出去。
  
  “阿姐,你拉我踹干什么呀?你看夫人和侯爷闹得这么厉害,你也不去劝劝?”
  
  “有什么好劝的?夫人生小娘子痛苦了那么久,现在肯定还难受着,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侯爷,那她对侯爷发泄一下没毛病。你没看侯爷根本就没生气吗?所以,他们这俩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咱们就只要在一旁看热闹就好了。等夫人发泄够了,她自然心情也就好了。”琉璃慢悠悠的说着,一边拉着她往前走。
  
  “哦,这样啊!”晓芳儿点点头,马上又忍不住问:“阿姐,你这是带我去哪?”
  
  “去看小娘子啊!”琉璃立马回答。
  
  后来,顾采薇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这个小娘子的确长得粉妆玉琢,一天比一天出脱得更漂亮。等到满月后,小娃娃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又大又圆,小脸也肉嘟嘟的,仿佛一个雪捏的娃娃,可爱得不得了。
  
  顾采薇看在眼里,她都喜欢得不行。
  
  那就难怪齐氏、顾程风、杜隽清还有府上那些人都喜欢她得不得了,有事没事就想把她抱在怀里逗弄了。
  
  坐月子的时间过得飞快,马上小娘子就满月了。杜隽清当然在侯府为他的宝贝女儿举办了一场满月宴。
  
  原本杜隽清只是打算请几个亲近的朋友过来吃个饭,热闹热闹。结果却没想到,这场满月宴最终却变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盛宴——
  
  在举办满月宴的当天,一大早开始,太平公主就高调的给长宁侯府送来了一份厚厚的贺礼,然后是狄阁老、张相爷,还有和狄阁老一系的官员们。不过,这些人位高权重,不过只是命家奴送来了贺礼,人并没有过来。
  
  紧接着,武崇烈、武崇训、武延基等人也各自派人送了礼物过来。虽说这些礼物里明显带着几分炫耀的味道,但好歹武家人有钱,他们出手阔绰,所以这些礼物也很是不菲。
  
  到了下午,宾客们纷纷上门了。除了秦家的人,竟然还有朝中许多老牌世家,他们都派人过来了!
  
  虽然派来的都是家族中的年轻人,可这也足以证明这些人对杜隽清的认可。
  
  紧接着,兵部户部也各派了一个侍郎过来坐了坐。这是他们对杜隽清在永兴县做出的成绩的肯定。
  
  然后,十二卫中也各自派了人来。这些人的目的就不那么单纯了——他们过来之后,就抓住机会将杜隽清拉到一边,悄声和他商量从永兴县那边调送一批兵器过来。至于价钱嘛,那个好商量!
  
  再等到傍晚时分,就在满月宴开席前不久,又陆陆续续来了许多看似容貌平凡、却步伐稳健的青年男子。他们到了门口,直接对门房自报家门——
  
  “在下北庭都护府校尉萧朗,特奉大将军之命前来恭贺长宁侯喜得爱女。”
  
  “在下关内道按察使副将,奉按察使之命宫前来恭贺长宁侯喜得千金。”
  
  “在下江南道……”
  
  “在下安西都护府……”
  
  这些来的可都是在各地掌握兵权的人身边的左右手!
  
  那么,他们打着给小娘子庆贺满月的名号,真正的目的如何,不言自明。
  
  其实这些天,杜隽清借口在家中陪顾采薇,实际上他也并没有闲着。有瀚海军首领帮他牵线搭桥,去年年底他就已经和许多军中将领联系上了。只不过大都是书信来往,他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动作这么积极,居然这么快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这可就忙死他了。
  
  今天他又要招待宾客,又要小心的和这些人周旋。好容易等到酒席散了,他也已经累得爬都爬不起来了。
  
  倒在床上睡上一觉,第二天他就又开始和这些人坐下来商谈起关于给将永兴县里产出的兵器如何分配给他们、每个地方又分配多少的事情来。
  
  不同的人代表了不同的利益,大家都想多要东西,因而在一起吵得不可开交。但就算这样,也没人拂袖离去,原因无他——实在是从永兴县送出去的兵器的确好用。甚至连杜隽洪带着人去庭州瀚海军那边,将武家那些作废的箭头融了之后重新打造出来的箭头,也好用得很!
  
  虽然这个功劳最终是落在了武家头上,可内行人谁又不知道,这其实是杜隽清手下的人厉害?当然,永兴县里出产的铁矿质量也着实比阳新县那边的要略高上一筹。拿着这些兵器,瀚海军打胜仗的次数可比往年多多了!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也纷纷盯上了杜隽清。只可惜杜隽清并不喜欢和外人来往,现在顾采薇生孩子,他更是闭门不出。大家好容易才抓住这个他给小娘子庆贺满月的机会,自然全都赶过来了。
  
  当然了,这种事情杜隽清一个人做不了主。虽说矿山是在他名下,但如何分配兵器,那是要朝廷做主的。这些人一边极力和兵部交涉,一边也没有放过杜隽清,抓紧机会和他打交道,可把杜隽清给烦的不行。他一天到晚的忙着处理这些事情,就连回家陪顾采薇、抱女儿的时间都快没有了。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了两三个月,直到小娘子百岁前后,一切才终于尘埃落定。
  
  在杜隽清和兵部户部官员的一起努力下,所有人终于都得到了一个勉强满意的答复,他们才各自散去了。
  
  杜隽清回家之后,就倒在顾采薇怀里不肯起来了。
  
  “累死我了!你说这些人之前一个都不来,现在却一股脑的全都找过来了,还每天来找我的就好几个,多的时候五六七八个!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和姓武的一伙的,就等着把我给活活折磨死,然后好把铁矿抢过去,自己为所欲为!”他把脸埋在顾采薇的颈窝里,咬牙切齿的控诉。
  
  顾采薇被他这故作柔弱的模样逗得好笑得不行。
  
  她在他头顶上揉了一把。“这些人肯定一开始都是持观望态度的。结果突然间,眼看着别人采取行动了,他们心里难免慌张。毕竟铁矿就那么一个,里头能挖出来的资源有限,别人多分一点,他们能分到的就少了。那么,他们自然也匆忙的采取行动,然后就赶到一起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他们的人之常情,却折磨死我了!”杜隽清心里依然很是不满,“而且最可恨的是——这些人明明是来找我的,可新安郡王还是又在里头横插了一脚,又抢过去了一半的人手。还有十二卫,右骁卫是我带领的,那么大家的兵器自然我都包了。其他几卫,除了太子亲自统辖的左右卫都是用的阳新县铁矿里打造出来的兵器外,其他九卫其实也都是倾向于用永新县的兵器的,结果这些人又都被他给抢走了!”
  
  顾采薇掏掏耳朵。“我怎么只从你的语气里听到了不满,却没有听出愤怒来?其实说句实在话,现在你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对吧?”
  
  杜隽清无奈抬起头。“看破不说破,这是一种美德。”
  
  顾采薇顿时扑哧一声。“你呀,明明就等着姓武的过来蹦跶,然后你再用永兴县的兵器直接将他们阳新县的打倒,这样才好让咱们永兴县的兵器名声更加响亮。有了对比,才能更凸显出咱们东西的好来。尤其那些都护府那里更不用说,武家的兵器现在打造方法已经改进了许多,断得没那么厉害了。可他们终究没有扶风子和欧神子这样的大师在身边把关,因而还是比不上我们的。他们现在又一口气揽下这么多事情,接下来质量怕是又要下降。然后……就又该咱们的人登场了。”
  
  想一想,其实他们的前途也挺光明的呢!
  
  她都已经把他的计划说得那么清楚了,杜隽清不禁咬咬牙。“我怎么发现,这些日子我没在家里,你越来越牙尖嘴利了?来来来,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唇舌是不是又尖利了不少?”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厚着脸皮覆上了顾采薇的红唇,开始用自己的唇舌来检查她的唇舌。
  
  然后……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不言而喻。
  
  亲热过后,杜隽清才算去死你很闲的放松下来,只是双手依然紧紧抱住顾采薇不放。
  
  顾采薇也顺势靠在他胸前,一手抓住他的一缕头发在手里把玩着,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杜隽清沉声问。
  
  “放心,我不是笑你。”顾采薇摇摇头,“我只是想到这两天洛阳城里发生的事情,觉得很好笑。”
  
  杜隽清眉梢一挑。“发生什么事了?”
  
  “不就是义安郡主么?她去年下嫁河东裴氏的子弟裴巽,两个人本来就感情不和,日子貌合神离。而且裴巽在婚前身边就有一个红颜知己,得知自己要尚公主后,裴巽唯恐心上人被公主欺凌,就悄悄的在外头置了一个别院把心上人给安置在了那里。然而此事还是很快被郡主知道,郡主直接将这个美婢捉了过来,强迫驸马和美婢一起跪在自己面前,当众割了美婢的鼻子耳朵,剥下她的脸皮覆在驸马脸上。”顾采薇慢悠悠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