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35章 祭刀

第135章 祭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没想到,公主还留了这一手。”捧着这封信,顾采薇感叹不已。
  
  杜隽清也颔首。“有了这个,咱们行动起来就更加顺手了。”
  
  顾采薇听到后就笑了。“还记得上次,公主主动想把她的矿山交给咱们打理,咱们义正辞严的拒绝了。结果现在她再旧事重提,我们就这么答应了?这样出尔反尔的,似乎不大好呢!”
  
  “有什么不好的?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杜隽清定定说道。
  
  顾采薇就吐吐舌头。“也是。而且现在咱们的确需要她的帮助。有这封信做靠山,咱们想干什么都没有后顾之忧了!
  
  如此说着,两个人紧绷的一颗心都放松了许多。
  
  他们连忙抓紧时间休息了一通,然后第二天一早起来,一行人就一起往矿山那边去了。
  
  矿山里的情形简直比之前信上说的还要严重。一路走过去,只见之前他们经过无数次的山间小溪,原本清澈的溪水现在全都变得乌黑一片,专供铁矿上用的那条小河更是,河水都已经黑得看不到河底的鹅卵石了!
  
  眼见此情此景,别说杜隽清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顾采薇的一颗心也沉甸甸的。
  
  “侯爷,您可算是来了!”眼见杜隽清来到,户部兵部的人赶紧上前来和他打招呼。
  
  鉴于铁矿这边的状况已经稳定了下来,所以去年兵部户部的两位侍郎就已经回洛阳去了,只各自留下了几个人在这里照看。虽然杜隽清已经两年没来了,可他们依然记得杜隽清的威名,所以一看他来,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上前来诉苦。
  
  从他们三言两语的说话声中,杜隽清和顾采薇已经将眼前的情形给弄清楚了。然后,他们也确定了——姓武的分明就是故意的!
  
  “那看到他们干出这等事后,你们就没有采取任何举措吗?”杜隽清沉声问。
  
  “我们采取了啊!一开始发现水流变色,我们就立马派人去查找原因,然后就查到了阳新县那边。我们立刻找了过去,好声好气的提醒他们不要将污水直接排出来,他们爽快的答应了,还自责了半天,说什么的确是他们的问题,他们这就去抓住罪魁祸首,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结果……”
  
  “结果什么?”杜隽清又问。
  
  即便知道结局,他还是坚持问到底。
  
  户部的人只得老实回答:“结果,我们回来之后却迟迟没有听到那边的任何消息,反倒是河水的颜色越来越深。我们再去找他们,他们竟然就直接把我们拦在外头,不理我们了!我们再多说几句,他们直接派出人手来打我们,直接把我们给赶走了!”
  
  杜隽清眼底一抹冷意闪现。
  
  “所以,你们就没有再去找他们,而是转头给本侯写信求助?”
  
  户部的人莫名后背一冷,他连忙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兵部的人见状,他只得厚着脸皮开口:“侯爷见谅,实在是我们人微言轻,新安郡王和他的人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我们又没有侯爷您的智谋,我们又能如何呢?也就只能请您回来帮忙了。”
  
  杜隽清冷哼一声,旋即转身就走。
  
  兵部户部的人见状,他们又一个激灵,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其实杜隽清也没有去别处,而是抓紧时间又把矿山上下给游走了一遍。
  
  说句实在话,这两年他们虽然人不在这里,但矿山经营得也还不错。开采山石的、炼铁的、运送兵器的,各个部门各司其职,现在已经很成体系了。
  
  尤其随着永兴县出产的兵器被送往全国各地,不止杜隽清的名声随之传播到全天下,全天下的铸剑大师们也听说了永兴县这边的好铁矿,以及长宁侯对待铸剑大师们的优渥条件,再加上扶风子欧神子也都在这里……天下的铸剑大师们纷纷往这边赶来,山脚下一大片地方,赫然都是铸剑大师们的铸剑室。
  
  只不过,因为水源污染的缘故,现在打铁房里一片寂寥,几乎都听不到叮叮当当的声音了。
  
  但山上开采矿石、以及往下运送矿石的民夫们却还在来回忙碌着。
  
  还有各个地方派来运送兵器的人,他们也都垂头丧气的坐在屋子里。听说杜隽清来了,他们赶紧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要求杜隽清给个说法。
  
  “长宁侯,这件事您必须赶紧解决,我们军中的将士们可还眼巴巴的盼着我们把新兵器给运回去呢!来之前我就已经和他们说了,不出半年,大家就能用上趁手的新兵器,然后我们也能和瀚海军一般,所向无敌!结果我都出门四个月了,直到现在才拿到了几件东西?这回去路上就要两三个月,我注定是要对兄弟们食言了!可关键是,我推迟一点归期不要紧,可要是我再连拿到手的兵器都比一开始预定的减少了,那我该如何向他们交代?”
  
  “就是啊侯爷。现在都已经秋天了,边关都已经开始转凉,马上都要下大雪了。我们要是再拿不到兵器,一等路上冰封,那这些兵器今年都送不过去了!可一到了冬天,就是突厥大肆冲破边防烧杀掳掠的时候,将士们正需要兵器保家卫国啊!”
  
  “可不是吗?所以侯爷,你得赶紧想办法把事情给解决,不能再拖了!我们拖不起,边关的百姓们也拖不起啊!”
  
  ……
  
  这一个个越叫越大声,一个个慷慨激昂的,好像全天下就只剩下永兴县的铁矿可以出产兵器了一般。
  
  没想到男人烦人起来,也叽叽喳喳的,快要把人的脑袋都给吵破了。
  
  杜隽清忍无可忍一声低吼:“你们都给我闭嘴!”
  
  他一声怒喝,随即一股慑人的冷意发散开去,可算是让这些喋喋不休的人都闭嘴了。
  
  杜隽清才长出口气:“本侯既然来了这里,那自然就是要解决事情的。这事不止你们心急,本侯也着急。不过,本侯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但却需要你们的帮助,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需要我们帮忙?”刚才还慷慨陈词的一群人听到这话,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悄悄后退了一步。
  
  杜隽清仿佛没有看到,他继续说道:“既然你们都已经来了这么久,那么对于水源污染的原因必定也都心知肚明。阳新县那边又迟迟不给一个交代,还只管源源不断的往水里排污物,眼下都已经不是如何治理的问题,而是要赶紧将源头掐灭,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这个道理你们不可能不懂。”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才有一个人开口:“那不知长宁侯您想到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很简单,直接硬来!”杜隽清淡然说道。
  
  他的语气云淡风轻的,却莫名让在场所有人都一个激灵。
  
  顾采薇闻言不禁吐吐舌头:“你这是有了依仗,也开始飘了啊!”
  
  “没错!”杜隽清颔首,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这两年,我对他们处处退让,还给他们填了多少窟窿,结果他们不仅不知道感激,还将我的付出都当做理所当然。而且现在,他们发现我和各个军中将领关系越发密切,可你们和姓武的却都只是表面交情,他们才开始发现不对,然后就想到了这样的法子来阻断我们来往。他们着实可恶!”
  
  “反正我和姓武的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既然现在他们又不知死活的来找事,那我就好好让他们看看,我杜隽清发起火来是什么样的!我要一次让他们记住教训,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话一出口,又将在场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长宁侯,你……这是打算和他们硬碰硬?”又一个小心翼翼的问。
  
  “不然呢?眼下还有别的选择吗?”杜隽清轻笑。
  
  一群人垂下头。
  
  如今武家势大,他们必定是不想和武家面对面的干仗的。所以现在听杜隽清主动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他们都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杜隽清见状,他心里又如何不明白?
  
  他立马又淡笑道:“我早已经和姓武的闹翻了,所以现在就算和他们再闹上一场,那也不过是在我们本就恶劣的关系上再添上一笔,我无所谓。但是,如果你们不想参与其中的话,那就趁早收拾东西走人吧,免得一旦事情闹起来,你们都被连累上,那本侯也无力帮助你们。”
  
  好些人听到这话,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
  
  但马上,却又听杜隽清说道:“当然,如果谁果真撕破脸站在了武家的对立面,和本侯并肩战斗了,事成之后,本侯会赠他们一把陌刀。”
  
  我的天!
  
  一听这话,原本想走的人都讶异的抬起了头。
  
  就更别说那些还在犹豫的。一听说要被赠与陌刀,他们瞬时都忘了武家的难缠,满心里想着都是陌刀陌刀!
  
  须知,在杜隽清的主导下,永新县的铸剑大师们改良了陌刀,而且在前年年底就已经彻底定型了。新款陌刀送到女皇跟前,经过千牛卫以及许多大师评定,确定重量比起之前的陌刀要更轻一些、用起来也更顺手一些,因而也通过女皇的同意,开始在这里大批量生产。
  
  这个消息早就已经传得天下皆知。只要手中有兵的人,就没有不对这一批陌刀垂涎三尺的!
  
  只是陌刀铸造的时间长,铸造技艺也要精益求精,要打造一把上好的陌刀,就算是改良过后也需要一年多。因此,永兴县的陌刀还只是存在于传说中,迟迟没有拿出来和大众见面。
  
  不过他们在过来运输箭头和其他兵器的时候,也都被上峰再三要求过,一定要来观察一下这里的陌刀,看看东西是不是那么好。如果是真的,那就一定要定下一批,就算是抢也要抢到!
  
  等他们来了这里,果真看到了好些刚刚铸造完成的陌刀。那些铸剑大师们也不藏着掖着,很爽快的就把陌刀交给他们把玩。他们这一玩就玩上瘾了,真恨不能现在就把这把陌刀给带回去!
  
  想当然耳,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也就只能过过瘾,然后眼睁睁看着铸剑大师们又将陌刀给收了回去,给下一批来的人把玩。
  
  因为这个,他们心里一直痒痒的难受,心里也早打定主意——只等回去了,他们就要和上峰把事情说清楚,让上峰赶紧再派人过来讨要这一批的新款陌刀,要的越多越好!
  
  这一批陌刀的确好用,至少他们拿在手里挥舞劈砍几下之后,着实觉得比军营里旧款的要用着随心顺义多了。
  
  只是,永兴县里的陌刀产出有限,他们都心知肚明自己其实最终也要不到多少。因而现在,一听杜隽清竟然说只要他们参与了对抗阳新县的事情,就能送一把陌刀!可想而知这对这些人来说是多大的诱惑。
  
  说完这句话,杜隽清就不再多言,只挥挥手:“你们好好想想吧!本侯从不做强人所难之事。”
  
  然后,他就从顾采薇怀里接过小娘子,然后一把拉上顾采薇,三个人一道进铸剑室去了。
  
  虽说没了水源练不成铁,但这些铸剑大师们也没闲着。大家都在铸剑室里维护自己的工具、给已经打造完成的兵器进行最后的调试,这些也都是要紧活计。
  
  杜隽清挨个去见过他们,给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才来到扶风子的铸剑室。
  
  走进里头,他们就看到杜逸身上就穿了一条裤子,正赤着上身跪在地上苦哈哈的给新打好的陌刀开刃。
  
  扶风子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监督他做事。
  
  听到脚步声传来,扶风子也只是随意的眼皮一掀,就又收回目光,随即一脚踹上杜逸:“又做错了!我刚才怎么教你来着?”
  
  “是,徒儿知道了!”杜逸赶紧点头,更加小心的在刀锋上研磨。
  
  杜隽清顿时眼神一冷。
  
  虽然早就料到儿子在扶风子手下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不过,这家伙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都这么凌虐他儿子,这就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了。
  
  杜隽清快步走上前去:“扶风子,本侯有话和你说。”
  
  “阿爹!”
  
  杜逸这才反应过来,他赶紧欢喜的抬起头,当看到顾采薇和小娘子的时候,他更是整张脸都因为兴奋而开始闪闪发光。
  
  但扶风子一声低喝:“好好做你的事!”
  
  杜逸就一个哆嗦,连忙低下头,又老老实实伺候起手里的陌刀。
  
  杜隽清眼神更冷,但扶风子却狠心的冲他笑笑:“怎么,侯爷亲眼看到我如此不客气的教导世子,你心疼了?那如果我告诉你,之前那些日子我都是这么对他的,每次只要他犯了错还要变本加厉,那你岂不是心疼得更厉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