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45章 安乐郡主的心病

第145章 安乐郡主的心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端着碗来接汤的百姓越来越多,杜逸和顾天元两个人简直忙得不可开交。
  
  “慢点慢点,挨个来,都会有的。”一边快手快脚的给人盛汤,他们一边大声喊道。
  
  而且,随着灶里的火一直不停,锅里的水和羊肉羊骨也都不停的新添进去,羊肉的香味越发的浓郁,简直要将侯府门口都给笼罩住了。
  
  顾天元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闭上眼感叹:“这汤炖了半天,早已经完全入味了。等一会忙完了,我一定也要喝上一大碗!”
  
  “我也要!”杜逸连忙点头。
  
  “对了,还有小阿妹……”
  
  说着话,两个人舀汤的动作忽的一顿,然后齐刷刷脸色大变。
  
  赶紧回头看去,可四周围哪里还有小娘子的影子?
  
  “我阿妹呢?”杜逸忙问。
  
  身边的小厮也愣住了。“这个……明明刚才还在的!”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问的是现在!”顾天元吓得额头上都沁出来一层冷汗。
  
  小厮摇头。“不知道。”
  
  两个人顿时也没了舀汤的心思。他们连忙将勺子扔给身边的人,然后两个人匆忙跑去找人。
  
  可是,找遍了侯府四周,他们都没有发现小娘子的踪迹。倒是有几个人告知他们——“刚才似乎看到一个和小娘子很像的人往外头走了!”
  
  杜逸和顾天元片刻不敢耽搁,赶紧顺着对方的指引找了过去。
  
  结果,人还没有找到,他们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娘子声嘶力竭的大喊——“给我弄死这个小贱人!立刻!马上!不许给我留活口!她必须死!”
  
  虽然心里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但一听这些话就觉得有状况,杜逸和顾天元对视一眼,两个人就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他们赶到地方,他们就看到了令他们胆战心惊的一幕——
  
  他们找了半天的小娘子,现在正被一个人高高提起。而在小娘子对面,衣衫不整的安乐郡主一张脸都已经扭曲得变了形,她指着小娘子,继续扯着嗓子尖叫:“杀了她!杀了她!不要让她活!”
  
  杜逸心中大凛,他赶紧大步走上前去:“郡主请手下留情!”
  
  武崇训此时也已经下车了。他披着一件暖和的大氅,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着安乐郡主发疯。
  
  听到叫声,他回头一看,发现来人是两个身形高大的小郎君,他眉梢一挑:“你们是谁?这里是安乐郡主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儿,你们识相的就滚远点,少管闲事,不然你们肯定会后悔的!”
  
  杜逸顿时笑了。“武郎君这是不认识我们了?不过当年咱们一起在永兴县住了那么久,我们对您可还印象深刻呢!”
  
  在永兴县的那一段记忆,是武崇训心里的痛,每被提起一次他就爆炸一次。
  
  这次他也不例外。
  
  “你是谁?谁许你来嘲笑本王的?来人,速速将他们给本王拿下!”
  
  “武郎君,我是长宁侯世子杜逸啊,您真不认识我了?”杜逸一脸无奈,“而且,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心里话而已,怎么就成了嘲笑您了?您的性子可是比当年更加敏感多疑了呢!”
  
  武崇训当即一愣。
  
  “你是长宁侯世子?”
  
  他仔细看看,才发现眼前这个小郎君长得还真有几分似曾相识。
  
  再看看杜逸身边的顾天元,他立马认出来了:“你是长宁侯的小舅子。”
  
  “多谢多谢,高阳郡王您可算是把我们给认出来了。”顾天元双手合十念了声佛,“那么,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外甥女又年纪还小,想来他也做不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那么就请郡王和郡主高抬贵手,将她还给我们,可好?”
  
  如今一年的时间还没到,永兴县的铁矿还在他们武家手里攥着呢!尤其杜隽清才刚跑去永兴县为他们收拾烂摊子没多久,武崇训再不要脸,也干不出扣下别人女儿的事情。
  
  他立马点头:“好吧,看在长宁侯世子的面子上,我们就不和她多计较了。”
  
  他冲那个举着小娘子的人摆摆手。“把人送回去吧!”
  
  那人就要将小娘子放下。
  
  但安乐郡主却立马高喊一声:“我准许你放了吗?”
  
  那人一愣,手就顶在半空不敢再乱动。
  
  武崇训连忙回头劝她:“郡主,您也听到了,这个小娘子她是长宁侯的掌上明珠。而且她分明也没做什么,咱们又何必和她一个小孩子多计较?”
  
  “你说她没做什么就没有?可我说她做了!她分明在嘲笑我!特地跑来我跟前,嘲笑我!我可是郡主,当今太子之女,她敢笑我,那就该去死!”安乐郡主怒吼。
  
  武崇训听到这话都不禁眉头微皱。“郡主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个小娘子她没嘲笑你啊!刚才我看得一清二楚,她是朝咱们笑来着。可才这么大点的小娃娃,她能懂什么叫嘲笑?”
  
  “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扯谎?”安乐郡主脸一沉。
  
  武崇训立马摆手。“没有没有!”
  
  杜逸见状,他也沉下脸。“大冷天的,郡主应当是受了风寒发烧脑子不清楚,开始胡思乱想了吧!小妹连话都还不会怎么说,她哪来的本事嘲笑人?郡主您还请不要开这等玩笑。”
  
  “你骂我!”安乐郡主闻言再次暴怒。
  
  顾天元见状,他又跑上前来。“郡主您是真的病了,这马上都要过年了,我看您还是别往别处跑了,安心在府上请太医给您治疗一下吧!不然您这疯癫的症状会越来越严重的。”
  
  “你骂我是疯子!”安乐郡主大吼,“来人,将这个信口雌黄的东西给我抓起来,提回去!本郡主要好好教训她!”
  
  “郡主!”眼看情况越发的不受控制,武崇训都开始着急了。
  
  顾天元闻言却轻轻一笑:“郡主您要抓我?好啊,我这就自己送上门,这样总可以吧?”
  
  一面说着话,他一面就主动朝着安乐郡主那边走了过去。
  
  安乐郡主冷哼。“算你识相!”
  
  可武崇训是在顾采薇一行人手下吃过大亏的。一见顾天元如此,他就脸色一变:“郡主不可!您快点后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顾天元来到距离安乐郡主五步远的地方,他突然将手一挥,一股细细的粉末飞扬出去,安乐郡主就双眼一闭倒了下去。
  
  武崇训赶紧过去将人给抱起来。“你们对她干了什么?”
  
  “高阳郡王请放心,我只是给郡主下了点能给让她平静下来的药而已。想必你也发现了,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要是继续让她这样下去的话,这对她的身体损伤极大。”顾天元拍拍手,就伸出手去,“好了,现在你们可以把我小外甥女还给我了。”
  
  武崇训冷冷看着他。“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们一家人嘴里都没有一句实话!”
  
  “高阳郡王您这话可就冤枉死我们了!别的方面不说,但在药效上,我们何曾说过一句谎话?您可还记得,之前在去永兴县的路上、还有抵达永兴县后,我们也都是原原本本的将用在你们身上的药的功效对你们说了个明明白白。”顾天元一脸委屈的低呼。
  
  武崇训顿时整张脸都黑了。
  
  “算了!我堂堂一个王爷,懒得和你们一群小孩子多计较。把这个小娘子还给他,咱们赶紧送郡主回去看太医!”
  
  他一声吩咐,就连忙抱着安乐郡主上了马车。
  
  跟在车前后的人也不敢再耽搁,赶紧将小娘子还给杜逸,就匆忙跟在马车一路小跑着回去了。
  
  杜逸抱着小娘子,双眼却看着马车开走的方向,他双眼微眯:“你说高阳郡王刚才骂我们的话是什么意思?口口声声说什么不和我们多计较,可明明他还是听从了我们的意思,把阿妹还给我们了,也听话的去给安乐郡主找太医了啊!”
  
  “他们姓武的不都这样吗?死要面子活受罪,嘴硬的功夫比谁都厉害。可除了这张嘴,他们也就没其他能拿得出手的地方了。”顾天元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就伸手去逗弄小娘子。
  
  小娘子刚才经历了如此跌宕起伏的一件大事,甚至小命都差点不保,她却一点都不见害怕。
  
  只见她手忙脚乱的爬到哥哥脖子上坐下,然后双手抓住杜逸的头发啊,开始驾驾驾的骑马。那张小嘴依然张得大大的,笑得开心得不得了。
  
  眼见如此,杜逸和顾天元才算是放心了下来。
  
  他们连忙带着小娘子回去侯府门口,赶紧将剩下的汤都派完了,就连忙回去府里。
  
  小娘子走失的消息,顾采薇早就听说了。只是后来听说杜逸他们已经把人给找了回来,她也就没有再多问。
  
  不过,杜逸和顾天元等回到府上,他们就乖乖的来到顾采薇跟前跪下了。
  
  “阿娘,我有负您的叮嘱,中间把阿妹弄丢了。我错了,请您责罚。”杜逸双手高举着戒尺,一字一顿的说道。
  
  顾天元站在他身边,也低着头一副自责的模样。
  
  顾采薇再看看又在身边欢天喜地的逗弄着小郎君的小娘子,她怎么也没从女儿身上看出来一丁点被吓坏的迹象。
  
  她接过戒尺,挨个在杜逸和顾天元身上打了几下,然后就收回手。“好了,现在你们好好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杜逸和顾天元立马就将他们所见的情况给说了一遍。
  
  中间小娘子也张牙舞爪的插了几句。她虽然能说的话没几句,但只要开口,那必定言之有物,也的确补充了一些杜逸和顾天元说不明白的地方。
  
  顾采薇听完,她就眉心紧拧。
  
  “照你们的意思,安乐郡主她是无缘无故的对小娘子发火的?而且一旦发火,她就直接要杀人?”
  
  齐氏已经沉下脸。“这个郡主实在是太过分了!小娘子才两岁,她能干出来什么事,就让郡主气得要弄死她?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性子我一清二楚。她除了皮了点,其他什么问题都没有。而且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她总是先冲着别人甜甜一笑,根本都不会去找事!这样的孩子,她能怎么得罪人?”
  
  “安乐郡主就是说,阿妹嘲笑她了。”杜逸小声说道。
  
  “嘲笑个屁!就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她能嘲笑谁?”齐氏忍无可忍。
  
  顾采薇听说了这些,她却忽的眼睛一亮。
  
  “我想,我猜到怎么一回事了。”
  
  一屋子的人立马都齐刷刷看向她。顾采薇就微微一笑:“其实这件事和小娘子没多少关系,一切的症结都在安乐郡主身上。她也的确生病了,却不是其他症状,而是……心病。想来这个心病也已经持续许久了。”
  
  如此说完,她就看向顾程风:“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打听一下。”
  
  很快,顾程风就出去叫人把消息给打听清楚了——
  
  “的确,安乐郡主自从回来神都后,就对不到五岁的小娘子十分厌恶。一开始只是一岁左右的,现在开始变成两三岁的。不管多乖巧听话的小娘子,只要被她看到,她都会大喊大叫,非要将人给弄死。就这两年,死在她手下的小娘子就已经有十二三个了!”
  
  我的天!
  
  闻听此言,顾采薇等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只是因为能被她弄死的小娘子,必定都是贱民或者奴仆身份,那么孩子死了就死了,孩子的亲人再伤心难过,也只能咬牙忍了。这一次,她必定也是将小娘子看成了市井人家的孩子,所以才会口出狂言,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她给弄死。
  
  只不过……当后来杜逸他们出现,都已经表明了小娘子的身份,安乐郡主却还死死咬住要弄死她不放,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
  
  “郡主她已经魔怔了。”顾采薇淡声说道,“等着瞧吧,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魔怔的时候。”
  
  果然,时间再过上十天半个月,东宫里的太子妃就亲自给顾采薇写了一份帖子,请她入宫一叙。
  
  此时都已经是深冬,距离年关只剩下两三天了。
  
  但太子妃邀约,顾采薇也必须答应。
  
  她不过简单装扮一下,就乘车去了东宫。
  
  太子妃这次没有摆架子,反倒是异常主动的欢迎了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