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春暖入侯门 > 第151章 升国公

第151章 升国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见如此,张氏兄弟吓得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的宝剑明明是用全天下最好的原铁石做成的,还是扶风子的嫡传弟子亲手打造。这些年我们更是用过无数次,明明效果好得很!”
  
      “的确,你们这把宝剑用料好、做工也好,是当世难得一见的至宝。但是,当初长宁侯世子在锻造的时候,特地在刀身七寸处稍稍放软了一点力道。现在我们只要对准这个地方,是尽全身力气劈砍下去,这把剑就会从中断裂,彻底成为一把废剑。”张柬之大大方方的告诉她们。
  
      兄弟二人顿时又惊又气。
  
      “好啊,我当长宁侯一家为何突然对我们如此恭敬大方,原来他们私底下还藏了这么歹毒的心思来谋害我们!”
  
      “似而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张柬之高声喝道,旋即挥手,“大家速速将此等二人诛灭!”
  
      一群御林军立马一拥而上,乱刀将这对兄弟活活砍死。
  
      砍死他们后,张柬之等人并不多加停留,而是继续直奔深宫而去。
  
      此时女皇正病恹恹的躺在床上。听到外头的动静,她忙问道:“谁在外头?发生什么事了?五郎六郎呢?他们去哪了?让他们过来陪陪朕。”
  
      “启禀陛下,张易之、张昌宗兄弟预谋造反,臣等奉太子之命,已经将此二人诛杀。”张柬之低沉的声音从旁传来。随即,他大步走到龙榻前,恭敬行礼。
  
      只是,如今再看到这个自己最为倚重的臣子之一,女皇却并不觉得安心,反倒浑身发凉。
  
      “你们竟然……罢了,既然已经除掉了那两个谋逆之人,你们可以走了!带着太子一起回东宫去!”
  
      然而张柬之一动不动,依然昂然站立在龙榻前:“启禀陛下,太子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不可再返回东宫。当年高宗陛下将爱子托付于您,可如今太子已经成人。如今不管天意还是人心,全都早已偏向太子一边。臣等也从来不敢忘记太宗、天皇的厚恩,因此此次奉太子之命诛杀逆贼。现如今,逆贼已伏诛,太子也展现出了他储君的能力,还请陛下您即刻传位太子,上顺天心,下孚民望,不要再耽搁了。”
  
      一番话,态度强硬无比。又是拿高宗皇帝来压她,又是摆出汹涌民意来,最后甚至直接催促起她不要再贪恋这个皇位了!
  
      女皇心中大凛。
  
      奈何此时,外头又一阵砍杀声传来,旋即一名千牛卫大步走进来:“张相爷,按照您的说法,我们将刀子对准张氏兄弟党羽手下大刀的七寸处,果然立刻就将他们的刀子劈成两半。没了武器傍身,他们根本无力反抗,有些人就地投降,没投降的都已经被杀了。”
  
      女皇看到他手中那尚还淌着血的大刀,顿知大势已去。
  
      “罢罢!你要什么,只管拿去就是了!”她摆摆手,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张柬之等人闻言,他们赶紧又齐刷刷跪拜。“陛下为我大唐守护国土几十年,劳苦功高,臣等钦佩之至。高宗陛下泉下有知,他必定也对您万分感激。”
  
      “滚!”床褥内传出女皇咬牙切齿的低吼。
  
      张柬之等人却依然毕恭毕敬的将大礼行完,然后才转身出去了。
  
      这一夜,神都内注定是血雨腥风。
  
      张柬之既然逼得女皇同意退位,他也片刻都不耽搁,当即又带着人前去追杀朝中的异己分子。或捉或杀,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到了第二天,太平公主亲自捧着一卷明黄的圣旨进入女皇寝殿,恭请她在退位诏书上盖上玺印。
  
      当她捧着盖上玺印的诏书出来时,等候在殿外的群臣齐齐下拜,欢呼声震天。
  
      至此,武周一朝到此结束,太子李显登基为帝。
  
      这注定又是一场狂欢。但是,却和顾采薇他们没有多少关系。
  
      他们远在永兴县,通过几年的时间可算是让铁矿上的一切工序走上了正轨,更同所有军方都达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不过,眼下最让他们头疼的,还是各个军方越发放肆的要求。
  
      这个就得从四年前说起了。
  
      四年前,因为武崇烈的一番胡乱折腾,从阳新县的矿山那边送去瀚海军军营的兵器根本都不能用。杜隽清见状,他只能紧急派兄长杜隽洪带着几名铸剑大师前去补救。可因为他们在那里表现太好,瀚海军将领就直接把人给留下了!
  
      几年下来,杜隽洪也抓住了这个难得的出头机会,他在那边尽力协调瀚海军和杜隽清之间的关系,给他们牵线搭桥、指挥铸剑大师们根据瀚海军这里的情况,将废旧的兵器进行修补,确实不能修补的就融了重练。他还利用身份的便利,每次只要永兴县的矿山上有任何新出产的兵器,就想方设法的弄两件过来,再让手下的铸剑大师照样子研究,做出一模一样的来。
  
      因为他们的存在,瀚海军的整体实力大大攀升,现在在所有边关军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
  
      眼见瀚海军连打了这么多胜仗,其他和瀚海军将领关系密切的人纷纷去找询问消息。瀚海军将领自然将个中原因说了。然后,这些人也都纷纷来找杜隽清,求他也送给自己几名铸剑大师。
  
      正好那时候女皇为了弥补武家,直接将永兴县的铁矿判给武家用上一年。杜隽清也就趁机直接把人都给送了出去。一面是给武家人一个下马威,一面则是也为边关将士们谋一个福祉。毕竟,这些人本事就基础扎实,后来又经过扶风子欧神子等人的调教,技艺已经不俗,拎出来绝对可以独当一面。把他们送去边关,那可比留在姓武的手下更有用。
  
      事实也证明,杜隽清所料不错。这些人到了边关后,很快都做出了亮眼的成绩。
  
      边关的将领们也都如获至宝,心中也对杜隽清越发的钦佩。现在逢年过节,总会给他们送去谢礼。
  
      但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快其他人也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纷纷前来索要铸剑大师。
  
      可他们本身手头人手也不算多,这些年又一直在陆陆续续的往外送。可僧多粥少,眼看着要人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却根本没那么多铸剑大师可送了!
  
      甚至,还有人直接点名要杜逸!
  
      他们把话说得很好听。
  
      “世子年岁已经不小,又师从扶风子,铸剑技艺无比精湛。他这样的人才,留在矿山里太浪费了,不如跟了我们去边关吧!在那里他才能彻底发挥所长。说不定,以他的铸剑技艺和一身好功夫,还能立下大功,自己给自己挣来爵位呢!这样,不也是侯爷您面上有光、给杜氏一族又增添了几分名声吗?”
  
      杜逸听说后,他也很有些跃跃欲试。
  
      但是,杜隽清否决了。
  
      “不许去。”他沉声道。
  
      “阿爹,为什么?”杜逸很不高兴。
  
      “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到现在,那些人一直没放过你,隔三差五的就来找你的麻烦。我和你阿娘一直护着你呢,你都才能勉强躲过。我们要是不随身看着,谁知道他们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是了。这几年间,那些想谋取杜逸性命的人就没有断过。为此杜隽清很是恼火,无数次的在侯府乃至矿山那边加强防守,可那些人一个个都跟鬼影子似的,总是能突破重重防守来到杜逸身边,趁其不备痛下杀手。这期间,杜逸都受过好些次伤。
  
      杜逸听了却只是笑笑。“可我最终不还是都赢了他们吗?而且现在,那些人越来越不能看了,这也就证明我一直进步神速,他们已经快要打不过我了!既然这样,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反正你就是不许去!”杜隽清冷喝。
  
      “阿爹……”
  
      “你既然还认我这个阿爹,那你就该知道孝悌二字是什么意思!”
  
      “好吧!孩儿知道了。”被他一顶孝道的帽子扣下来,杜逸无力垂下脑袋,“不去就不去。”
  
      只是因为这个,杜逸接下来好些天心情都不好,因而也越发没命的在铸剑室里炼铁,几乎连觉都不睡了。
  
      他不高兴,其实杜隽清的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了?
  
      “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他以为他能安然活到现在是因为他本事厉害吗?根本不是!这中间要不是有司马桓帮忙拦截着,我们根本不可能抗住那些人无处不在的攻击!而司马桓……他之所愿意这么帮助我们,根本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一旦阿逸离开了我们身边,他绝对不会再帮忙了!”他气愤的对顾采薇低吼。
  
      自从司马桓被逼着成亲后,杜隽清再提起他的时候语气终于不那么别扭了。
  
      顾采薇连忙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阿逸他其实也不小了,都十六岁了呢!太平公主家里的二郎君都已经成亲两年了,他却还连亲事都没定下。说起来,现在咱们也可以帮他寻摸一下亲事了。成亲之后,有了家庭的负担,他必定就能稳重下来了。”
  
      “成什么亲?他现在天天就醉心练功和打铁,其他的事根本都懒得管。你看他这样,像是有心思儿女情长的人吗?”杜隽清没好气的低哼。
  
      顾采薇顿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阿逸这孩子……他的确这方面还没开窍。”
  
      因为他长宁侯世子的身份,再加上他容貌生得不错,人又高大魁梧,矿山四周的少女们见过他的就没有不喜欢的。这些生长于水乡的少女们大都生得面容娟秀,婀娜多姿。但就算是这样的小娘子主动来到他面前对他抛媚眼,他也熟视无睹,反倒很快盯上了别人……手里的镰刀锄头之类的。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每次都是如此,那就很让人无力了。
  
      “罢了,还是一切顺其自然吧!什么时候他开窍了,什么时候再谈这个事不迟。好饭不怕晚!”顾采薇无奈低叹。
  
      杜隽清突然就蹦出一句:“今晚上我想和桂花蜜藕。”
  
      顾采薇无语扭过头。“你这话题跳跃得也太快了点。”
  
      “我是真想吃。好久没吃了。”杜隽清一脸委屈的说道。
  
      看着他这可怜兮兮的一张脸,顾采薇又哪里还拒绝得了?
  
      她无奈点头。“好,今晚上就吃桂花蜜藕。”
  
      杜隽清立马扬起唇角。“那好,你先回去带着小娘子准备晚膳吧!我带小郎再处理一批公文。”
  
      顾采薇看看杜隽清身边那小小的儿子,她又不禁低叹口气。
  
      才这么小的娃娃呢,他却从会走路开始就被杜隽清给带在身边,不管他办什么事都让孩子跟着看着。用杜隽清的话说:“这孩子是我们俩的结晶,他肯定扛得住。”
  
      然后,小郎的确扛住了,而且做得还蛮不错的!现在,他都认识好些字,能帮杜隽清看一些简单的公文,然后做批注了。
  
      杜逸和顾天元见状,他们也都摩拳擦掌,只等小郎再大点就教他学功夫呢!
  
      可怜的小郎。
  
      顾采薇只能在心里为儿子哀叹一声,就牵着女儿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她就去厨房选了几节新鲜的莲藕,去皮清洗干净,切开藕身,再将浸泡好的糯米填入藕孔。填好后,再把藕身合起来,用牙签固定好,然后下锅去煮。慢火煮上一个时辰,等锅里散发出浓郁的藕香味。
  
      揭开锅盖,顿时见到锅里的水都变成了淡红色。此时再加入红糖、蜂蜜、大枣,最后再加入干桂花。将东西搅匀后,再次盖上锅盖煮沸后小伙焖煮半个时辰,等到锅里的水都收了,汤汁变得浓稠无比,用筷子可以拔出丝来,才将莲藕端下锅。
  
      稍稍晾凉一会,就将莲藕夹出来,切成片。再在莲藕片上淋上桂花蜜汁,一道清甜爽口的桂花蜜藕就做好了。
  
      做好之后,顾采薇随手拈起一片塞进小娘子嘴里,然后自己也吃了一片。
  
      小娘子三口两口将东西吃了,还眯起眼回味了半天,才小声说道:“阿娘,真好吃!”
  
      “你呀,跟你阿爹一样,怎么都这么喜欢吃甜食?”顾采薇无语摇头,“不过吃了甜食记得漱口,不然是要蛀牙的。”
  
      “知道了,我这就去!”小娘子赶紧答应着,已经转身一溜烟跑去漱口了。
  
      做好了甜点,顾采薇再做上几个别的菜,就让人端上,给杜隽清他们父子几个送了过去。
  
      如今矿上事情太多,他们一家人都已经定居在矿山里。这样也方便照顾杜逸。
  
      这可美死杜逸和顾天元了。
  
      现在一到饭点,他们就欢快的跑过来,大口大口的扒饭。小娘子和小郎看阿兄和小舅舅吃得这么香,他们也胃口大开,吃得比平时都要多一些。
  
      只是吃着饭,杜逸又不禁提起了他想去边关的事。杜隽清依然毫不犹豫的拒绝。
  
      杜逸顿时脸又垮了下去。但心情再不好,他也没放弃碗里的饭,而是低下头更大口的吃饭,还故意抢摆在杜隽清跟前的桂花蜜藕,泄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