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小尾巴一点甜

小尾巴一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尾巴很甜》
  
  
  
  文/颜温
  
  
  
  小尾巴一点甜
  
  
  
  Chapter.1
  
  
  
  清晨。
  
  
  
  细碎的阳光穿过树梢扑入落地窗,肆意涂抹在地板上,叽喳的鸟儿在树畔歇了脚,瞪圆眼睛往屋里瞧。
  
  
  
  “滋啦——”
  
  
  
  油锅噼里啪啦地炸开,一个个油点沸腾不安的攘动着,焦黄色的碎蛋被镶嵌在心形模具里,中央的蛋黄凸起一层薄膜。
  
  
  
  诱人的奶香气扑满厨房,往锅炉边看去,一个穿着粉色方格围裙的小姑娘正站在炉灶前,嫩白的小手握着一把煎铲,眉头紧皱,刻意侧过身子跟灶台拉开了一段距离,又忍不住瞥眼往油锅里瞧。
  
  
  
  “没事,不会被油嘣到的。”一旁的琴姨看着她这幅模样,温和地笑起来。
  
  
  
  小姑娘拖长音调“诶”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正过身子来,黑葡般的大眼睛盯着冒泡的蛋心。
  
  
  
  没一会儿,蛋清差不多凝固了,琴姨拿过锅盖扣在上面。
  
  
  
  唐温的脸蛋被热气蒸得发红,惦着脚尖从碗柜里拿出瓷碟,双手捧着碟边,模样乖巧:“要多长时间才能好呢?”
  
  
  
  “三五分钟就可以了。”琴姨笑着回答,“要不你先上去叫珩年?”
  
  
  
  “啊,也好。”她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碟子,穿过厅廊一路小跑上了二楼。
  
  
  
  应该起床了吧?
  
  
  
  她这样想着,轻哼起歌来,步伐也放慢了一些,走廊尽头渗进大片阳光,落在身上暖洋洋一片。
  
  
  
  “叩叩叩——”
  
  
  
  没人应答。
  
  
  
  “叩叩叩——”
  
  
  
  加重了一些力道,还是没人应答。
  
  
  
  唐温纳闷地“咦”了一句,疑惑地侧过脸,将耳朵贴到门上,探寻里面的动静——窸窸窣窣,好像有拖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响。
  
  
  
  “啪嗒——”
  
  
  
  门从里面开了。
  
  
  
  “早上好!”听到门锁转动的声响,唐温立马直起身来,好看的眼睛笑成了一道缝,睫毛下挤出月牙似饱满的卧蚕。
  
  
  
  许珩年打着哈欠立在门口,神情慵懒,凌乱的发梢像天线般束在头顶。
  
  
  
  他将头歪在门上,掀着眼皮打量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孩子,之后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
  
  
  
  “……嗯。”
  
  
  
  唐温:“该吃早饭了,今天是开学的日子。”
  
  
  
  “……开学?”
  
  
  
  本来意识还停留在睡寐中的人听到这两个字,恍然睁开眼睛,顿时清醒了不少。
  
  
  
  唐温嘿嘿一笑,指着腕间的手表说:“那我在下面等你?”
  
  
  
  许珩年没说话,视线落在她的粉格围裙上面,看得仔细。
  
  
  
  小姑娘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以为他是想问围裙的来历,便攥着手指头乖巧地解释:“这是昨天跟琴姨逛街的时候买的……”
  
  
  
  “哦,”他应了一声,又突然问,“还有别的样式吗?”
  
  
  
  “啊……有,”她被问得有些懵,说“有个吃兔子的萝卜。”
  
  
  
  “吃兔子的萝卜?”
  
  
  
  他挑眉。
  
  
  
  “啊不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唐温舔了下嘴唇,纠正说,“吃萝卜的兔子。”
  
  
  
  “哦。”
  
  
  
  他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又看了两眼,然后说:“我一会儿就去。”
  
  
  
  “嗯!”
  
  
  
  完成任务的唐温心满意足,一路小跑到楼下的厨房,刚好琴姨也掀开了锅盖,宣布大功告成。
  
  
  
  黄灿灿的煎蛋甚是好看,她用煎铲小心翼翼地盛到碟子里,又撒了些许珩年爱吃的芝麻粉。
  
  
  
  将牛奶、面包、煎蛋依次端上餐桌,许母也起了床,看见唐温在涂番茄酱,有些惊讶。
  
  
  
  “温温怎么起这么早?”
  
  
  
  她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将手里的面包片递给许母,小声说:“因为今天要开学。”
  
  
  
  一旁的琴姨听了,笑不拢嘴,忍不住打趣道:“起这么早是要给珩年做早餐吧,昨天还特地买了条围裙,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这话刚好让正下楼的许珩年听了去。
  
  
  
  “也不是了……”小姑娘还想辩解,可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借口,声音越来越小。
  
  
  
  许母笑着帮她圆场:“好了,你也快点吃吧,新订做的高中校服还合身吗?”
  
  
  
  今天是A市一中开学典礼的日子,新生都要在接到录取通知后在班级群里报上尺码,学校在制定校服之后会说寄到家中。
  
  
  
  唐温在报尺寸的时候,一直纠结要不要大一个尺码,因为当时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她害怕会在这期间内长高。
  
  
  
  但实际上除了头发长度之外,她根本没什么变化。
  
  
  
  “幸好报了常穿的尺码。”她拽平胸前歪七扭八的领结,姿势站正了一些,被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
  
  
  
  许珩年揣着口袋走过来,随手将书包往座位上一搁,轻扫了一眼她及脚腕的小脚黑裤,不语。
  
  
  
  许母见他坐下,笑着问道:“珩年今天是不是要做演讲?”
  
  
  
  许珩年比唐温大一岁,现在在A市一中读高二,今天要在开学典礼上作为学习代表讲话。
  
  
  
  还在整理领结的小姑娘耳朵一动,惊奇地凑过来,坐在他一旁的椅子上,屁股往上蹭了蹭——
  
  
  
  “你要演讲?”
  
  
  
  她捧着圆润的脸蛋笑眯眯地看他,唇角深陷下去的梨涡像灌了蜜。
  
  
  
  许珩年瞥眼看了她一眼,姑娘离他很近,及腰的长发随着她倾斜的动作从背后滑落下来,不偏不倚地轻擦过他裸露的手臂,近在咫尺的发香萦绕鼻尖。
  
  
  
  有些痒。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拾起筷子夹起面前盘子里的煎蛋,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嗯。”
  
  
  
  “那太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