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小尾巴二十九点甜

小尾巴二十九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29
  
  氛围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唐温用指尖摩挲着手里的糖袋,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个人,悄咪咪地晃了晃许珩年的袖子。
  
  许珩年并没有兴致跟秦风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微垂眉眼,松开手指从旁边拿了一袋奶香白巧克力。
  
  她一向不挑。
  
  秦风突然笑了起来,收回手来蹭了下鼻尖,低头看着唐温,眸光微亮:“好巧。”
  
  他的飞机头全部剪掉剃成了平头,看上去还精神了不少,只是被骄阳烤黑的皮肤还没有恢复。
  
  唐温迟疑了两秒,偷偷瞧了许珩年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巧克力包装袋,不由自主地咽了一记口水——
  
  正当她想要跟他打招呼时,许珩年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抬起眸淡淡地说:“学校就这么大,没什么巧的。”
  
  唐温:“……”
  
  他说的……还挺有道理。
  
  秦风面色冷凝了一瞬,又很快不着痕迹地掩去,将手肘搭在货架上,垂眸说:“晚上吃巧克力对牙齿不好。”
  
  “谢谢提醒,”许珩年又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袋果冻给她,漫不经心道,“她一般都是白天吃甜食,晚上从来不碰。”
  
  他连目光都没落在秦风身上过,态度散漫,话里也是完全不留给敌人一点反击的余地。
  
  秦风显然有些不悦,蹙起眉头,但依旧耐着性子笑着:“我上次告诉你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许珩年神色一沉,这才侧头轻扫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搁在唐温身上。
  
  唐温被问懵了,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所说的是那件“做他女朋友的事情”……
  
  揣摩了一会儿之后,她决定还是实话实说:“谢谢你,但是我真的有喜欢的人——”
  
  秦风一下子打断她:“他?”说着便把眼神落到许珩年身上。
  
  唐温点点头。
  
  他嘴角的笑容终于再也维持不住。
  
  许珩年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牵起唐温的手就向外走,转身那刹那,许珩年睨了秦风一眼,那一眼冷如刺骨,仿佛冰天雪窖。
  
  他只觉得脚底像是升起一阵寒风,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刺得他肝颤。
  
  看着两人走远,秦风舔了舔唇,很快便回过神来,也同样抬了腿在后面跟着,手里握了一罐冰红茶。
  
  付钱的时候,唐温早早地将零钱从兜里掏了出来,看着收银员一个个地扫码,许珩年将手里的饮料跟她的零食放在一起,早早地站在门口边上,用方面袋帮她装。
  
  “三十二。”收银员说。
  
  她数好钱递了过去,礼貌地道了声谢。
  
  秦风目睹了全部的经过,飞快地付完饮料钱后,冷嘲热讽地说:“一个大老爷们儿也好意思让女生付钱?”
  
  许珩年抿着唇一言不发,拎着塑料袋朝门外迈开步伐,秦风依旧不甘示弱,讥笑一声,出了门就拽住唐温的胳膊:“这种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许珩年对待外人一向高冷,像是秦风这种人更是不屑一顾,戳他底线的人,他自然会让他过不痛快。
  
  但他还未开口,就看见唐温哗啦甩开秦风的手,又反手“啪”一下子拍上了他的手臂。
  
  她的力道不算小,响声都引来了几十米外的人的注意
  
  手臂传来阵阵酸麻,秦风看着唐温满脸怒意,彻底愣了,傻眼了。
  
  这跟她记忆中那个温顺柔软的小姑娘一点也不一样。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她的声音依旧是软软绵绵的,可语气却像刀锋般瞬间有了力量。
  
  秦风僵着嘴角,说不出话来。
  
  “他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就好了,不用你告诉我!”
  
  她气得脸都红了,懵着头嚷了几句,也不管秦风什么反应,甩过头拉着许珩年愤然离去。
  
  就这样拉着他一连走出很远,还没到教学楼,唐温瞬间就成了泄了气的皮球,悄咪咪的撒了手,有些不敢看许珩年的脸。
  
  说起来长这么大,她还从来都没发过火,尽管有时候喜欢跟许珩年耍耍小脾气,但从来没真的跟人吵过架……
  
  这么一想,她心里又有些虚了,许珩年会不会觉得她刚才太暴力了呀……
  
  晚风徐徐地吹在她的耳侧,有些痒,不料她刚松开手没多久,许珩年又牵了上来。
  
  掌心的温热沿着手臂的脉络延伸到心口,唐温愣了愣,停驻在路灯口,抬起眼来看他。
  
  他垂下眼帘,眸底折射出的光像是海面上粼粼的银碎,一下子就戳中了她。
  
  唐温舔了舔干涸的唇,虚握住拳头,断断续续解释说:“听到他那么说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脑突然就没办法思考了,就……打了他。”
  
  “你那么好,我不想让任何人误解你。”
  
  她的声音柔柔软软的,混杂着夏夜独特的清香,轻飘飘地荡进他的耳蜗。
  
  许珩年沉默片刻,不动声色地压住眉间的笑意,捏着她的手说:“我很高兴。”
  
  她眨眨眼睛:“……真的吗?”
  
  他点头:“其他人都不重要,我只在乎你怎么想。”
  
  路灯泄了一地清冷的光线,而他的眸子却像是住了一轮温柔的湖水,满到快要溢出来。
  
  唐温愣愣地看着他,仿佛快要沉陷进去。
  
  *
  
  教师节就要到了,课间班长安排同学们拿着中性笔,一起去操场签“感恩老师”的横幅。
  
  磨磨蹭蹭站队的时候,她身边高年级队伍中的人悄咪咪地戳了她一下,她疑惑地看过去,发现竟然是邱岳。
  
  还没等她开口,他就指了指后面,她坐着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了许珩年。
  
  他们班竟然是跟许珩年的班签在一起。
  
  她故意战乱位置,慢吞吞地向后排去,站在她右侧的宋梓珊见她鬼鬼祟祟的,不禁拽住她。
  
  “嘘——”小姑娘眯起笑眼来,偷偷指了指许珩年的位置。
  
  宋梓珊了然,打趣道:“瞧你那点出息。”
  
  两人终于站到了一排,见他一直盯着前面,小姑娘站到他左侧,悄悄的将手伸到他的右后腰,轻轻戳了一下,又迅速收回手。
  
  皮一下她很开心。
  
  “挤过来不容易吧?”他突然云淡风轻地开口。
  
  “???”他看见了。
  
  她刚想反驳,余光中看见教导主任突然从她身后经过,吓得她抖了个激灵,手里的中性笔都掉在了地上。
  
  刚巧滚到许珩年的脚边。
  
  唐温鼓了鼓嘴,心里暗暗气愤竟然连笔都要跟她作对。
  
  许珩年压了压嘴角的笑,低头将她的笔捡起来,递了过去。
  
  很快就到了他们这一组,两人正好挨着,身高差悬殊。
  
  小姑娘伸长了胳膊,想要把名字跟他签在一起,但是努力了很久也是徒劳。
  
  她悄悄戳了戳他的腰,乞求着说:“你弯下腰写好不好?”
  
  “哦?”
  
  唐温脸红了红,小声说:“我够不着。”
  
  他笑了笑,果真弯下了腰。
  
  身后,教导主任恰巧用相机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
  
  语文老师决定在教师节抽出一天自习时间,跟同学们一起开个小型联欢会,委托课代表唐温和宋梓珊一起去超市采购一些零食。
  
  趁着午休时间,两人买了好多东西回来,快走到教学楼的时候宋梓珊突然肚子疼,忍受不住,只好猫着腰与她分开。
  
  而唐温也想起还有快递没有拿,便独身一人去了收发室。
  
  天气依旧热的像个蒸炉,连风都疲倦地歇了脚。
  
  遮天蔽日的林荫从校头延伸到校尾,烈阳被浓郁的绿叶分隔成细碎光片,浅淡的光晕浮跳在树梢间,落满斑驳的墙面。
  
  迎着燥热,唐温提着一大袋零食走到学校的收发室,挪步到台阶上敲了敲轻阖的门,扬起甜糯的嗓音:“师傅,今天的快递到了吗?”
  
  汗水从侧脸滑落,细小的汗珠布满鼻翼,她呼出一口气,将左手的重量换到右手,用手背随意蹭了一下粘稠的腮颊,歪着头朝门缝里看去。
  
  这时门被人“吱——”一声从里面拉开,一个清瘦的身影顺势倚到门侧,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把手,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感受到头顶上方有道灼热的视线,唐温轻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缓缓昂起头。
  
  许珩年身形修长,脸部轮廓如同雕塑般精致,挽起袖口的右手随意插在笔直的黑色校服裤袋里,眉眼深邃。
  
  唐温微微一怔,似是诧异眼前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未开口,便听到他懒散的语气轻轻响起——
  
  “学生证。”
  
  干净的嗓音如同清泉从高处滑落,滴入水面,最终融化在一片静谧的湖泊中,散开丝丝涟漪。
  
  唐温怔了一会儿,又恍然“啊”了一声,被骄阳烤红的小脸画满颓丧,蹙着眉问:“要用学生证吗?”
  
  许珩年垂下眸来,这才注意到她手里的购物袋——花花绿绿的包装纸塞满了整个袋子,随手塞进去的购物票也长到从袋口探出头来,女生的脸蛋被烈日烤成地瓜熟,拎着袋子的手指苍白如纸,只有骨节处被重量勒出血红的印记。
  
  许珩年皱了皱眉,拇指摩挲着门把的手滑落下来,长腿迈下一个台阶,弯下腰接过唐温手里的袋子——
  
  “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唐温笑嘻嘻地说:“明天下午的自习课我们开联欢会,这是帮老师给同学们买的。”
  
  “你怎么不叫我?”
  
  “其实不沉,我一个人能拎的过来。”
  
  他话锋一转:“你的取货码是多少,我带学生证了。”
  
  即使不站在台阶上,他也比她高了一整头,她揉了揉有些酸麻的手指,软语道:“3475。”
  
  他点点头,又折了回去。
  
  唐温跟着他走进收发室,礼貌地与坐在门口戴着眼镜的老大爷打了声招呼。
  
  大大小小的快递井然有序地排列在货架上,许珩年将购物店搁在门口的椅子上,三两步走到标注取货码是“3”的货架前,挨个找过去,没一会儿便找到了收件名为“唐温”的快递箱,小心翼翼地搬下来。
  
  还挺重。
  
  “你买了什么?”他捧着箱子走过来,瞥了瞥寄件人那一栏,轻挑起眉。
  
  “教师节礼物呀。”
  
  许珩年从裤兜里掏出学生证递给老大爷,后者抬着眼镜辨识了一下快递单上的名字,然后将单子撕下来,递给他手中的笔。
  
  唐温蜷缩起手掌,目光转而瞥向正认真的签字的人——修长的手指握着笔杆,指尖泛白,挥动着手腕刷刷勾勒几笔后,快递单上便留下了苍劲峻逸的字体。
  
  ——许珩年。
  
  签完字交给老大爷,许珩年轻轻晃了晃盒子,交给她,自己提起了搁置在门口的袋子。
  
  “走吧。”
  
  “嗯。”唐温见状,连忙抱着盒子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模样像个小跟班。
  
  艳阳高照,路边的花丛被晒得打蔫,连风都被灼热熨烫出了纹路。
  
  走进班级,里面只有几个就在这儿学习的学生,见唐温进来,没当回事,但在看到许珩年也走进来时,略惊了惊。
  
  “放在讲台上就行了。”她捧着盒子站在讲台上,侧侧身子,给他腾出一个空隙来。
  
  苏蔚然因为纠结几道难解的数学题,吃了午饭就来到了教室,这会儿看见两人一前一后的进来,有点疑惑。
  
  他走上讲台,看了看唐温怀里的大盒子,好奇地问:“你买了什么?”
  
  而她以为他问的是零食,说道:“下午自习会开联欢会,老师让我买些东西给大家吃。”
  
  “哇这么棒!”
  
  他这样说着,看了看购物袋,又缓缓将视线落在许珩年身上,止不住地猜疑。
  
  四目相对,有些耐人琢磨的意味掺杂其中。
  
  唐温性格本就迷糊,让许珩年进教室的时候,压根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地以为他放下东西就会走,谁知这两个人却你来我往的……
  
  “……怎么了?”她疑惑地看向许珩年,手指伸到讲台下面戳了戳他的手臂。
  
  “没事,”他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抬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我先走?”
  
  “嗯嗯。”唐温点点头,一门心思拆着手边的快递盒,不料许珩年竟然从讲台下伸过手指来,悄悄勾了一下她的小拇指。
  
  她顿了顿,侧眸对上他清亮的眼神,脸蛋绯红了半分,讷讷地挥了挥手:“再见。”
  
  等到许珩年信步离开,苏蔚然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人谁啊?”
  
  唐温的心思还停留在指尖的温度上,一边撕着胶带,一边心猿意马地回答:“许珩年啊。”
  
  他微微皱了皱眉心,咽了记口水,试探着问道:“他跟你……”
  
  “嘶拉——”快递箱的胶带被她撕开……
  
  两种声音同时响起,她制造出来的声响轻而易举地盖过了苏蔚然没有底气的疑问。
  
  唐温满目欣喜地将目光探进箱子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