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四十四点甜

四十四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44
  
  晚间时分,学校最热闹的地方就是食堂。
  
  唐温将左手臂搂住的书本换到右手的位置,然后略微踮起脚尖打量着从前方窗口排到餐桌旁的队伍,长叹一声。
  
  “饿了?”站在她身后的许珩年看了眼腕间的手表,随口问道。
  
  “还行。”她有些心不在焉地转过身来,盯着他看了会儿,又低下头用运动鞋的鞋尖不停地蹭着他的,像个四处找乐的孩子。
  
  他把她因双臂挥动掉落下的背带裤的肩带重新挂回去,顺便携过她手上的课本,瞄了眼书名,笑道:“我记得你们物理昨天测试了吧…?”
  
  她好几天前就跟他抱怨了,高中的物理比初中难得不是一点两点,她只要上课一分神就会跟不上……诸如此类的碎碎念。
  
  “嗯…”她毫无生气地回复了一声,停下动作,抬起头来跟对面的人视线相对。
  
  “所以觉得怎么样?”他好笑地看着她,正想着会不会听到跟以往不同的答案。
  
  “还是那样,”她鼓鼓嘴,皱着眉头像吃了柠檬糖似的,“我跟它八字不合。”
  
  许珩年挑了挑眉,意有所指:“或许你可以求我。”
  
  “等到期中考再说吧,”她转过身去又看了眼队伍,“这次只是一次小测试而已,没有关系……我努努力,下次一定会考好的。”
  
  站在许珩年身后的邱岳伸过脑袋来,用格外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委屈:“我求你行吗?”
  
  他瞬间收起脸上的笑意,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说:“没空。”
  
  邱岳:“……”
  
  磨磨蹭蹭地吃完晚饭之后,趁着时间还早,两人又晃悠着去街道外的大图书馆里买了几本杂书。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夜空已经被泼上了湛黑的墨汁,朦胧的雾纱追迹着几道缭乱的星河,浩瀚又神秘。
  
  街道上起了风,唐温裹了裹身上单薄的外套,把一只手悄悄塞进了许珩年的手心里,用指尖轻轻挠了挠,后者发觉之后,将不安分的小爪子攥得更紧了些。
  
  街道旁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燃明的霓虹灯落在车窗上描绘出影影绰绰的光翳。
  
  唐温低头顺着盲道一声声默数着步子,又摸了摸圆滚滚的小肚腩,眼睛被车灯映照的像两只明亮的灯泡:“有点撑了。”
  
  没等他说话,她又咂着嘴小声念叨起来:“可是晚上不吃饭就没力气上晚自习,而且半夜里总是会饿得咕咕叫。”
  
  听到这儿,他心情愉悦地轻笑一声。
  
  她蹦跳了两下,忽地伸过脸来,用期待的目光紧盯着他:“我要是胖了怎么办?”
  
  他笑着揉揉她的发顶,吓唬她说:“那我就不要你了。”
  
  唐温一听,刷地一下从他的手掌里抽回手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反正你有小红小绿小草小花小石头那么多人喜欢,有没有我都无所谓了???”
  
  他顿了顿,眼皮一挑:“……小石头?”
  
  这不是个男生的名字吗!?
  
  她愤愤不平地反驳:“女生也叫有叫小石头的啊!我妈还想给我取名叫小老虎呢!”
  
  小老虎……???
  他惊了惊——
  竟然还有这种事???
  
  看着唐温一脸“我超凶”地紧紧瞪着他,许珩年一个没忍住,直接低笑出声来——她那副模样的确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或者说是一只刚长满牙的小奶虎。
  
  “你还笑!”她气急败坏,说着就要一蹦三尺高。
  
  许珩年抬手掩了掩唇,清清嗓子,还是柔声哄了哄她:“叫小老虎不如叫小糖包好听。”
  
  ……小糖包???
  
  唐温怔了怔,小手半垂在空中,完全忘了刚才是想要打他。
  
  这么甜的称呼吗???
  
  她正想着,许珩年突然伸手搂过她,使她整个身子都斜靠在了他身上。她错愕了一瞬,抬起视线的同时,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一位盲人。
  
  他戴着墨镜,用盲拐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方的道路,“哒哒哒”的声响在寂静的街道更显清脆。
  
  唐温见状,立马懂事地向旁边挪了几步,站得更开了。
  
  许珩年轻哂,揉了揉她的发顶,然后伸手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瞥见他搁在自己肩侧的手,她晃着小脑袋就要从中挣扎出来:“刚才的事还没说完呢!”
  
  他自然记得她所吵闹的点,勾起唇心情愉悦地承认错误:“胖了也要。”
  
  唐温瘪瘪嘴,小脾气全消了:“这还差不多。”
  
  穿过花园不觉间已经漫步到街心广场,叮咚悦耳的欧式音乐在耳边缓缓流淌,热恋的情侣正牵着手四处打闹徘徊。
  
  两人站在喷泉旁,许愿池里堆积的硬币折射出耀眼的光斑,跟掺杂了白炽灯光的水面交相辉映。许珩年攥紧她的手,垂眉问她:“我们上次来这儿的时候,你许了什么愿?”
  
  上次?
  
  小姑娘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那大概是初三的时候。
  
  那时她每天的学习压力都很大,整天蒙头做题,时常晕头转向地连饭都会忘记吃,半夜里还会因为成绩悄悄地躲在被窝里哭。
  
  生怕考不好就没办法跟许珩年上同一所学校。
  
  有一天周五她抱着课本匆匆往家里赶的时候,发现许珩年骑着单车立在校门口。
  
  他一向是人群中的焦点,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她仍旧能够一眼就看到他。
  
  唐温兴奋地小跑了过去,在他面前乖巧站定,嗓音软糯:“你怎么来了?”
  
  许珩年看了眼她眼底的青黑,微蹙了下眉,不动声色地掩去心疼的情绪,语气轻扬:“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你上来就知道了。”
  
  自行车的链条缓缓向前传动,他骑着车带她穿梭在街巷里,沐浴着夕阳,倾听黄昏跌落山间的脚步声。
  
  三拐四拐,最终将车子停在了一中校外不远处的街心广场上,唐温兴奋地跃下车子眨着眼睛“哇”了一声。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儿,就被漂亮的景色深深吸引了。
  
  许珩年见她眉眼清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来,递给她:“听说很多人都会在这儿许愿,要不要试一试?”
  
  她皱了皱眉:“灵不灵呀?”
  
  他勾了勾唇,轻笑道:“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回到现实,面对许珩年询问的目光,唐温一时间只能含糊地胡扯:“肯定就是赚大钱之类的呀……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哦?”他挑了下眼皮,笑容几分玩味。
  
  她忽地挠了几下他的手心,眉眼里都是俏皮的神色:“这样就可以多包养几个小白脸了!”
  
  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她跟那时候的朋友总是眼巴巴地望着橱窗里的新品服装感叹很久,只要联想到在电视里看到富豪女主角横扫商场的画面,就忍不住想要俗气一回。
  
  “我以后要赚很多很多钱,”唐温掰着手指头数着,大眼睛瞪得亮亮的,“然后各种名牌买到手软。”
  
  虽然她的家庭条件很优渥,但是她的妈妈担心她会养成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每个月都会给她固定的生活费。
  
  再加上她性格温顺,从来不给许家添麻烦,所以从来都没有问许母要过零花钱。
  
  她的朋友也两眼放光,拉着她直说:“这样男朋友的事情也解决了!”
  
  唐温兴奋地眨眨眼睛,接下她的梗:“还能包养很多很多小白脸,对叭?”
  
  “对对对!”
  
  两人总是莫名其妙的达成高度默契,然后兴奋地握着对方的手哈哈大笑。
  
  回到现在,听到她话的许珩年并没有露出愠怒的表情,而是任由她拽着自己的食指,赞赏地点头:“有志向。”
  
  “呐,”她一头扎进他怀里,声音闷闷地,“你包养我,我再去包养他们。”
  
  顺便把手伸进他背后的裤袋,摸出了几块硬币。
  
  “可以啊。”他一口答应。
  
  水面上映满灯火,唐温将手里的硬币扔进许愿池里,双手握在胸前,虔诚地闭上双眼。身旁的人满足地看着她,帮她将额前垂下的发丝抿到耳后,轻搂住她的腰际。
  
  可是愿望什么的,都是跟许珩年有关呢。
  
  *
  
  这天晚自习,唐温跟董珂还有安宁在会议室里整理这周的检查表,有一个小姑娘来敲门,扎着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很清秀,并齐脚尖唯唯诺诺地站在门口。
  
  见董珂抬起眸来看她,礼貌地叫了一声学姐。
  
  董珂:“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看上去特别不好意思,低垂着眼睫,小声说:“我想找一下许珩年学长。”
  
  这时唐温才从众多表格中抬起头来,扑闪着大眼睛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她手里搭着一件格外眼熟的外套,仔细一看,发现恰巧是许珩年一直放在学校的那件棒球服。
  
  显然董珂也认出那件外套,目光瞬间警惕了起来,翳了翳唇,脸上的笑容有些僵:“许珩年不在,如果有事的话我可以帮你转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