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六十一点甜

六十一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61
  
  差不多是两人四五岁的时候。
  
  摇篮旁边刚好是一棵年岁已久法国梧桐,枝叶繁密,刚巧能够遮挡住整个摇篮。她喜欢在午后的休息时间拿着靠枕躺在摇篮上半坐着小憩。
  
  细碎的阳光穿过枝叶落在她的身上,迎着和煦的微风,轻轻哼唱着儿歌,连眼皮都被熨烫成了暖阳的温度。
  
  这时许珩年会拿着一瓶老师刚发的饮料,安静靠近她,悄悄蹲在她的身边,将有些冰的饮料瓶轻贴在她的脸颊上。
  
  唐温大半时间都能够察觉到他的靠近,许珩年问她原因,她支支吾吾地也总是说不清楚,不知道是因为脚步声,还是他身上的味道。
  
  不过也有一次,她哼歌的时候在想别的事情,等饮料瓶触碰到她的脸颊时,她被吓了一跳,整个身子往缩了一下,不小心晃动了摇篮,整个人从上面翻了下来。
  
  完了完了。
  
  世界一个天旋地转,就当她紧闭上眼,以为要跟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像是砸到了什么东西身上,软绵绵热乎乎的。
  
  唐温悄咪咪地睁开一只眼,发现许珩年也跟她一样躺在地上,微皱着眉头。
  
  原来她在滚下来的同时,也把措手不及的许珩年撞倒在地上。
  
  “哎呀——”唐温惊讶地瞪了瞪眼睛,趴在他的胸口急忙问道:“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
  
  “噢你没事就行。”她松了一口气。
  
  “……”
  
  唐温见他一直看着自己,愣了几秒,垂下眸,这才发现自己还压在他身上,连忙红着脸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连裙子上的泥土都顾不得拍,又伸出手去拉他。
  
  还好摇篮离地面的距离并不远,两个人都没有受伤。
  
  许珩年半坐在地上,伸手拾起滚落到一旁的饮料瓶,拧开递给她,问道:“刚才吓到了?”
  
  “嗯,在想事情啦。”
  
  “想什么?”
  
  她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饮料,舔了舔嘴唇认真地说:“想到你就要去上学前班了呀,温温也好想赶快上学前班,这样就能又跟哥哥在一起了。”
  
  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女生额前的碎发温顺的黏在白皙的侧脸上,脸颊被汽水撑得鼓鼓的。
  
  许珩年翳了翳唇,盯着她漆黑的眼眸,没有说话。
  
  直到唐温后来上了学前班才发现,许珩年又因年龄增长进了小学。
  
  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很遗憾,不能跟他同岁,不能跟他一起去接受未知的生活。
  
  饭馆的院子跟厨房是连通的,在这儿能够很清楚的听见锅勺相互敲击的声音,碗筷交叠的清脆声,还有大厨们中气十足的吆喝。
  
  干燥的风轻拂在脸上,秋千被晃动出“吱扭吱扭”的声响,唐温轻闭上双眼,感受着大自然间秋初的气息。
  
  许珩年站在她的身后,扶着她的肩膀轻轻向前推动,思索了几秒,垂下眸说:
  
  “以后遇到认识的人,我都会提前向你解释清楚。”
  
  唐温缓缓睁开眼睛,嗓音像风声一样缥缈:“可是我没有不相信你啊……”
  
  “我知道,”他的眉眼深邃,声音愈发温柔,“但是我不想让你胡思乱想。”
  
  “害怕让你受委屈。”
  
  回去的时候两人路过大厅,顺便在柜台那里结了包间的费用。
  
  即使郭琦的父亲坚持要请大家吃饭,许珩年还是婉拒了他的好意。
  
  到包间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陈昂已经跟那个锥子脸离开了,甚至还有人悄咪咪的议论,刚才锥子脸进来的时候一身狼狈,他们险些没认出来,这丢人的架势,估计不等开学陈昂就会跟她分手了。
  
  郭琦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知道许珩年把饭钱结了,有些为难:“部长,说好的让我请客呢。”
  
  他目光温和,淡声说:“今天人这么多,叔叔本就忙不过来还要照顾我们,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何况这顿,算是我跟唐温请你们的,谢谢你们的祝福。”
  
  说完这话,气氛又一下沸腾起来了。
  
  郑漫漫一瞬间就被许珩年帅到了,忍不住捧起脸蛋,泛起了花痴:“部长的男友力真的爆棚啊啊啊,温温好福气。”
  
  一旁的壮汉学着她的样子,捏着嗓子说:“对啊对啊,好想嫁给部长。”
  
  全包间的人被他诙谐的样子逗得哄堂大笑,郑漫漫恼羞成怒,伸出脚踹了一下壮汉的腿肚:“去你丫的!”
  
  “哈哈哈哈……”
  
  收拾了一番之后,大家重新往山顶的方向爬。
  
  郭琦提出带大家走一个近一点的路,不走地图上标注的大道了,本来大家都不太敢听信他的话,但是眼瞅着天色越来越晚,也就答应了下来。
  
  绕开大道,山上遍地都是带刺的荆棘,唐温垂着手的时候,刺不小心扎进手里一根,有些疼,但她也没在意。
  
  越到上面,坡度越来越陡,没过一会儿大家都气喘吁吁,就连常年锻炼的许珩年额头上也沾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我怎么感觉越走越偏啊,郭琦你没带错路吧。”之前那个“宋小宝”累得一屁股坐到大石头上,穿在外面的外套都脱了,只留下一个半袖体恤。
  
  郭琦眯着眼环视着四周,感觉也有些懵,有些不确定地说:“我记得就是这里啊,之前来过很多次,但是今年好像又新种了好多树,感觉都认不出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