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七十五点甜

七十五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75
  
  他像是惩罚似的将手从她的毛衣下摆伸进去,冰冷的手轻触了一下她腰间的肌肤。凉意瞬渗透进身体,冰得唐温不自觉地“嘶”了一声,抬眼瞪他。
  
  他问:“你在意这个?”
  
  唐温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下巴皱成一个桃核状:“当然在意啊。”
  
  许珩年微微眯起眼来,静静地注视着她。
  
  她缩了下脖子,好不容易强撑起来的底气瞬间被秒的无影无踪,心虚着垂下眼睫。
  
  “论哥哥……”他低下头来,俯在她的耳畔,嗓音低如琴弦,“谁也没你叫的甜。”
  
  她的耳朵本身就敏感,又听到这么令人面红耳赤的话,全身都酥麻了。
  
  每次都是这样,无论自己找到什么呛他的理由,都会被他三两句甜言蜜语哄得找不着边。
  
  怎么总是会被他抓到把柄呢,难道他就没有什么尾巴能露出来让她揪一下的?
  
  唐温漫无边际地想着,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顿了一下,倏地昂起头来,故作强势:“不对,你昨天晚上还说有人四五岁就要嫁给你呢。”
  
  而且他当时的表情,貌似还……很得意?
  
  许珩年:“……”
  
  察觉到他神情的变化,她立马揪住他的毛衣领子,审问:“那个人我认识吗?”
  
  他顿了顿,失笑:“认识。”
  
  她还认识???
  
  追溯以前幼儿园的时光,他从小就高冷得不得了,几乎没有多少小女孩能跟他说得上话。
  
  就算有那么几个,现在早就不知道去哪里念书了吧,连她都早就不记得那些人长什么样子了。
  
  唐温想了想,又试探着问:“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许珩年回答地很干脆:“有。”
  
  她不禁瞪大了眼睛。
  
  最后一个问题:“那她现在还想嫁给你吗?”
  
  见她眉头像吃了柠檬一般紧皱着,眼圈都快红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许珩年于心不忍,不再骗她:“想啊,她不仅想要嫁给我,而且还总爱粘着我,半个月不见还会难过地哭鼻子。”
  
  唐温怔了怔。
  
  什么嘛……
  
  她什么时候说过四五岁要嫁给他这种话了。
  
  “你不记得了?幼儿园照相的时候,就是你房间里那张照片,我昨天还看到了。”
  
  唐温:“……”
  
  她又没他这么好的记忆力,怎么可能记得十多年前的事情,而且她都不清楚四岁的她是怎么想的……
  
  唐温缓缓松开紧攥的毛衣领,微垂下头,耳根红了大半。
  
  许珩年轻笑起来,按在石台上的指尖敲了两下:“所以还想跟我算账吗?”
  
  不敢算了……
  
  谁知道他还会挑出什么陈年旧事来捉弄她。
  
  见她不说话,许珩年微勾起唇,抬起手来用双手轻轻拥紧她。
  
  唐温微愣了片刻。
  
  他低弯着腰,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惩罚似的轻咬了一下她的锁骨,语气低沉:“盖个章,你想抵赖也晚了。”
  
  感受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唐温觉得整个心都被温柔塞满了,紧紧环住他的腰际不想放开。
  
  谁知两人正亲昵的时候,厨房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沉闷的咳嗽声,声线严肃浑厚。
  
  唐温浑身一僵,感觉有一股寒气从脚底窜到头顶,仿佛有一团乌云盘旋在上方挥之不去。她抖着眼皮,颤颤巍巍地朝门口看去——
  
  西装革履的唐父就站在那儿,俨然一副平日里在公司里威严的形象,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唐温:“……”
  
  *
  
  中午时分,饭菜的香气溢满整个餐厅,而氛围却像是被人攥住口的气球,沉闷如枯井。
  
  唐父坐在餐桌的主座,正言厉色,姿态威严得仿若一尊神像。
  
  唐母本来跟唐久念在外面逛街,忽然接到了唐温打来的电话,听她说了大体意思后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马上开车赶了回来。
  
  谁知赶到家的时候,饭菜都做好了,七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瞥了眼自家丈夫严肃板正的神态,唐母先一步拾起筷子来,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菜类,略微吃惊:“这些,都是珩年一个人做的?”
  
  凝滞的气氛被打破,许珩年微抿起唇,语气温和地回答:“温温也有帮我很多。”
  
  听到这儿,唐温连忙挺起腰来:“我也就是帮忙洗洗菜找找调味剂,掌勺的还是他。”
  
  那架势,倒真有几分带男友见父母时,极力维护赞扬的模样。
  
  不出意料,唐父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又沉下去半分。
  
  察觉到此的唐温暗自咬了下舌尖,心虚地垂下脑袋,不敢说话了。
  
  唐父轻抿起唇,审视的目光如冷箭般落到许珩年的身上,沉声开口:“什么时候来的?”
  
  他不紧不慢地回答:“昨天下午。”
  
  唐父神情一滞,忽然想到昨天唐温一系列不太正常的举动,敛起眉来:“那为什么到了也不打个招呼?”
  
  听到这儿,唐温不禁提起心来,指尖不停摩挲着座椅的边缘,有些紧张。
  
  许珩年用余光留意到了她的反应,翳了翳唇,伸过手去悄悄将她的手背包裹在掌心内。
  
  他的从容,他的淡然,都像在海浪里鼓起的风帆,在无形之中传递给她一股坚定的力量。
  
  掌心的温度顺着脉络一直传到心底,仿佛都在告诉她,不要怕,他会一直在。
  
  “一直都知道您是位严厉的父亲,这次拜访得太过匆忙,打扰了你们的生活,怕会令您心生芥蒂……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没信心能在一事无成的情况下获得您的认可,所以选择了暂时逃避,但是请您相信,将来有一天,等我拥有足够的能力后,一定会给您一个承诺。”
  
  他说得诚恳,清澈的眼睛里映起亮光,仿佛在漆黑夜幕中点燃的长灯。
  
  唐温痴望着眼前的人,轻翕唇瓣,心头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缠住,复杂到难以言语。
  
  唐父微微眯眼,手指搁在膝盖上敲了两下,沉默不语。
  
  气氛又一次陷入沉寂。
  
  唐母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审讯似的氛围,赶紧出来打圆场:“孩子们年纪都还小,未来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说这么多干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