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八十五点甜

八十五点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85
  
  唐温高三的上半学期,许珩年只在国庆长假的时候回来过一次,甚至就连元旦的假期也被考试耽误了,跨年那天只剩下唐温跟月半窝在客厅里看电视。
  
  爷爷和许父公务繁忙,从外面应酬到很晚,回来后很早就休息了,许母也是每晚都坚持睡美容觉,琴姨本就熬不了夜,临睡之前给唐温洗了好多水果放在茶几上,道了晚安后就上楼去了。
  
  整个客厅里冷冷清清,只有电视里演唱会的喧闹声此起彼伏,她倚在沙发一角,摸着月半的脑袋暗暗出神。
  
  也不知是这会儿刚好唱了首慢歌还是屋里的暖气太足,连月半都有些撑不住眼皮,抱着她的手臂昏昏欲睡。
  
  唐温不忍心打扰它,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的胳膊,轻抱起它放在一旁单人沙发的毛绒毯上,又关了客厅里的灯。
  
  看了一会儿节目,忽然觉得无聊,摸出手机来随意翻看了一下朋友圈。今天日子特殊,好多人都在晒恩爱,她依次认真地看下来,还给点了赞。
  
  时间很快就要接近零点,她返回微信列表,点开被置顶的那个人的消息界面,盯着“哥哥”的备注发呆。
  
  许珩年在大学里也加入了学生会和学生组织,今晚在学校里帮忙管理元旦晚会的流程,也不知道这个时间点睡了没有。
  
  她点开输入栏,慢吞吞地在九宫格上按着“哥哥”的拼音,疏懒的眉间隐隐透着困意,不料刚打到一半,他忽然打了语音电话过来。
  
  唐温被突如其来的震动声吓了一跳,险些把手机扔出去,反应了一会儿后倏地坐起身来,拍拍脸蛋使自己的精神一些,按下接听键——
  
  许珩年那边的背景乐有些吵,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直到他走出包间才把喧闹隔绝在内。
  
  “在想我?”
  
  她顿了顿,丝毫没掩饰:“你怎么知道?”
  
  许珩年信步到走廊尽头的窗口前,清澈的嗓音里带了几分笑意:“心有灵犀。”
  
  他的嗓音有些含糊不清,像是掺杂了什么东西似的,连说话的尾音都比平时拖长了半分,唐温站起身来朝落地窗的方向走,试探着说:“你……是不是喝酒了?”
  
  “嗯,”他拉开窗户让晚风倾漏进来,疲倦地捏了捏太阳穴,“喝得不多。”
  
  许珩年高中参加聚会的时候也喝过酒,但是在她印象里他似乎从来没醉过。无论是跟她一起去唱歌的时候,还是高中毕业那次彻夜通宵。
  
  许父总打趣说这酒量随他。
  
  唐温扯平褶皱的毛衣,无聊地绕着肩前的长发一圈圈向上卷,拖着长腔“噢——”了一句。
  
  察觉出她语气里暗藏的那一丝小情绪,他献上迟来的报备:“今天晚会一结束,几个负责的导师就提出要来庆祝,有点吵,这会儿才算是消停了一点。”
  
  听筒这边儿的唐温依然翳紧唇瓣,没说话。
  
  他忽然笑起来,手掌轻搭在窗台上,喉咙被酒水润得清冽:“没有女生。”
  
  轻而易举被那人猜中了心思,唐温缠着发尾的指尖停了片刻,有些心虚,倏地撒开手来。
  
  “那你……早点回去呀。”
  
  虽然现在已经不早了。
  
  她抬头看了眼电视上的画面,明星们已经聚集在一起说新年祝福了。
  
  许珩年的视线越过夜色探到不远处的钟表楼上,盯着秒针,心里的弦一寸寸绷紧。
  
  “我很遗憾,今年没能在你身边陪你跨年。”酒劲儿有些微微上涌,他的话了也多了几分沙哑。
  
  “没关系呀,反正今年寒假我没法回美国了,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过年。”她垂下眸,嗓音平静到波澜不惊。
  
  其实还是有些失落的,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他现在的朋友。
  
  屏幕上的钟表开始最后十秒倒数,唐温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心也止不住跟随着主持人的声音高低起落。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温温。”
  
  听筒那边的祝福也如期而至。
  
  窗外不知哪里点燃了烟火,唐温转过身,几缕火苗“嗖”地轻擦过霓虹夜景,在漆黑的夜幕中轰然绽放。
  
  心绪在瞬间缠绕上许多说不清的感动,连之前的惆怅都尽数消失,她笑起来,嗓音清亮:“新年快乐年年。”
  
  “新的一年,我希望能够尽快考到理想的分数,考上A大,明年跟你一起看元旦晚会。”
  
  “你呢?”
  
  许珩年换了一只手接电话,语气轻缓又温柔:“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喜乐。”
  
  “不要让自己太累,尽力了就好,哪怕最终结果事与愿违也没有关系。”
  
  “毕竟我们来日方长。”
  
  *
  
  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被学校补课占去了大半时间,唐温像往常一样过着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日子,只不过司机由李叔换成了放假回来的许珩年。
  
  他成年早,高中没毕业的时候就接触了驾驶证考试,大一开学之前顺利拿到了证件,半年来又驾车游逛过很多地方,车技日渐娴熟。
  
  每次上许珩年的车,唐温总有种被富豪包养的错觉。
  
  腊月二十九下午才正式放假,她给自己放了一个小长假,吃完晚饭就躺到了床上,一觉睡到了三十中午,醒来的时候依旧是睡眼朦胧的状态,穿着毛绒睡衣下楼,刚走到一半,忽然察觉出来不太对劲。
  
  她睁大眼睛,发现楼梯下面的客厅里围着一群人,都在用看稀有生物的眼神看着她。
  
  坏了,她忘了,许家的人每到腊月三十中午就会来这儿团聚,一家人围堆在一起吃火锅。
  
  是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子先反应过来,伸出手指指着唐温,扬起小奶音:“有个大姐姐穿着小兔子!”
  
  唐温连忙低头看了眼自己睡衣上的图案,倒吸一口冷气,唰地转过身就要往上跑。
  
  许珩年刚好走在她的身后,她一转身,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他的胸口上,撞得满眼冒金星,摇晃着身子险些向后仰去。
  
  好在他及时搂住了她的后背,拉着她的手臂向自己靠拢了几分,微蹙起眉来低声责备:“你急什么?”
  
  “我我我……我还穿着睡衣。”她的脸上还泛着潮热,仰着头看他。
  
  他手里拿着一架遥控飞机,应该是拿下来给孩子们玩得。
  
  虽然说见到长辈应当先礼貌问候,但是她穿成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合礼数。许珩年抬起脸来,歉意地朝着亲戚们颔首示意,然后带着她回到房间,在门口等着她。
  
  重新整理好下楼,唐温有些紧张,一直跟在许珩年后面,他将亲戚依次介绍给她,他叫什么,她就跟着叫什么。
  
  即使她已经很久没在许家过年了,但是许家人都知道她跟许珩年的关系,对于称呼自然早已默许。
  
  而且提前知道唐温会在家里过年,早就准备了红包给她,她原本不好意思收,想要拒绝,谁知许珩年却帮腔让她收下,她也就没再客气,礼貌地道谢。
  
  许家的亲戚,除了大伯母看上去有些不太友善之外,其余的都很热情,积极地让她品尝带来的点心糕点。
  
  唐温攥着手里十几个红包欣喜地弯了眉眼,反反复复地看着,还忍不住跟许珩年炫耀。
  
  她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红包。
  
  唐父是独生子,唐奶奶又去世得早,所以一家人加上唐爷爷也只有五个人,春节的时候连年气都很淡薄。
  
  许珩年正在教年纪小的弟弟妹妹们玩遥控飞机,唐温本想去厨房帮点忙,但是今天来的人太多,根本就用不上她这个菜鸟,只好无聊地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