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尾巴很甜 > 番外三

番外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三婚后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将我和你变成“我们”。
  
  唐温在朋友圈刷到这句话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拉了一下身旁许珩年的衣袖,蹬着腿将头往沙发另一侧挪了挪,把手机屏幕放到他面前。
  
  “许珩年你看你看。”
  
  他从面前的文档中抽出视线来,轻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字,轻笑着说:“你这些朋友都这么文艺吗?”
  
  每天转发的不是情话段子,就是经典语录。
  
  唐温顿了顿,格外认真地想了一下:“也不是,她们还比较注重养生,保温杯枸杞红枣从不离手。”
  
  大学毕业那年,她正式带着许珩年回美国的家里看唐父,他一个不及五十的人竟然每天淡盐少辣,抱着一本养生的书念叨不停。
  
  “温温啊,你要多多养生。”唐父拉着唐温的手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通,奉劝她千万不要找一些高压的工作,甚至像唐母一样做一个家庭主妇都可以。
  
  也不知道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有如此高的思想觉悟,以至于影响到了唐温,她现在也不过二十五的年纪,无论朋友圈还是微博首页都能刷出有关养生的消息。
  
  她仰着脑袋盯着许珩年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又往上蹭了蹭,后脑勺枕着他大腿的边缘。
  
  “怎么了?”他把笔记本往旁边拿了一下,避免摔下去。
  
  “我听说男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就容易秃顶,”唐温说着便将手掌覆在他的头顶上摸了摸,“不过我觉得你的发量还是蛮厚的。”
  
  他微挑了挑眉,侧过头去看她:“听谁说的?”
  
  “一个养生博主啊,而且据说聪明的人会秃的更快……”她这么说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安,连忙拿出手机来打开微博,“我得看看有什么预防的办法。”
  
  谁知还没等她在关注的人中翻到想找的用户,手机就被许珩年抽走,原本放置在他膝盖上的电脑也不见了。
  
  “你干嘛?”她瞥到笔记本被他放在了桌角,又向上挪了挪身子,脖颈枕在他的大腿上,微微抬着身子去够他刻意举高的手机。
  
  “这么早就担心你老公秃顶?”
  
  “没有啦,未雨绸缪嘛……”
  
  许珩年轻扫了一眼她微博首页关注的人,微蹙起眉,视线落到她的面上:“你关注的怎么都是男的?”
  
  唐温翻腾起身子来,坐在他的大腿上与他面对面:“就是一些明星而已,帅气的小哥哥。”
  
  他又重新看了一眼那些明星的头像,语气里有些质疑:“帅气的小哥哥?”
  
  见他眉心快要皱成“川”字,唐温立马搂住他的脖子,嗲里嗲起地改口:“当然都没有我老公帅!”
  
  唐温坐在许珩年的大腿上,两只脚丫抵着沙发背倚,讨好似的握起拳头来替他捶了锤肩膀。
  
  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唐温,你最近是不是,有点胖了。”
  
  “胖了吗!?”
  
  唐温垂眸看了一圈自己露出游泳圈的腰围,小声嘀咕着说:“好像是……有点。”
  
  她舔了舔嘴唇,飞快地从沙发上直起身来,踩着拖鞋蹬蹬瞪地跑到房间去翻许久没用过的体重秤。
  
  许珩年轻摇着头,还没来得及捂住耳朵,便听见从卧室里传来夺命狂呼。
  
  “啊——许珩年我竟然九十八斤了!!九十八斤了!!!”
  
  长这么大,她的体重基本都保持在九十斤左右,唯一一次九十五斤,还是曾经在学校准备献血的时候避免贫血大补恶补的。
  
  她摸着自己的小肚腩从房间里跑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为什么一下子重了这么多?”
  
  “你晚饭吃得什么?”他今晚加班,发了微信过来让她在公司里解决一下。
  
  “也没什么啊,就一碗米饭三个菜……”她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在你回来之前,我还吃了一个菜煎饼……和一碗八宝粥。”
  
  “……”
  
  破案。
  
  不仅是今晚,就连中午甚至这整个星期,她的食量都变得很大,上周末跟许珩年出去吃饭的时候,盘子里连菜根都没剩,他还调侃着问要不要把菜汤打包,顺便买几个馒头带回去。
  
  “我最近为什么这么能吃,我的胃该不会是漏了吧!?”
  
  “能吃是福——”许珩年站起身来,从书柜里抽出一本厚重的书本来,语气里噙着笑“继续保持。”
  
  “你不怕我把你吃穷?”
  
  “你可以试试。”
  
  “……”
  
  她挥挥手,转身就往卧室里走。
  
  不过了,睡觉去。
  
  *
  
  临睡前她忽然收到大学文学部的学妹发来的消息,说是现在在杂志社工作,最近在做校园恋爱的板块,想问问她有什么恋爱日常可以分享一下。
  
  上大学那会儿,唐温是很多女生的羡慕对象,家境好,人长得漂亮,最重要的是有个无微不至的男朋友,被好几个部门的学妹缠着分享恋爱秘籍。
  
  这位就是其中之一。
  
  【对了,我一直不知道许学长是怎样跟你求婚的?我觉得一定会很浪漫吧。】
  
  唐温顿了顿,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当年的情景。
  
  其实并没有像电视里那样浪漫的求婚情节。
  
  两人在大学里同居了一年,许珩年大四的时候,拿到了A市最好律所的实习机会,为了方便,就搬出了公寓一整年都住在公司里,唐温重新回了学校宿舍。
  
  等到唐温实习的时候,许珩年已经站稳了脚跟,甚至还带她去市中心的看了几套户型不错的新房,并很快敲定了她喜欢的一间。
  
  一切快得就跟梦一样。
  
  一日清晨,她一觉醒来,意外发现套在自己无名指的钻戒,一时之间所有心绪涌上心头,翕合着唇说不出话来。
  
  “已经戴上了,就不能摘了。”倚在她身侧的男人包拢住她的指尖,拉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直视她的目光中饱含情意。
  
  酥麻感顺着手背传入心尖,唐温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微握住他的手,拖着长调“哦”了一句。
  
  他低笑一声,温热的指腹反复摩挲着她的指尖,语气温柔到快要化成一滩水:“许太太不发表感言?”
  
  她娇羞地不知道说什么,眼神一直往别处瞥:“什么感言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