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鬼杀了我 > 第188章 开兵家的节奏

第188章 开兵家的节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折岳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披着甲胄,微微疑惑。
  
  正常的儒生甲胄,是使用一种特殊的矿石打造而成,对浩然正气有一定的凝聚作用,能够提升浩然正气的防御效果,但是他身上这一副,似乎就是普通的铁甲。
  
  “这里是……”折岳又四下环视,这是一处宽敞的行军帐篷,出生将门的他自然不陌生,这里看布置应当是主帅休息的场所。
  
  “我明明是在杀蛮堡里,怎么……”折岳一滞,猛然想到一种可能——
  
  梦中学堂!
  
  有大儒擅讲学,可将闻者拉入梦中,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梦中传授经义道理,让闻者突飞猛进。
  
  这就是梦中学堂。
  
  可是爹爹说过,要施展梦境学堂,需要先完成“教化天下”的德行,普天下莫说大儒,就连半圣,也不一定是人人能做到的。
  
  “难道是《三国演义》?”折岳一愣,随即回想起自己在进入这里的前一刻,还在阅读《三国演义》。
  
  “不愧是万安伯……”折岳心中感叹了一声,既然和万安伯有关,那就不奇怪了。
  
  明白这是万安伯的梦中学堂,折岳倒平静下来。看这里的布置,再联合《三国演义》,不难猜出这梦中学堂传授的应当是兵阵之术,而不是微言大义。
  
  想到这里,折岳又有一点兴奋。他出身的折家是世代将门,为人族守边境,深受世人敬仰。但是他年纪尚小,不足以统领一军,可在这梦中学堂中,他居然成了将军。此时的折岳隐隐有一丝自信,毕竟从小见父祖与叔叔们排兵布阵,抵抗蛮族,他自然也有些心得,倒是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展现一番。
  
  “将军——”那亲兵见折岳低头沉思,又上前呼唤了一句,折岳这才回过神来,看向那面容模糊的亲兵,问道,“何事?”
  
  “回将军,哨探在百里外发现蛮族的营寨,还请将军定夺。”
  
  “蛮族营寨?”折岳从床上起身,问道:“可清楚有多少人?修为如何?”
  
  “大约一百人左右,根据巡天宝玉的探查,是一支黄字蛮。”
  
  “黄字蛮?”折岳微微点头,人族将蛮军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其中黄字蛮指的是以九品蛮兵和八品蛮勇为主力,七品蛮顽为主将的军队,算是最普通的蛮军配置。
  
  “一百人?”折岳微微皱眉,按照折家的经验,没有正气长城的掩护,对付这样一百人的黄字蛮,需要出动不少于三百人的儒生,其中至少十名成诗境,才有可能战胜。每少一名儒生,就需要替补大约一百名普通人才行。
  
  “本将身体有些不适,你且说一说我军有多少儒生?多少成诗境?”折岳接着问道。
  
  那亲兵停滞了片刻,说道:“将军是不是搞错了?您此番外出,随身携带的是您的亲卫军,都是血勇之士,哪来的儒生?”
  
  “战场之上,那些书生顶什么用?”
  
  折岳闻言一惊,仔细打量那亲兵,才发现从对方身上感应不到丝毫浩然正气,折岳又感应了一下自己,结果发现自己身上也没有浩然正气。
  
  他伸出手,一道七彩的气体在手掌中浮现。
  
  见到这七彩之气,那亲兵又赞叹道:“不愧是将军,修成了最正宗的七彩红尘气。不像我们这些杀才,只能靠着战场屠杀修炼一些红尘杀气!”
  
  “红尘杀气?给我看看!”折岳已经,连忙说道。
  
  那亲兵也伸出手,只见手上有一团红色的气体凝聚,那红色气体浓稠入液,透着丝丝寒意。
  
  望着折岳认真的眼神,亲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消散了手中的杀气,说道:“将军见笑了。我们这些杀气最多是激发一些战场血勇,搏杀之力,顶天了十人敌罢了,不像将军的七彩红尘气,可以施展兵法谋略,那才是万人敌的本事。”
  
  “兵法谋略!”折岳心中一震。
  
  ……
  
  又和亲兵交谈了一阵,折岳得知了不少信息,比如这一次跟随他的亲兵卫队只有八十人,其中养气境七十二人,换血境八人。
  
  又比如,在亲兵口中,养气境的士兵能够单挑一名八品蛮勇,而换血境的亲兵可以同七品蛮顽正面交锋。
  
  正面战力几乎一比一。
  
  折岳心中早已震惊不已,难道这就是万安伯一直在推行的武道?
  
  还是说只有在梦中学堂里才会如此?
  
  不过更让折岳吃惊的,是那亲兵关于兵法的解释。
  
  在那亲兵口中,兵法并不是折岳从《三国演义》中理解的那种靠巧妙布置的凡人手段,而是近乎一种法术。
  
  一种适用于大规模军伍的法术。
  
  在现实世界中,儒门术法更多是集伟力于自身,最多壮行壮志,提升其他人的一些战斗力,但是消耗极大,也往往只对儒生有效。而这兵法,似乎就是天生为军阵而生一般,与儒门术法相比,在个人威力上有所不如,但是整体效果却远超儒门术法。
  
  折岳隐隐感觉到了一条新的修行道路。
  
  可惜的是,当折岳询问有什么兵法示例的时候,那亲兵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想来是超过了梦中学堂中对这亲兵赋予的信息。
  
  看来还是需要自己领悟啊。
  
  折岳走到沙盘前,看了看那沙盘,沙盘中有一条河流,而自己与那蛮兵就在河流的两侧。
  
  根据哨探的回报,蛮兵已经安插下营寨,应该马上就会派出哨探四下巡查了。
  
  至于明明有探查宝物,为什么还要哨探巡查?
  
  因为无论人、蛮,在军阵中都有干扰探查的阵法,只有尽量接近,才能得到更准确的结果。
  
  按亲兵的方法,就算直接冲上去硬拼,他们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折岳明白,这不是他进入梦中学堂的目的。
  
  心思敏锐的他明白,这可能就是学习兵法的机缘。
  
  ……
  
  折岳下令立刻拔营,将百人营废除,只留下一个十人左右的随军帐,随后命令军帐中只留下八人,自己则带着其他人埋伏起来。
  
  果然不久后,就有蛮族哨探前来,对方见到十人的随军帐,立即返回。
  
  折岳知道,蛮族必然会派出人来袭击随军帐,于是在蛮族哨探离开后,立刻让人又上前搭建了一个随军帐。
  
  果然不久,一支二十人的蛮族小队出现,对方见有两个随军帐,明显呆滞了片刻,又转身离开了。
  
  就在亲兵以为折岳要再搭建第三顶随军帐的时候,折岳突然下令全军渡河。
  
  原来以折岳的判断,蛮族见到军帐增加,必然不会再掐着人数出兵,而会一次性出动大半,若是能击溃就行动,不能的话就全军回返。
  
  果然不出折岳所料,这一次,来了六十余蛮族,他们望着仍然只有两顶的随军帐,露出狞笑,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折岳的亲卫军也已经到了蛮军军帐不远处。随着蛮军出动,营帐中只有不到四十名蛮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