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科技之锤 > 464 重要汇报

464 重要汇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生不外乎等待……
  
  这是陈明才最近习惯于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真不是这位明面上的极兔安保董事长矫情,之前宁为预估2-3天就能有结果,柳唯觉得可能需要一、两个星期,才能统一认识,但到今天已经是第二十三天了,从全华夏调来的六十七位顶尖物理学家依然封闭在地下研究院里没出个结果……
  
  这已经不是他八爪挠心的事情了。
  
  毕竟这批人都是高校跟科研单位调来的,还有教授甚至奋战在本科第一线,都已经影响到教学进程了,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打听这些教授、研究员到底是参与什么项目去了,如此长的时间没有消息,的确比较诡异。
  
  不得已现在已经通知大家可以通过研发基地内部电话打出去,先报个平安,不过也只有大概一半的人准备来打个电话回去,另一半直接表示抽不出时间,干脆让同事帮忙跟单位或者家里打声招呼……
  
  陈明才也着实忍不住了,趁着组织这些学术大佬们打电话时,随机拦住了一位学术大佬,亮明了身份,想打听现在宁为的理论到底验证到哪一步了。
  
  然后对方推了推眼镜,好整以暇的回道:“陈总啊,科学的事情急不来的……”
  
  听了这话,陈明才是真急了,连忙说道:“许教授,急不来是什么意思?验证一个理论有这么难?宁院士之前汇报的时候,不是说他已经证明了吗?你们只是验证而已啊。”
  
  “陈总,不是这么简单的。这么跟你说吧,宁院士的验证过程其实有些取巧,他是利用W玻色子产生时其反向的强子反冲来倒推出现在的结果,并建立模型的。这就会有一個问题……”
  
  “等等,许教授,你说这些我们也听不懂啊,能不能简单点?”陈明才皱着眉头问道。
  
  被拦下的教授皱了皱眉头,反问道:“这都听不懂,那之前宁院士是怎么跟你们汇报的?”
  
  站在一边的柳唯连忙说道:“宁院士是举了个例子,他说就好像许多车对向相撞,但在某一个瞬间,一直对准撞击点的高速摄像机却观察不到车子本该有的轮胎,然后……”
  
  不等柳唯说完,这位教授恍然大悟,不但看向两人的目光有些古怪,还主动打断了柳唯的话:“别浪费时间了,我懂宁院士是怎么解释的了。怎么说呢,你可以理解为,宁院士在验证的时候,只用了在撞击点附近的摄像机,但还有一种可能,瞬间产生的庞大能量将我们需要观察的特定粒子,在极短时间内就被推到了观察范围之外。”
  
  “嗯,怎么说呢,这个极短时间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范围,也超出了举例中高速摄像机的捕捉能力。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更多探测器给出的数据来确定这种情况不存在。虽然目前来说,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但物理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科,宁院士的理论又太过重要,如果一旦确定,相关研究耗资大概要以百亿为单位计算,所以多么小心也不为过。”
  
  “现在我们已经分成了两个团队,其中有七位教授跟着宁院士一起,在复盘宁氏理论的正确性,确保起码在理论物理范畴没有漏洞,另外六十人分成六组,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在三月智能系统配合下,分析这些数据,这些数据太庞杂了,所以请理解,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
  
  说完这些,这位许教授突然显得有些容光焕发,声音都更大了些:“但有一点,就目前我们的工作进度来看,宁院士的理论正确的可能性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一种新的理论将能把微观世界跟宏观世界统一起来,也许我们还能从中找到将基本力完全统一的理论!薛定谔方程,海森堡不确定原理描述的是现象,而我们将能探究物理的本质!”
  
  “对了,如果你们能影响到上层决策的话,我有一个建议。因为数据方面的验证并不是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东西,如果想要更快出结果的话,我觉得可以调一批认真细致的学生过来分担一下验证方面的工作。当然,这只是我纯粹从赶进度的角度提出的个人建议,如果通盘考虑还有别的忧虑,那就当我没说。不说了,我要忙去了!”
  
  说完,这位教授急匆匆的径直离开,甚至都懒得最后再跟两人打声招呼。
  
  这是好事,说明大家是真的在争分夺秒的做事情,提到的也是好消息,虽然验证的时间的确是长了些,但并不是内部产生分歧,而是在补全仅为严谨的验证过程,不留瑕疵。
  
  正如刚刚那位许教授说的,万一结论是错误的,数百上千亿投入进去,水花都没一个那乐子就大了。
  
  于是陈明才也安了心,继续等待着……
  
  ……
  
  对于外界来说,时间果然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当升级之后的LHC持续不断的产出数据,依然在这里忙碌的物理学家们,也顾不上编段子来调侃宁为,打击艾德温·乔治了。大家都有更重要的事情来做。
  
  没办法,谁让正经期刊都不收段子呢?大家的主业还是找到宇宙的真相。
  
  艾德温·乔治也在结束休假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回来的第一天,他便将阿贝尔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到这位老友走进门,艾德温·乔治便直接问道。
  
  有些话题不太方便通过邮件或者电话沟通,当面聊才是最稳妥的。
  
  “好消息是没有再出现类似的数据剧烈波动,但我私下里进行了一些调查,还是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杰克·尼斯你有印象吗?”
  
  “当然,哈佛大学的教授,我记得他是前些年才正式入职CERN。”
  
  “嗯,他前段时间辞职了。就在宁为走之后。”
  
  “哦?他辞职了?去哪了?”
  
  “不知道。这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我跟他的同事打听过,不过他们知道的也不多,这家伙嘴巴很紧。不过帮他收拾东西并邮寄回去的同事告诉我,那家伙留的地址在纽约,我用这个地址大概查了一下,半个月那个地址成立了一家新注册的校准跟检测实验室,正在申请其检测跟认可资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