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阴谋

第四百五十一章 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见他如此说,心中同样松口气,脸上露出笑容。
  
  只是雷昃似乎又想到什么,忍不住张开嘴,欲言又止。
  
  这番情形另外两人看在眼里,顿时也是笑容收敛
  
  “雷昃道兄有事不妨直言。”林末问道。
  
  “也不满清凉师弟,确实有事。”雷昃有些无奈,“最近山下灵妙城出现了些许状况,明明不是兽潮期,各地却连连发生了数波兽潮,甚至冲击数次灵妙城,
  
  其中甚至包括以前从未起过兽潮的山林,譬如那猴山,驼山....
  
  他说着顿了顿,看了眼身旁的文慧与慧灵,最后看向林末,“所以我等怀疑,这次兽潮不是偶然,而是人为!是阴谋!”
  
  “嗯?”林末听到这,神情肃然,“现在需要我做什么,雷昃道兄可直言。”
  
  他在知晓宗内高手离去后,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没想到的是,其竟然成真!
  
  “如今据宗内情报人员探查,最有嫌疑之所有两处,一为那猴山,有暗子见不知名气息于山上游荡,经宗内至宝天索镜探查,山中酸枣林毁了大半,地上多是跪死猴尸;
  
  一为灵妙城外的落凤坡,此地近来失踪过不少人,全是莫名失踪!”
  
  “跪地猴尸,莫名失踪...林末眉头微蹙,这样一想,确实很是古怪。
  
  雷昃点头,“兽潮频发,若不解决,灵妙城来往商路近乎断绝,甚至于城外的灵田都无耕民敢去耕种,短时间也就算了,长时间必然会造成极大影响,
  
  况且....有很大可能其目标不是灵妙城,而是....灵台宗。”
  
  “实际上,这也是我等没有轻举妄动的原因。”文慧道姑接话,叹息道。
  
  毕竟能驱使兽潮者,必然不非同凡响,而敢捋灵台宗虎须者,更是如此。尤其是在这段紧要时间。
  
  “师兄师姐的意思,是由我等暗中前去调查一番?”林末明白了对方意思,问道。“确实如此,清凉师弟以为如何?”雷昃等人答道。
  
  林末自无不可。
  
  很快一行人便开始了任务分配。
  
  其中决出的计划为林末调查猴山,而文慧与慧灵调查落凤坡,雷昃则坐镇灵妙城,随时策应
  
  为避免对方调虎离山,宗内也需要有布置。
  
  一行人研究了近乎半个时辰。
  
  过程中,大多是雷昃与文慧说,林末与慧灵听。
  
  毕竟两者年龄大,阅历强,甚至早便在宗内担任过行政职务,经验很是丰富。
  
  而林末与慧灵道姑,终究是新手。
  
  一应安排妥当后,终于散去。
  
  回到清凉寺。
  
  林末简单与家人,弟子说明了一下如今的情况,包括不久后的宗门布置。
  
  据雷昃与文慧所言,不久后,灵台宗将全面戒严,禁止山下百姓上山礼佛,借口是佛像修缮期。
  
  而期间还定有专职弟子巡逻察看,光是路线安排都设有十数条,更将至宝天索镜全面催发以防贼人有隐藏手段。
  
  其中山上诸多门人弟子,自然也实施相应的隔离,于住所候命,严阵以待。
  
  “小末...这是又要打战了吗?”林母听罢,忍不住担忧地问道。
  
  之前在大延山之时,便因为通缉的原因,偶有专门的撤离演练,日子虽然安稳,但终究提心吊胆。
  
  如今借着儿子的身份来到灵台宗,原以为会过上平静的生活,没想到又生出这番变故,其就像,数年前的林义乡,林氏起义之前!
  
  不仅是她,其余家人,也忧心忡忡,纷纷露出担忧之色,全全看着林末,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会的,大致应该是些上不得台面之人,故弄玄虚而已。
  
  林末目光平静,轻声安慰道
  
  “当然,必要的警惕心还是要有,这段时间你们就在寺中,不会有事的。
  
  雖说此時,他也不知对方是何来路,但无论如何,他不能乱,当然,他确实也没有过多的慌乱。
  
  毕竟再多的阴谋也好,是否能实施,终究还是得看力量强弱,这也是为何世间最大的阴谋便是阳谋的原因。
  
  “若是有事啊,该跑就跑........什么任务什么职责,都比不上性命
  
  一旁的林父持着一杆空烟枪,闷声道。说罢吸了几口,发觉不对劲,若无其事地放下为了孙子的健康,他已经戒烟很久了,拿着烟枪,这是过些嘴瘾。
  
  “放心,無事的,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毕竟林瑜城时,又不是没跑過。”林末甚至还开起玩笑。引得众人忍俊不禁。
  
  这一笑,倒是把心头的忧虑散去了不少。
  
  是的,林末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令他们失望过。
  
  交代完该交代之事后,林末便绕着整个寺庙,下了不少猛毒,整整弄了个毒圈。
  
  随后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动身下山。
  
  他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实际上,任何事情宜早不宜迟,速度越是快,越能打乱一些意想之外的布置。
  
  当然,这也有他本人的原因。
  
  他很好奇,好奇时间到了,这鱼钩之上,究竟会是怎样有趣的人。
  
  水
  
  此时。
  
  灵台群山外,一处真正的偏僻地域。
  
  其不是什么孤峰,也非是什么河谷,只是一处小坡
  
  其上也没有茂盛的树林,珍惜的药草,只有一丛丛野蛮生长的灌木。
  
  平日里,别说人,就连山兽也不大愿意来此
  
  而就在此时,就在这没有人注意之地。
  
  没有人注意到,一片白色的雾气,不知何时弥漫开来。
  
  其中伫立有一道道人影。
  
  为首之人,身穿连体的全身黑甲,手中则托有一只石质的金蝉。
  
  “引蛇出洞看来失败了啊,反倒引起了猎物的注意,倒真是让人失望。”
  
  一声淡淡的叹息。
  
  “不过也无妨,死亡隶属于生命,正与生一样,举足是走路,正如落足也是走路,本就注定的结果,所以..
  
  王将微微托起手中的石蝉,声音变得怅然。
  
  “反抗与否又有何意义?’
  
  手中的石蝉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并且身子在颤抖。
  
  在那难听的噪声里,一股庞大的意识,在那死物之中,缓缓苏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